晚年毛泽东(五)

晚年毛泽东(五)

付明泉

毛泽东文革是在争夺权力么?有些左派说不是,有些右派说,毛泽东发动文革就是为了这个。我觉得都不恰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也无需避讳,那就是毛泽东确实是在争取权力和担忧失去权力,他在文革发动后,曾说出了“大权旁落,责任在我”。 后来的改革精英用此来说毛泽东不民主,不开明,远不如多年前美国大庄园主的华盛顿。我觉得这点是割裂了历史看问题的。老年毛泽东要这个权力做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个权力?他又为什么怕失去权力,这才是核心问题。而众所周知的是,在古来的中国的一直到现存体制下,没有中国式的权力就没有任何能力,这个是任何人不可回避的事实。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我相信,失去权力的最高领导者不是被投入监狱就是凄然死去,这个可以看看被苏哈托政变后的下台的印尼领袖苏加诺等。毛泽东在他的革命和党内历史中,曾经多次被解除职务,而被批判,他眼睁睁看着他创立和领导的军队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因为错误的军事领导而大面积的被消灭。而当他的得力干将,深信他领导的彭德怀和林彪偷偷的见他,询问他的建议时,毛泽东依然直率的提出他的主张,即不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不能进行“防御敌人国门之外”的方针,不能进行阵地战,而必须保存有生力量,进行运动战,用优势兵力各个消灭敌人,宁可断其一指,也不伤其十指的战略方针。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曾多次被批判为封建战术,就会点孙子兵法,非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等说法,然而那些理论家面对蒋介石和军阀的进攻,面对国内国际形势,是无计可施的,或者政策连连失败的,反而毛泽东的被他们瞧不起的孙子兵法和战略,却不断奏效。

在长征的路上,回忆说,依然没有军事指挥权的毛泽东不放弃和路上任何一个马夫和炊事员来解释他的理念。他最后成功说服了王稼祥,当时的军事负责人,从而在遵义会议上,获得了彭德怀,林彪等的一致支持,最终确定了他和周恩来王稼祥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而后来在和张国焘的会师中,毛泽东又几乎失去了他的权力。而张国焘在后来的领导的进攻四川和国民党的独立领导的军团战役中,依然是一个失败接着一个失败。

毛泽东失去过权力,他深知中国失去权力,是任何号令都不行的,在文革前,他已经无力在北京发出一篇文章,他不能及时参加一个会议,不能参与表达他的任何意见。夺取这个权力,从而执行自己的主张和思想,就成了1966年前毛泽东的最大的问题。所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权力争夺是存在的,是贯彻毛泽东晚年始终的,他担忧失去这个最高权力,不知道这点,就无法理解为什么他写了两个司令部之争的大字报,就不能理解他为何要从上到下的处理掉一批领导人物,就不能理解为何他能和林彪–这个一直跟随他的元帅的生死矛盾,就不能理解他为何在最后十分才将他的最高权力交给他的接班人–华国锋。

然而如前所述,毛泽东要拥有的这个权力并不是要挥霍和家族发财致富,也不是要奢侈和广购世界地产,他真正是要实现他的政治抱负,他担心他的接班人,继任者,身边的二号领导人,将他努力要建成的国家政府变成”少数官僚集团的特权政府,压榨人民的政府“,如何能保证国不变色,党不变修,这也是他晚年最大的忧虑。他活着,他可以靠自身,那么,他去世呢?这也许就是在罗荣桓元帅追悼会上说出的”国有疑难可问谁?"的老年毛泽东式的忧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