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国,千年盛世还是千年贪腐的时代?

今日中国,千年盛世还是千年贪腐的时代?

付明泉
2010年6月

中国举办奥运了,中国举办世博会了,中国宇航员上天了,中国经济的GDP很高了,这些华贵之景似乎不停的在证明着并告诉全体民众,中国富强了,中华民族千年万年的盛世来到了。

另一面,则是凄凉的被无端占有土地的农民的流离失所,被暴力拆迁的百姓的哭喊告状,被毒奶粉杀死的孩子的母亲的欲哭无泪,被校舍豆腐渣工程砸死的孩子的家长的愤怒聚会,因为水利电力大坝多年不修而导致的旱涝灾害不断呈现,因为过度开采而导致的环境污染和千年祖宗资源的耗尽的现象已经是全国呈现。

而刚刚要求禁止报道胡佳这样的维权者被判刑的消息,那边又要禁止报导刘晓波博士这样要求民主自由的知识分子刚因文获罪被判刑11年的消息,刚刚打压完21年前64全民反腐败要求平反的呼声,这边又要打压封锁刚刚有歹徒闯入幼儿园酿成血案杀孩子的消息。一会是小青年杨佳受到不公平待遇欲告无门而提刀杀上警察局,一会是官员玩忽职守隐瞒上报资本家草菅人命和煤矿坍塌矿工被埋,一会是那边有民众因为无处申冤扫射法官,一会又是富士康连续12名员工的跳楼。

这就是今日的中国社会状况,思想上,一手要压制要平等和消灭剥削资本家的毛泽东的追随者们的要全面建设真正社会主义经济和制度呼声,一会要横扫要民主要自由要法制的要求实现民主民生真正资本主义政治体系的所谓民主运动人士。唯一能拿出来的,就是黑猫白猫,稳定压倒一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发财就是老大,发财就是英雄的似是而非的所谓邓小平理论。

在这样摇摆的混沌状态,中国社会的道德降到了冰点,以丑为美,以权谋私,以恶为能,以奢为荣,以罪为功充斥了全社会。正直善良的青年人的理想缺失,事业迷茫和发展受阻,思想压抑达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官场上官员巴结升职,贿赂交易,跑官买官,贪污巨大,包养情人,资产转移,已让人触目惊心。

说假话成了一种习惯,造假成了一种时髦,而巴结权贵,替富人和权贵说话已经成了一种风尚。反腐败的学生运动至今依然被反复陈述为’被蛊惑,被利用”,几个学生领袖的错误和不够成熟就被宣扬为全体学生的那次运动都成了反动,而用暴力压制的掌权者反而成了人民的英雄需要感谢的人和正确的决策者,这也算是5000年来中国的最荒唐的评价。

古代皇帝也三怕,怕民众,怕祖宗,怕神灵。现在的贪腐权贵和掌权者已经做到万事不怕,只怕后代子孙受穷,只怕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只怕功劳名声没有捞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既然自己如此,如何能讲反腐败,如何能讲“为人民服务”和什么“中国人民的儿子?”

千年的中国,出现了太多英雄人物,所有忧国忧民的先人的身影还在我们眼前,他们的眼睛在天空注视着这片土地。而无端在三鹿奶粉安徽大头娃娃案中死去的婴儿,校舍砸死或因为管理失误之责被歹徒杀死的或者在豆腐渣校舍砸死的少年儿童的黑亮的眼睛也在天国亮晶晶的看着世上的成人,而今日的中国,任何执政者和御用文人,知识分子,各级大小官僚都是无颜面谈今日的中国是千年盛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