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在中华大地的绝唱-从谭嗣同到张春桥和刘晓波

理想主义在中华大地的绝唱-从谭嗣同到张春桥和刘晓波   
    
付明泉
 
戊戌变法的领袖谭嗣同毅然拒绝逃走, 被押上菜市口, 做了中国为变法牺牲的第一人; 当他在监牢写下了“我自横刀向天笑”的时候,确实也是无可奈何的。 如果说康熙皇帝说的满汉一家还只是拉拢汉族之意,心存芥蒂;那么他的后人,正当年的光绪皇帝则是真正实现了满汉一家的变革。他用汉族文人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进行维新变法,为理想而奋斗,试图实现这个5000年文明的国家的振兴,试图恢复大清帝国的圣勇,然而一切都晚了,随着谭嗣同等被斩首,支持维新的官员被罢官,康有为梁启超仓皇逃走,理想主义在现实的保守主义面前全线溃败,唯一变法幸存的成果就是西门还伫立着石狮子的当时的京师大学堂–今日的北京大学。
 
我有时总在想,如果没有慈禧太后,戊戌变法也未必能成功。只是因为这理想主义在稳准狠的利益官僚集团面前总是显得软弱无力。之后的孙中山,一半的理想主义–实现民主,民生,民权的三民主义理想,建立仿效国家议会总统制,一半的现实主义,动用武力反清,他后来成立的国民党要求下属效忠自己,按手印为证明(这点遭到黄兴的反对)。而他的两个继承人,一个是汪精卫,一个是蒋介石,前者坚持了理想主义,后者坚持了孙中山的现实主义。当然,后者也失败了,但是毕竟统治了中国大地22年,后来依然统治台湾多年。
 
中国早期领导人的陈独秀,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他的两个儿子也先后被杀害,但是他矢志不移,甚至拒绝了他认为已经不是他认可的共产主义的延安来的周恩来的劝说。陈独秀是个理想主义者,但是在20到40年代中国他是格格不入的。
毛泽东在早年看到了这点,他的一切革命斗争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夺取政权”是第一要义,正是如此,他和他领导的政党以各种手段,各种方式,团结了各种人群,利用了各种机会,横扫国民党和土匪的几百万军队,建立了一个新政权。
 
但是毛泽东依然是个理想主义者,他依然希望在他的有生之年实现他早年的天下大同的政治理想,他试图实现“无人不饱暖”,“没有新特权官僚阶层”的理想国家。因此,他不惜坏自己的一切名声和身体,采用了激进的“打倒一把手”的策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办法,去革新革命,他还说,每隔几年就要进行一次这样的革命。当然,效果是不好的,但是他的初衷显然是为了实现他的理想的。
 
跟随毛泽东的,最了解毛泽东晚年思想的张春桥也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的一切出发点,一切哲学观,都显示他试图跟随和粉身碎骨实现这样一个社会理想,激进的,革命的,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然而历史和张春桥开了个玩笑,这位前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毕生进行革命和批判资产阶级的人最后被定罪为“老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坚持资产阶级路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也许是张春桥一直到死不说,不表态,不认罪,不低头的重要原因。也许给他定罪为“过于理想主义,激进革命派的代表人物,以至于造成了全国祸患”更让他心服口服。
 
我们姑且不说张春桥是不是资产阶级代表,就是真是,毛泽东的后来接班人也是无权这样审判的,因为张春桥跟随毛泽东到毛泽东的去世。而这个政党和这个政权基本是毛泽东用毕生精力建立指导和维护的,如果张春桥坚持的是资产阶级道路,那么毛泽东无疑也是坚持“资产阶级”了,也许毛泽东的敌人蒋介石可以批判毛泽东,其他反对派可以批判毛泽东,而谈着“没有毛主席,我们都要在黑暗中摸索很长时间”的邓小平和其他既得利益的元老如何能审判他们一直跟随的毛泽东呢?
 
晚年坚持理想主义的毛泽东去世了,坚持黑猫白猫,只管发展,不管分配方式,只管发财致富,不管小民生计的理论占了上风,于是中国出现了怪现象,只管富人,只管发财,不管人死活,没有道德的人,反而没有问题了;坚持革命和反对特权阶层的人有问题了,被称为“老左派和新左派”。而希望实现民主民权民生资本主义的人物也有问题了,因为是“资产阶级自由化”。这正像多年前,毛泽东形容国民党人物戴季陶一样,戴季陶说,举起你的左手打倒民族资产阶级,举起
你的右手打倒共产主义”。我们回头看历史,和邓小平给张春桥定的“旧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完全不恰当不同,毛泽东给邓小平定的“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还是很恰当的,其实真走民生民权民主资本主义,就没有后来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关键的问题是,这个资本主义,毛泽东看到了实际,他预见到,这个资产阶级一旦在中国大地出现,将是官僚特权的资产阶级,是穷凶极恶的资产阶级,是横征暴敛的资产阶级,是不要廉耻的资产阶级,是丧心病狂的资产阶级。也因此,毛泽东曾和湖南省委书记激动的大声说,“那时候,人民就要吃二遍苦,遭二遍罪,你懂么?”
 
有人提起刘晓波,就说他是投机分子,说他是资产阶级的走狗,就如当年辱骂张春桥,或者说他为了自己的发达,想当官发财,实际上,在1989年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刘晓波,当年的北京师范大学讲师的刘晓波如果稍微笔杆和身体倾向党文化和特权阶层,我想他是“前程似锦”的,但是就是因为被民生民主民权的资本主义社会所感染,他希望中国不要走上大官僚特权的资本主义,他才振臂一呼,锒铛入狱,然后是几十年的为他的理想而奋斗。他在08年的一个零八宪章,再次把他推向风口浪尖,被投入监狱。刘晓波的入狱和被判11年,标志着当代中国争取民主民权民生资本主义理想努力的阶段性破灭。
 
我起这样一个标题–理想主义的绝唱,我只是叹息中国理想主义在稳准狠的超现实主义的富翁权贵面前是如此的脆弱与现实的不和谐的结合,但是,中华大地的民主民生民权的理想主义,会不断的唱响,远没有成为绝唱,不仅没有成为绝唱,而且现在还仅仅是一个序幕,而不是高潮。这只是因为,这个以汉民族为主体是一个坚韧的民族,是一个有正义感的民族,是一个人才辈出,智者云集的民族,是一个从2000年前就有着大同社会梦想的民族,是一个反对内外压迫的民族,是一个有着梦想和理想主义的勤劳和善于反思的民族,正因如此,中华大地的理想主义一定会被发扬光大,也一定有一天,理想主义和现实会很自然的结合起来,任何特权,官僚和亵渎民众的权贵都无法不会也绝对不能长期骑在民众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