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外交政策?无需面子坚守里子–谈当代中国的外交政策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外交政策?无需面子坚守里子–谈当代中国的外交政策

付明泉

历任国民党中央特别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委员、行政院院长兼外交部长、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国民党副总裁等职的汪精卫,最头疼的时期还是在中国和日本战争前夜的外交部长的官职时期,他深知自己被全国民众注目,而蒋介石先生的“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让他左右为难,彻夜难眠。所有的不抵抗的罪责都被和他一直明争暗斗的蒋介石安到了他的头上。当然,最后汪精卫干脆成立了投靠日本人的南京政府,是难逃卖国的罪责。

中国从古代开始,对外族和外国的政策一直是灵活和多变的,但是总也是“以和为贵”,这既有民族特点,也有国力使然,而和亲和谈判往往是和的方式。比较有名的和亲政策大汉天子送公主北上的开始与屡犯边境的匈奴的和亲政策,唐朝的与藏族的文成公主的和亲政策以及清朝初年康熙的清皇室公主和蒙古王的和亲政策。当然,国与国之间,仅仅这些是不够的,更多的依然是政治的延续–战争,也是政治的最高和最后的斗争形式。因为有时,也正如丘吉尔在面对德国的日夜空中轰炸所说,“我们必须胜利,否则我们就不能生存。”

当然,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不仅仅是一部至少表面和气没有血光的和亲历史,也不仅仅是胜利的斗争历史,更不是仅有绝不屈辱的谈判历史。比如对契丹称儿皇帝的石敬瑭,对辽国,金国一直进贡称臣的屈辱的半壁江山的两宋时期等等。而清帝国的末期,中国对西方列强的屈辱求和可以说是达到了千年的极点,从南京开始的上千个屈辱条约,让中国门面扫地,一个辛丑条约赔偿的白银更是让中国几十年的国库收入的总和。 白银赔了很惨,土地丢了更悲,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因软弱把自己祖先的土地划归给别人,不能说不是一个巨大的屈辱和人间悲剧。

清帝国的最后实际统治者–慈禧太后在八国联军进入北京的途中,还不忘记送去水果表示慰问,并提出了“量中华之物力,结于国之欢心”,那就是说,"我们中国很多东西,只有你们高兴,什么祖宗的东西给你们都可以",真是卖国之行丑陋到极致。

中国在蒋介石统治时期,投靠了美国,但是并没有得到美国的平等对待,蒋介石集团更像美国的打手和跟班,而不是西方平等的一极。这绝对不是什么意识形态的问题,也不是简单的中国落后的问题,而是中国的资源,大国地位,国土面积,人口状态,让西方有洞察力的上层阶级又恨又怕,所以必然处处出手控制,而绝不希望这个大国“复兴”和“兴旺”。

1949年开始新生的政权更由于意识形态,和占领了“为人民服务”,“解放全人类”的舆论高点而让西方大资本家感到恐慌,几百年来,西方一直占领着舆论的最高点,如从早期的征服,之后提出的强权就是真理,到后来的民主拯救一切的说辞。不论多么美妙的说辞,西方国家骨子里是一直保证其民族国家利益至上原则。而从1949年到1978年,中国在相对的国际大环境中,执行了联合亚非拉国家,联合中小国家,联合以前西方国家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对抗西方大国的政策,其中,中国实现了和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军事到政治的全面交锋,中国实现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政策,也提出了和平共处的基本外交原则。这政策,让西方国家为之头疼,让中国进入了联合国,也让西方国家向中国伸出和平的橄榄枝。

从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我们提出了不争论不出头不表态的”韬光养晦”政策,并远离“亚非拉的穷国家们”,实现所谓大跨进的进入西方体系。在很多强势的国际问题上,我们重形式,轻实质,和西方国家一团和气,对他们的礼炮的欢迎胜过对国家利益的关切,不断去送礼和买单,而为了长期的经济发展和国家复兴,我们在领土问题,海疆问题,西方的挑衅行为采取了无限温和的退让政策。

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是有很多发展的问题,但是西方对中国的指责,则并非如此简单的要发现中国民众的苦难。西方国家没有那么关心我们国民的福祉,更没有那么关心我们的意识形态,所谓这一切说辞,都是为了一个自身国家利益问题。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在任何关系国家民族利益的问题上,是绝对不能后退的,因为有些后退就是万丈深渊。

我们需要国际朋友,我们的国际朋友分为几大类,第一类是地缘政治的国家,这类国家不存在要不要支持的问题,而是必须支持,帮助和鼓励其发展经济。甚至有些时候要直接参与和影响其政策,因为这种国家,和我们唇齿相依,荣辱与共,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如果这样的国家被我们的敌对国占领,那么中国的国家利益将受到巨大损失。第二类是远程的在道义上的友邦,这样的国家是需要支持扶持并帮助,以和西方貌合神离的国家斗争的需要的。是需要建立一个广泛的联盟和战线的。我们曾经的进入联合国,正式靠这些真正的朋友大无畏的精神才得以实现,也正是“他们把我们送入联合国”的。第三类是中立国家,和我们没有太多利益冲突的国家,这类国家我们要尽量保证其国家利益,进行国际贸易,以使得双方收益的,以使得在真正的国际冲突发生时,这些国家能尽量保持中立状态,不成为敌对国的联盟。

要实现这样的战线和外围联盟的巩固,仅仅靠不出头不发生不表态的韬光养晦是不行的,中国的大国地位使得我们有时必须发声,有时必须表态,有时必须出头,韬光养晦到最后往往会变成屈辱损失利益的代名词,而丧失我们的盟友和加强敌方的阵线。我们在国际交往和外交上,要放弃面子,珍视里子,这个里子就是中国民众的利益,中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资源利益,中国的战略利益。在关系到国家利益上,我们必须做到一步也不能退,进行针锋相对的有理有节的斗争。

一个国家公民的安全,民众的利益,国家的水资源,国家的矿产资源,国家的海洋资源,国家的领土完整和一个国家的民众的劳动,外汇储备,都是实实在在的国家利益,为了这些国家利益,西方国家可以铤而走险发动战争,而且一步都不退却,他们可以放弃任何口号和形式。因为这些是不可再生的重要资源,是一个民族的未来和希望。所以,对于这点,我们的外交政策不能有丝毫的含糊,谁放弃了这些,谁就将是中国民族的千古罪人,不论当今如何风光和评价,也不论其面子被给的多足多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