韬光养晦 曲线救国和“量中华之物力 结于国之欢心”

韬光养晦 曲线救国和“量中华之物力 结于国之欢心”
 
付明泉
 
国民党内的秀才级领导人汪精卫,在日本侵略中国期间,到河内发艳电,标志着正式和他跟随的孙中山苦心建立的,自己一直是名器领袖的的国民党告别,而开始了他的建立新的所谓国民党政权,而投靠日本的过程,他的一个政策基础和口号宣传就是曲线救国。
 
曲线,数学词汇,不是直线,而且救国显得就高尚多了。显然,曲线救国的含义就是通过表面的投降和和解来保存实力,最后达到抗战一样的目的,但是显然,汪精卫和他的政权曲的太厉害了,而且把后面的忘记了,除了曲线就是投靠,除了曲线就是卖国,看不到任何救国的影子。
 
清帝国末期的慈禧太后说的更直白一点,对于西方的八国联军的入侵,在仓促逃亡西安过程中,还不忘让亲王议和,并送去水果表示慰问,带过去的一句话就是“量中华之物力,结于国之欢心”,意思就是说,我们有很多好东西,只要大家都高兴,损失点老百姓和祖宗的物是没关系的,钱财如粪土嘛,你要颐和园,我就给你,你要国宝,就拿去好了,你金发碧眼高兴,我们就高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有了新的口号“韬光养晦”。 意思是我们不够强大,我们有高远的眼光,对很多事情多退让,多妥协,有一天强大了,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之意。 但是关键的问题是这个妥协退让是不是有条件呢?还是无条件呢?是有限度呢?还是没限度呢?什么时候我们不韬光养晦了呢?我们韬光韬了什么光?我们又养了什么晦呢?有没有原则呢?
 
我们看到的是,当我们遇到列强不公平的不对等的国际纠纷,我们先是表面语言的外交上的慷慨激昂,表现很强大,然后是给民间不满情绪减温降温,接着是开始了默不作声,一轮又一轮韬光养晦,但是最后的结果让人失望,我们看不到任何韬光养晦后的结果,我们不禁奇怪,这是不是又是另一个曲线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