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终须进入深蓝的海洋–兼谈台湾问题

中国海军终须进入深蓝的海洋–兼谈台湾问题

付明泉
2010年8月

毛泽东去世前几年,曾和他领导的将领们说,“我一生做了两件事,带领解放全中国和发动文化大革命,第一件事赞同的人不少,第二件事情反对的人很多。”。他又说,“很多人总要解放台湾,无非要收回那几个海岛,这还是留给未来去解决吧。” 出生于内陆省份湖南的毛泽东对中国的海权和海洋如何看待,我们不能得知,但是从他81岁指挥的西沙群岛保卫战,以及他建国初期和后来和朱德林彪提出的“一定要发展强大的海军”的指示可以看出他的海洋主权和制海权的一些思想。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谈到中国南海问题,说关系美国国家利益,而且不偏袒中国和东南亚任何一方,可以视为美国要进一步直接插手中国南海事务。实际上,从南海侦查机撞击中国飞机到限制中国购买航母,一直到叫嚣着要到中国黄海军事演习,美国实际一直没有停止对中国海权的控制以及对中国的领海的侵入,侦查,监控和限制。

1949年,英国舰队的紫石英号在长江阻止中国解放军渡江,炮击致使中国解放军伤亡甚众。随后,中国解放军进行了还击。而退而不休的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当时则叫嚣“派两艘航空母舰去远东,实行武力的报复”。对此,时任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毛泽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起草的声明中说:" 我们斥责战争贩子丘吉尔的狂妄声明。四月二十六日,丘吉尔在英国下院,要求英国政府派两艘航空母舰去远东,“实行武力的报复”。丘吉尔先生,你“报复”什么?英国的军舰和国民党的军舰一道,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防区,并向人民解放军开炮,致使人民解放军的忠勇战士伤亡二百五十二人之多。英国人跑进中国境内做出这样大的犯罪行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执行道歉和赔偿。难道你们今后应当做的不是这些,反而是开动军队到中国来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报复”吗?艾德礼首相的话也是错误的。他说英国有权开动军舰进入中国的长江。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将军舰开进来?没有这种权利。中国的领土主权,中国人民必须保卫,绝对不允许外国政府来侵犯。”在这份声明中又说:“艾德礼说:人民解放军‘准备让英舰紫石英号开往南京,但要有一个条件,就是该舰要协助人民解放军渡江’。艾德礼是在撒谎,人民解放军并没有允许紫石英号开往南京。人民解放军不希望任何外国武装力量帮助渡江,或做任何别的什么事情。相反,人民解放军要求英国、美国、法国在长江黄浦江和在中国其他各处的军舰、军用飞机、陆战队等项武装力量,迅速撤离中国的领水、领海、领土、领空,不要帮助中国人民的敌人打内战。”

上个世纪80年代,有一部《和殇》的系列片曾经谈到中国的历史战略上的陆地防御和海洋进攻问题,也说到中华文明不仅仅要修建万里长城的陆地防御,而是终将走向蔚蓝色的大海。当然,这部系列片后来被作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东西被禁止了,但是这部苏晓康等人执笔的系列片确实道出了一些真理。

实际上,从清朝末年开始,清朝军机处和封疆大吏的有识之士已经意识到中国海权的严重性。尤其在英法联军从海洋上开始的“鸦片战争”使得他们深刻认识到中国需要一只强大的海军。“北洋水师”–第一支现代中国海军舰队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组建的。从建立开始,这个海军就成了日本帝国设想的头号对手并被日本海军系统研究,我们对日本却缺乏应有的防范和对策,最后,这个号称亚洲第一,世界第八的亚洲舰队由于政治的腐败和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的不重视而在全军覆灭于日本海军之手。从此,日本入侵,中国陆军在本土保卫战,中国海军消失了,建国后建立海军时,我们的技术和观念已经落后日本和世界海军太远的距离。

世界的地域很大部分是海洋,海洋的控制与否,决定着很多战略问题。第二次世界大战,不论纳粹德国如何轰炸英国,但是制海权依然牢牢的掌握在这个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老牌海军强国的手中,德国的潜艇战很快失去效力,而英国的海外殖民地和海上运输线也成了英国源源不断的补给线。而号称沙漠之狐的德国隆美尔元帅则坦率承认“北非是战术家的天堂,后勤家的梦魇”。在战术上,后期的蒙哥马利元帅和隆美尔元帅最后的较量更多是建立在后勤保证之上。

中国海洋面积不小,海岸线很长,但是中国和加拿大,美国,俄罗斯都不同,中国是仅仅一侧靠海的国家,内地城市如乌鲁木齐离海洋之远,已经达到世界之最。中国这唯一的出海口,已经被俄罗斯,韩国,日本和东南亚封堵的差不多了。这样看来,台湾成了中国东南沿海的一把双面刃,如果台湾失手,台湾则成了中国的一把锁,这个锁,毫不夸张的说,完全可以锁住中国海军的全部,而且锁的固若金汤。

美国的关岛毕竟离中国海岸线有一定的距离,而台湾,则是一个战略宝地,台湾的问题,不是要不要的问题,不是可要可不要的问题,而是必须要的问题。这不仅仅是祖宗土地不能丢的爱国情怀,而是真切的关系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决定性战略之地。

然而,台湾问题是复杂的,复杂在于台湾民众是中国民众,只是两个不同的政权。而今日之台湾,不同于三国时代吴国孙权下的台湾,不同于郑成功时期郑成功解放台湾和清朝康熙年间施琅水师征讨的郑经(郑成功之子)治下的台湾。今天的台湾,已经是一个巨大的现代经济政治体,其复杂性在于与大陆的意识形态,历史矛盾和全体台湾人的民意。

我赞同台湾的和平统一,无论这统一是以何种形式存在,即不论是将来的联盟形势,还是一国两制,台湾终究属于中国,中华民族的土地,台湾绝对不能流入他国之手,这是一个最后的底线。

中国应该建造航空母舰,继续发展驱逐舰巡洋舰潜艇等,必须发展海军高级尖端武器,以建立强大的海军力量。中国必须和重视陆军、炮兵、特种兵、空军一样重视海军。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的复兴,中国海军终须进入深蓝色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