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钱钟书先生的经典作品《围城》之感(一)

读钱钟书先生的经典作品《围城》之感(一)

付明泉
2010年6月12日

钱钟书先生的《围城》我读过多遍,每读一次,就有一次新的感悟。这书实在为经典中的经典,钱先生对留洋知识分子的刻画,真是栩栩如生,十分深刻。他对人的情感的把握,人性的把握真是十分深刻,非对生活感悟之深,非神来大家之笔,描绘不出。文中的很多比喻,真可谓三言两语,极为经典,让人深有共鸣和同感。

钱先生对人物的穿着,别人评价通过三言两语的概括,十分形象的描写出一个人物的性格特征。例如,对留学生回国船一段男留学生对鲍小姐的穿着描述,十分有趣和生动。他写道:“鲍小姐只是穿着绯霞色抹胸,海蓝色的贴肉短裤,漏空白皮鞋里露出涂红的指甲。他又说,那些男学生看的心头火起,口角流水,背着鲍小姐笑个不了。有人叫她“熟食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非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

而对于女性的爱情婚姻心理发展,也有多种形象的比喻。比如,他提到的留洋博士苏小姐说,“那时苏小姐把自己的爱情看的太名贵了,不肯随便施予。现在呢,宛如做了好衣服,舍不得穿,锁在箱里,过一两年忽然发现这衣服的样子和花色都不时髦了。有些自怅自悔。从前她一心要留学,嫌那几个追求自己的人没有前程,大不了是大学毕业生。而今她身为女博士,反而觉得崇高的孤独,没有人敢攀上来。”这点,方老太爷说的倒是很有趣,他说,“女人念了几句书最难驾驭。男人非比她高一层,不能和她平等匹配。所以大学毕业生才娶中学女生,留学生娶大学女生。女人留洋还得了博士,只有洋人才敢娶她,否则男人至少是双料博士。

苏小姐代表了一类留学女博士的清高和方老太爷所说的留学女博士。而同船回来的孙太太则代表了另一类陪读的在家带孩子的女性形象。对这样的女性,钱钟书先生也有精炼的描写,他写道“那男孩子的母亲已有三十开外,穿件半旧的黑纱旗袍,满脸劳碌困倦,加上天生的倒挂眉毛,愈发愁苦可怜。孩子不足两岁,塌鼻子,眼睛两条斜缝,眉毛高高在上,跟眼睛远隔了彼此要害怕了相思病。他目前怕热,拉着孩手累嫌弃心烦,又惦记着丈夫在下面的输赢,不住骂这孩子的讨厌”。 而孙太太对苏小姐虚伪的夸奖,也显得人性的有趣,他说,“苏小姐,你真用功!学问那么好,还成天看书。孙先生常我说,女学生像苏小姐替中国挣面子,人又美,又是博士,这样人到哪里去找呢?像我们白来了外国一次,没读过半句书,一辈子做管家婆子,在国内念的书,生小孩子儿全忘了”。其实孙太太真那么崇尚一个未婚的年龄的也不小的苏小姐么?还真未必。这种心里这段话可算是把这种感觉描写的十分生动。

其中描写苏小姐希望和方鸿渐接触,又想保持一种高傲写的很有趣,“苏小姐理想的自己是‘艳若桃李,冷若冰霜”,让方鸿渐谦卑地仰慕而后屈伏地向他求爱。谁知道气候虽然每天华氏一百度左右,这种又甜有冷的冰激凌作风全行不通

而虽然皮肤黝黑,却自信自己有”肥腻辛辣”引力的被苏小姐瞧不起的鲍小姐则全然不同,她是“不知道珍重”的未婚夫出钱给读书的,她勾引男人可否一句到位,她自信自己能引诱人,所以在国外几年,是极快极容易的给人引诱了,“好在她是学医的,并不当什么一回事,也没出什么乱子”。鲍小姐算是个实用主义者,绝对不搞苏小姐那柏拉图和幻想的爱情,在她那里,“实用”是第一位的,她只是轻松的一句话“方先生,你教我想起我的fiance,你的相貌和他像极了”,就让方鸿渐听了又害羞又得意的觉得“一个可爱女人说你像她的未婚夫,等于表示假设她没订婚,你有资格得到她的爱。你可以享受她未婚夫的权利而不必履行和她结婚的义务”。而使得鲍小姐得到了她要得到的在船上的寂寞的物欲之满足。当然,之后的鲍小姐在船要到香港,马上冷若冰霜的超级回归了现实,对方鸿渐不理不睬了。面对风月老手的鲍小姐,作者在描述还是初恋的在自己营造的浪漫和所谓爱情中的方鸿渐这段感受时也妙趣横生,他写道“方鸿渐气的心头火直冒,仿佛会把嘴里香烟衔着的一头烧红了。他想不出为什么鲍小姐突然改变了态度。他们的关系就算这样了结了么?他在柏林大学时,听过名闻日本的斯泼朗格教授的爱情演讲,明白爱情跟性欲的一胞双生,类而不同,性欲并非爱情的基本,爱情也不是性欲的升华。他也看过爱情指南一类的书,知道有什么肉的相爱,心的相爱种种分别。鲍小姐谈不上心和灵魂。她不是变心,因为她没有心;只能算日子久了,肉会变味。”面对鲍小姐的冷漠,方鸿渐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并没吃亏,一方面又是失望,遭欺骗的请与,被损伤的骄傲,都不肯平伏,像不倒翁,奈下去又竖起来,反而摇摆的厉害”。

方鸿渐和鲍小姐的所谓短命的“恋情”或者“情欲”的结局也有意思,那就是鲍小姐扑向一个半秃顶,戴大眼睛黑胖子的怀里。而方鸿渐想大惊,这就是她所说的跟自己相像的未婚夫?自己就像她,真可谓极强的戏剧效果。

方鸿渐对苏小姐相处两天后的评价更是生动,其中说,“他发现这苏小姐有不少小孩子脾气,她会顽皮,会娇痴,可是不知怎样,他老觉得这种小妞儿腔跟苏小姐不顶配。并非她年龄大了,她比鲍小姐大不了多少,并且当着心爱男人,每个女人都有返老还童的绝技。只能说是品格不相宜;譬如小猫打着圈儿追自己的尾巴,我们看这好玩,而小狗也追寻过去地回头跟着那短尾巴厥乱转,就风趣减少了。

《围城》仅仅船上一段的描写和刻画,已经是神来之笔。让人叹为观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