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中华民族独立自强的象征和标志

毛泽东—中华民族独立自强的象征和标志

 

                                                                                      付明泉

毛泽东去世已经33年多了,否定毛泽东或者诋毁毛泽东已经成了中国很多当代文人和炒作之士,“经济精英”的表现时髦和进步的标志。而任何正面肯定毛泽东的言论马上被冠以“喜欢文革”,“喜欢独裁”,“喜欢被奴役”和“喜欢贫穷”的大帽子。毛泽东似乎成了一个集独裁者,狡诈者,权谋者为一体的人物。

出身大清帝国末期湖南湘潭韶山的毛泽东,是生活在一个乱世,2000多年的封建帝国刚刚土崩瓦解,而一切所谓救国的保皇派,革命派,维新派,洋务派,空谈派,行伍派并没有找到任何解救中国的道路,中国民众依然在枪炮声中逃亡,在军阀战乱中喘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中国长江流域的血吸虫,中国黄河一代的洪水,疾病,战乱和逃亡,使得中国大地一片疮痍。被后来退守到台湾的国民党奉为民主自由领袖的蒋介石先生利用各种手段,表面华丽的中央政权也未能统一军阀的割据状态,军阀貌合神离,拥兵自重,不逊于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的末期。四川大军阀杨森割据一方,妻妾成群,国中之国的状态可谓全国普遍。

当时的中国政府投靠了美国,签订了很多条约,宋美龄的访美更掀起了全美国的热潮,但是中国状况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好转,当时的中国,国民党统治时期,并不比今天的美国大兵占领管制的海外国家更安宁和更安全。

这个时候,毛泽东出现了。他的睿智和思维,他的果断和才气,他的行动力和感染力,他的战略眼光和实用的朴素的哲学,确实是超越当时“徒嗷嗷”的很多所谓才俊的。也因为他的执着,甚至偏执,以及其全部的投入,他使得中国共产党正式找到方向,找到了策略和办法,他发表的一系列讲话和文章,从经济,军事,政治,哲学,思想高屋建瓴的指出了中国革命的方向和社会阶级状况。他提出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统一战线,和武装夺取政权的战略思想,他提出的具体的国共合作,群众路线,以及运动战,歼灭战,游击战等战争理论都有效并实事求是的解决了中国共产党所面临的政党,群众和军事战略问题。毛泽东提出的建党思想,建军思想,战争理论,外交理论,都是高屋建瓴,高瞻远瞩,同时具有极强的实用性的。正因为如此,中国共产党从四渡赤水到包围延安,从谍报战到西安事变,从抗日战争到全国解放战争,都表现出了实事求是,实用而进步的朴素哲学,也正是这实力和这思想的结合,也就是枪杆子和有效的笔杆子的结合,使得中国共产党在毛泽东的带领下,横扫和荡涤掉了中国自1840年的乱象,而建立了一个统一的中国。

如果我们回头看历史,我们总会说中国的军阀混战也一定会走向统一,其实每次分裂都是危险的,也没人能说清哪一次的分裂是否会在复杂的形势下再次走向统一。无论是南北朝还是赵宋王朝,很多王朝都没能实现中国的统一。正因如此,在中国历史上,无论是秦始皇,隋文帝,还是毛泽东,都是中国历史的伟大人物,他们使得分裂的中国恢复成一个统一的大国,而没有成为多个政治文化思想越走越远的小邦。实际上,中国当时是非常危险的,有国民党的政权,汪精卫的政权,溥仪的满洲国,更有无数野心家,军阀和分裂分子的国中之国。而从清朝入关后,那时的中国也是第一次出现如此的分裂的状态,也可能出现大一统可能一去不返的状态。

毛领导他的战友和百万大军统一了全国。建国之后,毛泽东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重工业和轻工业发展十大关系的战略思想。他提出了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线。他也希望中国尽快摆脱落后,贫穷,走向富强。他曾在七届二中全会上说,“中国不但可以不向帝国主义国家乞讨能活下去,而且会活的比帝国主义国家更好些。”

有人说毛泽东喜欢闭关锁国,毛泽东一生坚持统一战线,对付少数敌人,他如何能孤立自己和自己领导的国家呢?那是当时的主客观条件决定的。有时不是你要孤立,是人家逼迫你孤立。毛泽东有一点做的倒是真的,那就是他不喜欢去访问他国,在这点,他有古代中国为中的思想,他唯一的出访是莫斯科,曾经给中国巨大援助并能给中国建设尽管进入工业化的国家。

毛泽东指挥对印度作战,对美国的作战,对苏联的珍宝岛反击战,他最不能容忍的是外敌的侵略,尽管他风趣的和打破坚冰的72年访华的日本的首相田中角荣说,日本侵略使得中国解放,但是他的骨子里,是不可撼动的自强。从外表到内心,他始终注意捍卫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时代领袖的铮铮铁骨和绝对顽强的精神。

为了横扫贪官,在一个无法改变的体制内,毛泽东用他全部的晚年和威权,想跳出历史腐败民众反复受苦的历史周期律,他用晚年全部的力量试图找到一种解决中国千年的官僚体制的,即开始代表进步力量-接着腐败-继而压迫民众让民众再次受苦要革命的周期律的方法。

这就是毛泽东,一个中国5000年文明,3000年文字记载的中国文明中出现的人物,我们应该记住和纪念他,因为他,已经成为了中国中华民族独立自强的的象征和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