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怎么了?我们国家的这些事故真的都是天灾么?

到底怎么了?我们国家的这些事故真的都是天灾么?
           官员的无所作为就是犯罪!
付明泉
2010年7月30日
南京市区化工厂爆炸了,吉林几千只化学桶进入松花江了,几年之内,干旱,水祸,塌桥,爆炸,毒奶粉,人质劫持,接连不断,不是大称天灾,禁止报道,就是禁止采访,要不就是过一段的噤声。 我们的国家真的病了么?
 
这些都是知道的,还有太多的黑幕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报道和被禁止而不为世人所知。
 
中国改革后,一切都向钱看了,从官员带头,各行各业都唯利是图,医生尽量夸大疾病,或者故意诊断错误,不是为了治
病,而都是为了拿红包;教师看家长的头衔再来决定自己对学生的态度;教授很多像商人,油头粉面以去弄“项目”为第一要义;而以公务员和官员群体最为直接,他们一个华丽的转身,从“为人民服务”变成了“为人民币服务”,如果说以前的时代的官员多少有点拖拖拉拉,互相推诿,那么现在的官员则变成了全面无所作为,眼睛盯着三处,自己的上级,自己的钱包,和组织考察。这样一个出发点,这样一个无法律约束的状态,后果可想而知。
 
“土”这个词汇不是嘲笑,更不是该说农民,如果说土,中国的官员,从上到下,绝对是一大土,这个土,就是大员如此,地方官员的无知和无耻的土到极点,一个市委书记,会认为自己无所不能摆平,会认为自己就是地方的“皇帝”,只要上级满意,一切人民都是草民和屁民,出几次欧美,不是去夜总会看了女人的大腿,就是进了赌场嬉戏,要不就是忙着给妻儿小三购物,哪里会学到什么西方的新思想,新思维,新观念?
 
美其名曰“开放”美其名曰“引进”,美其名曰“接轨”,都开了什么呢?都接了什么呢?都引来什么呢? 是大腿,妓院青楼?还是打开了自己的地矿任由洋人采拿? 改革32年来,我们大坝没人修了,实事求是的水利工程没人管了,好大喜功的建筑一个接一个拔地而起,天上的礼花就能代表国家的繁荣么?高耸的豆腐渣大楼和大桥就能代表我们进步么?一个接一个的灾难都是天灾么?
 
各级官员只有“哗众取宠之心,没有实事求是之意”。我以前没有看过面子工程,只有一年,到了北方的小城,亲眼看到满地的铜牛,号称要建设牛城,而周围都是破败的城镇,领导早就一拍屁股走人了,据说升官发财了。
 
这就是毛泽东要建立的新中国么?这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各级干部么?如果各级官员稍微多一点点责任心,就如粟裕林彪到达一个城镇首先观察军事地形一样的观察和体会地方民众的生活,如果各级官员能把自己的工作确实做的细致一点,如果中国官场的官员考察体系有一条是看是不是做了点实事,如果中国官员能有一条确实的可执行的可惩处的客观的法律法则,中国绝对不会发生这么多“天灾”。
 
故意损公肥私是犯罪; 贪污腐败是犯罪; 在其位,不谋其政,也是犯罪。
 
爱因斯坦在居里夫人的葬礼上说,如果居里夫人的一点点品质能在欧洲知识分子中间,欧洲就会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如果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等中国优秀的科学家的品格有一点点在中国官员身上,中国就会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