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向洋望世界 热风吹雨洒江天”—-毛泽东和他的外交战略

"冷眼向洋望世界 热风吹雨洒江天"—-毛泽东和他的外交战略

付明泉
2010年6月

毛泽东去世后,“精英显贵”对他的批判甚嚣尘上,从毛泽东不会搞经济,到毛泽东不会搞外交,一直到毛泽东不会搞和平,最近居然还出现了毛泽东不会搞军事,我看就没说毛泽东不会搞政治了,当然,居然也有人否定了,说毛泽东不会搞政治,仅仅是搞权谋,我倒想看看这样的“精英显贵”和“评论家”到底自己会搞什么。

毛泽东是一个有着雄才大略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他的外交战略和他的军事政治才华一起,是十分过人的。他在关键的60年代末,在苏联,美国两个超级大国可能交易而牺牲中国的时候,依然坦然面对,并进行了地下核试验。他顶住了重重压力,在相当险恶的世界冷战环境下,保持了中国的尊严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保证了中国的两弹一星的研究成功。

文革很乱,但是我相信,如果文革时期,任何帝国主义及其帮凶敢于进攻中国,面对的一定是灭顶之灾,西洋大资本家集团貌似糊涂,也会大讲民主和变革,但是他们对实力和形势的估计一般不会错, 这些西方政客和资本家是清醒的看到中国之民众团结和官员的清廉,看到的是中国对“帝国主义”的万丈怒火,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

毛泽东一生都在实行他的统一战线政策,他对亚非拉的穷国,小国和世界“被压迫被奴役”的国家和民族采取了支持的态度。他蔑视的称呼“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他同时在战术上又高度重视他的对手,他的两弹一星,发展海军,发展空军,联合亚非拉国家的政策,中国要进入联合国以及支持全世界劳动阶级的反抗压迫的运动,都在实践他的这一战略。

当我翻看西方的杂志,很少有见到毛泽东的照片,有些二战的图册,毛泽东也仅仅是很小的一个角落的介绍,但是毛和他的政党,毛泽东和他的影响力是远大于西方政客的鬼鬼祟祟试图掩盖之心的。毛泽东同时代的政客和敌人都不可避免的恐惧他的名字和影响,丘吉尔在二战结束后,对紫石英号遭到打击,说,“我们应该去远东,实行武力的报复”,但是此时,再也没有人对这个已经被民众抛弃的前首相的话感兴趣了。而杜鲁门也匆忙的撤掉了麦克阿瑟的职务,唯恐朝鲜战争的扩大。

李白曾说,“安得曲眉折腰侍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而毛泽东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十六字,清楚的说出了不发动侵略战争,也绝对不受屈辱的国家外交战略。毛泽东对来访的田中角荣说出了,没有日本侵略,我们就不能解放,绝对不是对日本侵华的赞美,而是胜利者的自豪和对侵略者的绝顶讽刺。

在毛泽东的有生之年,他实现了西方发达国家对他领导的政党建立的新中国的承认,而亚非拉被压迫民族和国家,则把中国当作他们最可靠的后盾,他们第一次在国际舞台看到了可以和西方列强抗衡的和平的力量和声音。

毛泽东在他的有生之年,利用民众,对内反对和横扫腐朽特权阶层,对外则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线,实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统一亚非拉国家,抗衡美国为首西方资本主义强国的战略。毛泽东在他的有生之年,不因为恐惧而战争,但是绝对不恐惧战争,他不因为恐惧而谈判,但是也绝对没有恐惧谈判。他的军事思想,外交思想,军事思想,国家建设思想,反对剥削和特权的思想,为人民服务的思想都是一体的融合的,全面而富有远见。毛泽东在他有生之年,进行了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对印度自卫反击战,抗美援越战争,对苏联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和西沙群岛保卫战。毛泽东又打开了和西方交往的大门,无私的大量援助非洲,今天的非洲关系依然是毛泽东时代奠定起来的,而坦桑尼亚铁路,则是中国和非洲友谊的见证。

毛泽东曾有诗词,冷眼向洋望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也可以看做他不屈服外国势力,这也可以看做他在国家外交上的形神具备的挥洒自如的拥有强大自信和外交战略的内心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