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改革将向何处去?(一)

中国的改革将向何处去?(一)

付明泉
2010年8月6日

从1978年开始,中国官方把建国后除了邓小平当总书记和领导反右的一些年,即所有毛泽东领导的时代都描述的一片漆黑,毛泽东功过三七开是官方《关于建国以来若干重大历史问题的决议》的官方评价;而毛泽东“有罪”,“有过”“变态”“暴君”这样的话语更是被有意无意的传开和扩大。文革10年被定义为“浩劫”,“劫难”,“使得国民经济进入崩溃的边缘”。

然而,今天,中国改革开放已经进入了第32年,当年欢欣鼓舞的拥护改革开放一心发财致富的广大中国工人,农民,小知识分子都已经逐渐失去话语权,他们的辛苦艰难只有自己清楚。破产下岗的工人,被强行征地的农民,有冤无处诉的劳动者已经被中国特色的改革折腾的从震撼到麻木。中国人习惯了毒奶粉,假药,欺骗,豆腐渣工程,贿赂,告状无门,官场作秀,官商勾结,草菅人命,司法腐败,概括而言,已经习惯了叫天不应唤地不灵的社会不公平现状。

刘邦攻克秦朝都城咸阳的时候,废除了很多秦朝的刑法,而用百姓最容易理解的话总结了’杀人者死”的刑法,深得民众拥护。然而今天,中国大地权势者和后代完全做到了“杀人者不死”的游离于司法之外。以丑为美,以恶为能,以奸为贤在中国大地全面发酵,中国社会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腐朽封建社会的态势。

如果让那些十九世纪末期到二十世纪初期的所有提倡民主科学自由的知识分子和领袖来看看今天,甚至让旧军阀来看看今日社会,他们肯定不会想到这是一切那时追求自由平等和解放的人想建设的社会,社会空前的道德缺乏,诚信危机,全面迷幻的发财梦和浮躁状态,让每个人都感到切实的危机。

中国从高谈政治,政治挂帅一个大转身,变成了绝口不谈政治,绝口不谈全局,绝口不谈阶层,绝口不谈平等,绝口不谈共有,绝口不谈奉献。一切都是私有的,一切都是可侵犯的,一切都是围绕经济的,一切都是私欲的,一切都是能力,能人主义占据上风,有奶就是娘,有能力就是大爷,不论这能力是强取豪夺还是坑本拐骗。马克思从主张人人平等,建立大同的社会主张一下就成了“歌颂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吹鼓手。马克思在一些著作中对资本主义的部分称赞成了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护航神灯和圣典。走资本主义道路也没有问题,而且不需要找马克思的话,那么多资本主义启蒙思想家对资本主义更是极力歌颂,但是我们改革能不能也吸取点资本主义的精华?比如民主民生,民权自由多党监督的东西呢?

中国习惯于官老爷看望,民众感激的痛苦的场面,一个大的事故,在改革后都变成了给各级领导歌功颂德的诗篇。领导亲临事故现场,不是因为工作需要,而是官员老爷对“草民屁民贱民”的施舍,人民和民众成了最下贱的代名词,创造最大财富的工人,农民,上层社会的衣食父母,一下就成了“弱势群体”,这就是我们改革的初衷和结果么?

中国32年来的改革,造成了嗜血的大剥削阶层和附着在其上的奴颜婢膝的知识分子,培养了一大群官宦特权阶层和他们的走狗和打手,而广大的勤劳民众,则成了绝对的弱势群体,这是何等的黑暗和不公?我们的社会如果这样改下去,中国社会将和中国封建社会裹足的妇女一样,出现致残的病态的躯体,而这病态的躯体,绝对不能承载中国5000年文明的要建设的光明进步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