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之后的静寂–毛泽东和他晚年选择的两位接班人–华国锋和王洪文

风雨之后的静寂–毛泽东和他晚年选择的两位接班人–华国锋和王洪文

付明泉
2010年7月

前言

林彪事件和文革后期,老年的毛泽东选定了两名接班人进入中央工作,一个就是上海工人领袖王洪文,一个是原来湖南第一书记华国锋。

当78岁的毛泽东紧紧握住只有39岁王洪文的手的时候,他对王洪文是热烈而充满期盼的。他称赞很年轻的但是务过农,参加过抗美援朝,当过工人的王洪文是工农兵学(除了商)兼备的人。而后来留下的照片中则是王洪文穿着朴素的中国制服(被西方称为毛式服装),如同一个博士生见到导师,如同一个士兵见到元帅的神情紧张而又极端认真并万分恭敬的看着这位当时被神化的中国领袖。

和坐了火箭一样直飞中央做党中央副主席的王洪文相比,被毛泽东称呼为老实人的华国锋则从毛泽东老家的湘潭县委书记到省委书记到公安部长的一步步走到中央工作,似乎更能被人理解为老实肯干。

毛泽东最后没有把权力交给王洪文而是交给了华国锋,我们已经无法知道他的想法,是不是如叶剑英邓小平等人所说,不交给四人帮还是个疑问,而且毛泽东也始终没有正式的称呼过他的夫人为反党反革命的四人帮,而仅仅是委婉批评为“四个人搞到一起,不好”的话。而且这些话似乎也无从考证。

所有这些都不重要,从后来的史料可以看出,毛泽东不论是如何批评王洪文如“刘盘子”(古代一个被拥戴的农民小皇帝,文盲),或者对华国锋也有过批评,但是显然他对王洪文和华国锋还是寄予厚望并进行了很多培养的,留着小平头的王洪文做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时,世界震撼了,人们说,毛泽东选择了王洪文做接班人。

毛泽东缔造和领导了这样一个政党,不论谁也是无法否定的,从延安开始,或者更早,他的理论,他的思想,指导中国走过了他执政的44年。尽管无数人以否定批判毛泽东为乐趣,以打击和憎恶毛泽东为光荣,但是我始终认为,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和他们的战友们,领导一穷二白的中国进入了一个拥有核武器,被100多个国家承认而不敢小视,并奠定了坚实的工农业基础的国家阵营。我们今天的很多很多享受的国家尊严,物质基础,中国人的自豪感,依然和毛泽东等奠定的基础有关。而在毛泽东去世前,他的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试图清除贪污腐败和防止官僚集团成为新的腐朽剥削民众阶级的革命努力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目标,而全国则出于一定的动荡之中,民众的日常生活没有更多改善,中国积累了太多的社会问题,这是个事实。而他在去世前,把党中央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和国务院总理的三权交给了华国锋,这也是一种当时中国体制下的无奈,他对华国锋和王洪文(包括军队的陈丕显)等寄托了全部的治国希望。可以推断,应该相信,具有丰富历史知识和斗争经验的毛泽东还是相信这些他选择接班团队是可以平衡住中国的党内关系和官民关系,军方关系,而把中国建设事业推向前进,甚至能超越他的历史局限。

然而,毛泽东去了,当庸碌的华国锋用宫廷政变的方式逮捕了毛泽东曾经选择的另一个接班人王洪文,逮捕了毛泽东的遗孀,逮捕了毛泽东晚年的革命文人-张春桥姚文元等和自己更接近的革命派别,他自己在元老的反攻面前也只能黯然下台,这一点也不令人奇怪。从此,每个毛泽东的逝世纪念日华国锋都会率领全家去默哀,他到底想了什么,我们不得而之,也许他想起老年的毛泽东用颤抖的手写下了“你办事,我放心”的字样,也许他想到了1976年4月5日群众天安门运动后毛泽东将其定性为人民内部矛盾,并说出了“不要急,慢慢来”的嘱托。

王洪文被逮捕后,因为肝病死于狱中,他的认罪态度是好的,他的认罪依然没能使得他得到丝毫的减轻的惩罚,他是“四人帮”中最年轻的,也是被逮捕前地位最高的(被逮捕前是党中央副主席)。他在审判时的步履矫健还保持着英武的军人作风,文革的错不能算在江青头上,是不是错依然需要历史的明辨,但是王洪文作为一个人物却已经结束了其历史的使命,所有的他的辉煌的历史和过去都幻化成了虚无和梦境。

 

第一篇   华国锋和他对中国的政治影响
          
                  家国托汝,安能瞑目?

 

大部中国人对这句话都不陌生,那就是“东方红,太阳升,东方出了个毛泽东”。但是现在的年轻一代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句话,“水有源,树有根,你办事,我放心”。这是我6岁那年,上小学一年级学的第一课。我记的十分清楚。这个所形容的让毛主席办事放心的人,就是华国锋。

做为在毛泽东之后一代中国的最高执政者,华国锋被媒体和中国政治遗忘的如此之快,也绝对称的上中国特色了。我曾在少年时代读过保存不多的华国锋执政几年的文章,他的讲话和文章多是简洁精炼。有人说,那是秘书或者一个书写团执笔吧,我没做过中国的官员,不是很清楚这点,不能妄自评论,但是我想至少还有很多个人的文风在其中,尽管邓小平在回答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的提问时说,毛泽东思想是集体的结晶,他也做了贡献,但是小平文选和毛的选集毕竟文风不同,差别很大,所以我想,各个领导的人讲话和文章,应该还是会体现出他的文风,会反应他的水平和性格。

有人说,华国锋对中国没有什么影响力,而且他后来的政策都是错误的。我们先放后者不谈,先说影响力,我个人认为,华国锋对中国的影响力是持续而深远的,尤其是对中国的政坛的影响甚至是目前难于预计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你如果细心收集阅读和思考那段历史,你不难发现,华国锋实际上是改变了影响世界深远的毛的很多政策,当时的政治环境是极端复杂的,老干部都在戴着各种帽子,怨气十足,聚焦权位。亚非拉,甚至发达国家都已经被灌入了毛的革命的思想的影子,全国上下,除了军队,还都处在思想混乱的状态。毛的老中青结合论,上山下乡论,中国反修防修论,反对官僚主义论,反对资本主义复辟论等晚期思想,都是处于萌芽一闪而过的阶段,由于体制和毛自身的精力和历史的局限,毛无力也不可能全面发展他的这些思想并付诸实施了,他周围的人,更是各有心事,懂他的人不多,想这样做的更少。华在这个时候,被毛选中了,接班了,他的难度可想而知。

华国锋在毛去世后,做了几件事情,但是人们最熟知的还是所谓的“粉碎四人帮”。即没有通过法律程序,而是宫廷政变式的方式,以开会的名义,逮捕了时任国家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王洪文;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张春桥;当时的在中央的主管全国宣传工作的姚文元和中央文革副组长江青,而后者的显赫还在于她是毛主席的遗孀。

毛主席亲自选定了华做接班人,在弥留之际,亲自提名华国锋做了他奋斗、领导并苦心经营一辈子的中国共产党的主席,并提名他为国家军事委员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不论毛的想法如何,在中国这个有着个人情感亲情有时甚至超越国策法律传统的国家里,在中国这个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历史文化的古国里,华在毛刚死,就迅速逮捕了毛的遗孀,宣布她参与和执行了毛领导的而华是受益者的文化革命的罪行,这不能不说华国锋的一个惊人之举,也确实看出他不是一个中国常人可比拟之人。对这点,农民走出的副总理陈永贵倒是说出一句也许代表了很人的想法的话,“人家把江山交给你了,你却把人家老婆孩子给处极刑了”。据报道,江青在1991年自杀前留下的唯一的字是“主席,你的学生和战友来看你了”。

有人说,毛晚年曾经想解决四人帮问题,但是时机不到,个人身体不好,所以没去解决。我读历史,一直不相信这点。毛在晚年虽然身体很差,但是根据历史记载,他一直到去世思维并没混乱。在那脆弱的身体下依然是绝对顽强和智慧的灵魂。从1966年开始,在他击败了试图对他取而代之的刘少奇和他的集团后,他一直牢牢掌握着中国的最高权力,在他的垂暮之年,他依然可以轻易击败后来被称为第二代领导人的号称绵里藏针并以刚柔并济著称的邓小平和其他政治对手,难道几个文人秀才和他自己的太太,他就解决不了么?

有人说,毛选择华,就是个政治过渡,我一直不相信这点,这未必有点把伟人神化了,一个人再睿智,他身后的事情也管不了,也掌控不了,这点,毛这样的人,不可能不十分清楚。从毛给华的三大权力,足见他对华的信任,重托都到了一定程度。毛对华的信任之重,情感之深,培养用心之苦,华本人一定是更加深知的,所以他一直到去世每年都要去毛的纪念堂默哀,我想,这也许显示出他对毛的一份愧疚之心吧。

古代皇帝将军死前,托孤身后,多是让其照顾夫人孩子,也是人之常情,就连国父孙中山先生去世前,也是对何香凝等说,“我死之后,请善待夫人(宋庆龄),勿以无产而轻之。何香凝说,我跟随先生多年,必当尽微薄之力宣扬三民主义,并会尽全力保护先生家人和后人”。

华国锋的第二件事情是提出了两个凡是,当然这后来成了华下台的一个罪过。两个凡是的话我读过多次,中心是坚持毛主席的思想,我觉得在那种政治环境下,说那样话,是无比正常的,在毛在全国和世界的影响如此之大,尤其在中国民众心中如此神化的情况下,在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即使他有政策的错误,迅速的反对和激进的变动必定会引起极大的混乱。实际上,邓去世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我听到他的悼词依然有两个凡是的翻版,只是毛换成了邓,致悼词的人变化而已,但是环境不同,同样的话,就成了伟大,这也算是另一个中国特色了吧。

华的第三件事情是解放思想,逐渐采取措施要恢复高考,发展经济。他平反老干部,不再压制媒体。实际上,华一改过去毛时对文化阵地的敏感,对任何人对他提出报纸已经把他放到二版三版报道,别的领导放到一版报道毫无在意,当然,他的这个不敏感,反而让他在中国特色的政治中,确实越来越被动,最终被迫退休交权了,当然,他的继任者马上提出了干部年轻化,而当时中央最年轻的华却被年轻掉了,这不能不说是另一个中国特色。

在毛去世后,华曾想阅兵,但是被邓制止了,因为不能铺张浪费。华听取了。当然,邓在1984年确实阅兵了,而且声称自己就是第二代领导核心。华不能算一代了,尽管毛泽东建国后的政策,除了反右邓小平是组长,他没有给那些所谓的“大右派”平反。其他的,邓没参与的,邓大都不同意并算做了毛的错误,但对毛,必须算第一代领导了,不然,历史实在说不过去了,民众这里也不好交代,所以邓说自己是第二代。

我猜想,尽管我无法知道,华国锋的没有力排众议,和缓的处理好党内左右两派矛盾,而是迅速用非正常方式解决了和自己更接近的左派,更没有妥善解决好对自己培养并交班给他的新中国的缔造者的遗孀问题,没有在自己掌权后,迅速安排年富力强,无历史瓜葛的人才领衔要职,也没有在接班后迅速肃清对手,没有力排众议进行阅兵,扩大在全国全军的影响,奠定自己的牢固领导地位,而是迅速去做国家建设和国际交往的国事,他的这些中国特色的权谋失策和政治失误,被后来的继承者牢牢汲取教训了。

华国锋的晚年,对政治超然的态度,让他得以幸免,不过,我想更多原因是他的能力已经让对手毫无担心,无所畏惧,想象一下,三权在手他的智慧和能力都不能击败对手,无权时候他又能如何呢?

但是华国锋的作风是优良的,他保持了毛泽东教育的干部的特点,他的踏实实干,艰苦朴素的生活和工作作风,在今天的各级干部和子女中是极难找到了。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人可以不说,但是不代表不明白,好的都想沾光,坏的都唯恐避之不及。比如1989年的64事件,我到今天也没有看到哪个高官自己冲上来说,“这个就是我决策和参与的,请都来找我理论”。倒是很多当时参与决策的高官不停写回忆录推脱责任。 而华国锋的葬礼,倒是高官云集,看来,大家还是看出华的可能未来闪光的一面和他未来的评价,都急忙凑过来沾点光。这么看来,人内心还是清楚是非曲直的。

有人说,华是老实人,我不知道,在中国的体制内,在20多年内,从一个湘潭县委书记,能走到最高领导人,我想只有老实是不够的。有人说,华不会权术,太善良,我不知道,我想王洪文等左派也并不是古代养在深闺不懂外面的小姐少女,也不是现在的弱势群体,不是软弱无比,华能迅速用宫廷政变的方式处理他们,谈不上没有权术,在毛死后,抓捕了被毛称为“无数风光在险峰”的,从陕北到北京多年转战中一直陪同在毛泽东身边的毛的夫人江青,也不能说是十分善良,当然,有人说这是大善,为了天下人民,我对此也十分怀疑,主要是我一直弄不清楚什么是人民,64时候的人民算人民么?现在贫寒的百姓,告状的人民算人民么?那些为企业工作几十年、一日下岗、贫寒交迫、说理无门的工人算人民么?辛苦工作一年,春节要不来工钱还被打成重伤的农民工算人民么?我不知道。

华去了,但是华国锋的影响没有结束,不论是他的做官升迁历史,他的宫廷式斗争胜利和失败的历史,都现实的直接的无遮蔽的展示了一个时代、中国社会和这个制度的很多问题。如果能对华研究,那么也许会打开中国特色的无数黑盒子,华对中国的影响,还远远没有结束。

第二篇   王洪文和他的人生
              
                “泪飞顿作倾盆雨”。

在作为形式的审判中,在审判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前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张春桥,主管宣传工作的姚文元的时候等四人的法庭上,有三个人都是老人了,人们看到只有其中一个非常年轻的面孔,而他依然是英气逼人,步伐矫健,态度也和三人不同,他谦恭老实的听着对自己的指控,他就是当时四人中官职最高,也最年轻的前党内领导人–党中央副主席王洪文。

当78岁的毛泽东在书房紧紧握住39岁王洪文的手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急切和期盼,仿佛握住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在林彪事件后,他是如此的渴望人才,如此渴望在这样一个大革命中锻炼出来的,他称为“工农兵学商”都具备的忠诚他的思想的年轻一代掌舵者,他是如此渴望这样的年轻人继承他的革命理论,防止“党变修,国变色”。他称赞王洪文有工农兵学的经历,是个文武兼备的人才,是大革命中锻炼出的领导人。他对八大军区司令员们说任何人都是从20几岁锻炼成长起来的,他也亲自提名王洪文做党中央的副主席,并要王洪文直接对自己负责。

他希望王洪文能够管政,管军,管党,制衡党内的大佬和左右两翼。但是显然,已经有几十年历史的这个党此刻已经具有非常的惯性,各派利益,个人利益和矛盾已经凸显,大家都在围绕毛的语言和口号中各行其是,各有心事。如毛所说,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外无派,千奇百怪。年轻的王洪文是无力做任何事情的。他和毛泽东的信任关系依然没有建立起来,他不如周恩来,康生,邓小平等等了解毛泽东,他甚至也没有他的老上级张春桥了解毛泽东。而青年人最容易犯的一个毛病又是迷信和恐惧元老,就如后来的华国锋迷信元老一样,此刻的王洪文也不例外,他对一切老同志都是恐慌的,对自己是严重不自信的,在毛的绝对权威之下,他既不能建立自己的人脉,也不能做任何实际的工作,去中央工作,自己完全成了空中楼阁。

出生于1935年的王洪文是家中的长子,因为家境贫寒,他从小放过猪,务过农,后来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后在上海工作。王洪文在文化大革命中在1967年2月24日任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4月,兼任上棉十七厂革委会主任。而他被毛泽东注意是在毛泽东处理武汉事件中以为军方要政变后,仓促离开到达上海,得到了王洪文为首十万工人的保护。在1968年国庆,王洪文得到毛泽东的接见。

王洪文和张春桥和江青等人不同,他很晚才进入中央高层,只所以被判以重刑。通过史料,我们发现,有几个因素最值得注意,其一是他曾经和小平进行过角力,其实这本来也很平常,因为王洪文属于左派力量,即坚持毛的革命和反资本反新贵族的阶级理论,而邓则是崇尚西方,向西方学习甚至一边倒的开创者和坚持者。其二是王洪文在被头脑极度不清醒的同样迷信老干部的后来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和元老叶剑英宣布审查的时候,他十分鲁莽的孤注一掷的扑向叶剑英,这样一个动作,在中国的政治中,让后来的对手判处死刑也是不为过的。正因如此,王洪文的一个罪行就是诬陷邓小平。

王洪文在被逮捕后,开始表现出了想立功减罪之心,这也体现了他极端不成熟的政治思维,表现出了他极端幼稚的政治韬略。这一点,他远远不如他师长级的人物–张春桥清醒,张在审判中一言不发,自始至终。当政治敌手用宫廷政变一样的方式逮捕你的时候,无论你如何立功,都不可能减轻一点被惩罚的命运了。

后来很多无聊者,马屁精文人自然不忘在邓小平执政期间打击王洪文,说王洪文贪婪好色。但是我看过很多王洪文的照片,他一直是英气逼人,站立坐姿端正,神态安宁。人的内心总能通过一定的神态表现出来,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无数心里学家社会学家研究的结论,如果王洪文真的如此龌龊不堪,他应该和当今很多满脸横肉面目狰狞的大官僚一样的神态才对。而且即使这么多年深挖多挖,也依然没有挖出王洪文的巨额巨贪之财产,或者爱美色之史。

对王洪文的审判也是可笑的,说王是新兴的资产阶级,是极右派的代表,我觉得如果真要审判,也应该是说王洪文是极左派的激进革命派的代表,而不是什么极右派,邓小平晚年都说,我们要防止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右,但是主要防止左。而王的另一个罪行就是打击诬陷邓小平。打击政治对手也能成一条罪行,也算是绝对中国特色了。更有趣的是,王洪文的罪行还有一条是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稍加分析就能看到,邓小平等终止了文化大革命,说是完全错误的,那么破坏大革命不是很好的行为么?那是觉悟早啊。而还有一个罪行是试图篡夺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我们没看到王洪文篡夺,倒是看到最后华国锋是被邓小平为首的元老给劝告退休了,也因此,邓成了第二代领导核心。

英俊潇洒风度翩翩,也算少年得志的王洪文倒是很符合平步青云之语,他的起步之快,不符合党内的程序,他的跌落之快,更是完全不符合党内的正常程序。他人生充满了并不让人愉快的戏剧性,他在走上高位的时候,也许也想到了这点,也许没有,我们无从得知,我们只是知道他的后来的忽然的跌落时候安的莫须有的罪名和病死狱中的凄然惨烈。此时的王洪文是黯然神伤,还是悔恨当初,我们不知道,如果他真能如孩子受到委屈放声大哭,那么倒是很符合毛泽东的一首词中的最后的一句,那就是“泪飞顿作倾盆雨”。

不论邓如何否定这段历史和这段人物,王洪文,华国锋等作为中国的党内领导人是不可从历史抹掉的,毛泽东选择了这两个年轻的接班人,而最终一个成为阶下囚,一个悄然离开政治位置,也算是元老的翻身。从此,中国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也逐渐形成了特权阶层权贵,大资本家和中国新贵全面开花的社会状况。

结语

我始终相信,作为历史人物,对庸碌的华国锋和政治命运奇特的王洪文的研究远没有结束,他们代表了一个时代,尤其王洪文,是在复杂的党内斗争中,被牺牲的悲剧性人物。毛泽东选择的接班人,在短短几年的历史中消失在中国的政治舞台,而归于静寂。而以上两篇文章,分别是我写的对华国锋和王洪文的一点认识,而现代人所共有的观点就是:“任何历史人物,绝对不应是简单脸谱化的,也不是简单可总结对错的,不是一个人一个决议所能概括总结定性的,历史人物需要多年后的评判。”,以此文仅仅表达我对这个观点的一点思考和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