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年毛泽东(一)

晚年毛泽东(一)

付明泉
2010年8月18日

在1978年后的中国,老年毛泽东(从1966年开始,甚至从1960年开始,那时毛泽东67岁)被总结为一个不那么客观不那么理性不再实事求是了的形象。邓小平在回答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提问时说毛泽东晚年不那么实事求是,听不进不同意见而且很多违背了他的早期思想。 而等法拉奇提问毛泽东是不是不喜欢他时,邓小平机警的回答说,毛泽东晚年不仅不喜欢我,很多人他都不喜欢了。

这些还都是客气的说法,实际上,很多改革精英和曾经被打倒的人已经把晚年毛泽东甚至其早年都描述成一个昏庸腐朽,甚至毫无本事,只知道玩弄权术的人,毛泽东不会搞经济,不会搞建设,不会搞外交等等已经被广泛宣扬,最近一段时间,一些精英派甚至说出了毛也不会搞军事,不会写文章,有些诗歌都是别人写的说法。

晚年的毛泽东到底在做什么?他真的是如此昏庸么?他仅仅喜欢“狗头军师张春桥”(郭沫若语)么?他仅仅是呆在书房,不断搞政治权术么?他仅仅是批林批孔,被人鼓吹为四个伟大还浑然不觉么?我看过文革的纪录片,其中对毛泽东的疯狂高喊崇拜口号,毛泽东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如果他真的如此喜欢,他会是如此表现么?他是麻木了么?

毛泽东在建国后,曾特意强调不搞个人崇拜,不搞领导人名字命名,甚至提出照相按照会议主次和年龄,不要领导人站在中间,这点我们今天依然能看到很多历史照片和历史延续,相比苏联命名的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中国没有任何毛泽东周恩来等命名的城市和街道。毛泽东真正的转变是在60年代大跃进开始,大跃进等经济发展,本来是全体中央委员会同意的,而且最初提出意见和命名也并非毛泽东,但是毛泽东的诗人气质和浪漫主义特点使得他确实希望和革命一样的搞经济建设,这个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也促成了毛泽东本人也支持这样一个经济迅速发展的计划。

在整个经济计划中,刘少奇的角色是最不光彩的,他先是到处放卫星,到处鼓吹要更快更大的发展,当经济出现问题,他马上逃避责任。提出“是党的主席说了算的”,之后又在七千人大会上说“毛主席有错误,也可以说,你反对毛主席,就是反对他个人嘛”,把一个本来的集体承担责任的运动变成了一个政治斗争的工具。

在延安,刘少奇曾经在一个讲话中百次的提到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从而使得他的“理论水平”广泛被传播,也从而成为第二号人物,刘少奇在建国后大跃进后七千人的大会上的发言,与其说是提出问题,还不如说是在搞内部高层斗争,这一点,究竟政治斗争的毛泽东看的清楚。

在之后,毛泽东退居二线,刘少奇获得全胜,在毛泽东提出搞四清运动后,刘少奇和王光美更是全力扩大化,一个小城,抓了几十万敌人,这是十分可笑的。也就是从这时起,毛泽东开始决定必须把浮躁的,搞政治斗争的政客一样的刘少奇打倒。从文集和毛泽东一些讲话可以看出,毛泽东在这个时候,已经严重估计了形势,他认为,在中国党内,国家内,有大量刘少奇的追随者,他们试图贯彻一条复辟资本主义的,搞私有和特权的制度,他们也成为一个派别,所以在刘少奇极力主张是少量分子的时候,毛泽东强调是派,两个人为此在大会上争论多句。

毛泽东在发动文化大革命前,是烦躁的,忧虑的,也是很久很犹豫的。从公开的他在给林彪的信和江青的信中都看到这点。他在湖南滴水洞住了很久,他甚至和他多年的战友林彪表达了他的深深忧虑和烦躁。而江青更是很坚定的表达了“她会站在毛主席一边”。在和刘少奇关系很好的彭真任北京市委书记的北京市,毛泽东后来居然不能发出一篇文章,毛泽东后来形容为北京的独立王国是”水泼不进,针扎不进”的独立王国。而彭真恰恰是在延安第一个喊出毛泽东万岁的人。

毛泽东曾提拔这些政治委员,刘少奇,彭真,邓小平等,用他们管军,管党务,整理自己的思想,但是他很快发现,这些人联合和对自己的冷落,这其中有正义和真理之争,很多也是党内派别之战。毛泽东决定用他的晚年,和这些他昔日提拔的政治委员进行一次生死较量,他相信,军队会听取他的,军队是他缔造和领导的,人民是支持他的,他也坚定的相信,中国是不能离开他的思想,他的统一战线,军事战略,反官僚,反特权,反复辟,反大资本主义的思想而走的更远的。

在在经过长久的思考后,毛泽东终于决定要以天下大乱,也要从他昔日提拔的政治委员手里夺回他和他无产阶级战友浴血奋战得来的“无产阶级领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