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抹去的记忆–21年前此日的那场全民反腐败运动

无法抹去的记忆–21年前的那场全民反腐败运动
 
付明泉
2010年6月
 
21年前的中国的5月35日,是任何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中国人都无法忘记的日子,因为这是近代亿万中国人第一次一同因官僚走私贪腐和特权显贵的呐喊的悲剧结束,这次呐喊,恰恰正是因为没有组织,没有纪律,没有预谋,而仅仅是自发的呐喊而被有组织有计划有纪律的处理掉了。
 
从此,中国进入了全民族的迷幻状态,中国正式走向官僚更加贪腐和无耻毫无节制的后21年,走向了大家对政治不能和不敢发声的后21年,走向了“精英”高谈阔论愈发无耻的21年。
 
从高层到平民,都因为各自的原因,试图忘记和掩饰掉这段历史,或是出于目的,或是自欺欺人,然而就如一个伟大的西方登山者临死前的豪言,别人问他为什么攀登,他说,“只因为–他在那里”。同样,这段历史在那里,这次呐喊在那里,这次正义的呼声在那里,这是任何人无法抹去的。而且越抹去,这段历史就越发清晰。
 
死去的众多青年可能没有那么理性,但是他们绝对是爱国的,他们绝对不是没有思想的,他们绝对不是简单的“不明真相的群众”,也绝对不是简单的“被西方反动势力蛊惑的”,他们希望的中国是光明的,民主的,言行一致的,他们嫉恶如仇,他们愤怒,他们叹息,他们用鲜血铸造成了中国近代史上最辉煌的篇章。
 
上个世纪60年代,对刘少奇开始搞四清扩大化,后来又派驻工作组到清华北大,从长沙回到北京的毛泽东说,“反对学生运动的,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而对于1976年那场反对“文革”的4月5日的天安门广场运动,80多岁的毛泽东在听取了汇报后,也仅仅采用大棒驱散的方式,而用颤抖的手圈定了“人民内部矛盾”的性质定义。然而,在21年前的运动,却没有如此的结局。
 
中国底层的民众是最能忍耐的民众,中国底层的民众也是最怕事的民众,中国底层的民众也是最忍辱负重的民众,但是这绝对不代表着中国的最广大的最底层的民众都是可以任意欺骗欺凌欺诈亵渎玩弄的民众,中国民众爆发出的力量,在中国5000年历史上是排山倒海的,是天崩地裂的,是石破天惊的,也是最终一次次改变中国质变的唯一力量。
 
天下着雨,那么多鲜活的青年的面孔,和1919年的54运动一样,和所有1840年开始,为争取民主自由科学的人一起,树立起了一座中华民族对抗腐朽势力的不朽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