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无知夹杂着无耻–也论中国官场

当无知夹杂着无耻–也论中国官场
 
付明泉
 
当代的中国,官场可谓丑态百出,集中国五千年官场大丑小丑于一体。于是有官员调戏幼女后对父母高呼:“你们算个屁啊”。也有局长和民众争论后说,“你知道么?我是局长”。 也有作协副主席对地震中死去的孩子写了“纵做鬼,也幸福”的“诗歌词句”。此类丑态,不可尽数。
 
当然,还有省委大员用烈性炸药在闹事炸死情妇,看守所死了人,被说成躲猫猫了,女孩子被逼迫跳河被说成了旁边男人在做俯卧撑的;国家级体育运动员年龄造假了,国际调查了,总队还说是个人行为。这封建社会都很少见的故事都在今天的中国大地都发生了。
 
慨叹官员无耻之余,觉得其实这些官员更多的是无知的可怜虫。中国的官员,尤其在二线三线城市的,无知实际到了极点,在贪财上,像觅食的鸽子,除了吃和贪,不问其他。在情欲上,更像一群发情的猴子,在发迹上,更像一群丐帮小人,如司马迁所说,:小人做上不属于自己的位置,每天精神恍惚。
 
中国的可悲,就在于反对了两千年的封建,把封建的礼仪都反掉了,倒水的时候把婴儿一起倒掉了,中国官场的基本道义和礼仪已经丧失殆尽,官员除了色,欲,财已经无所剩,而官员听到高尚光荣献身除了哑然失笑就是暗中窃笑。在中国官场,官员成了绝对的老爷,绝对的超人,绝对的“高人”,绝对的“特权人”,他们没有任何礼义廉耻之约束,为了发财和升官,阴谋害人,坑甭拐骗,草菅人命,什么阴招都能使得出来的。
 
千年的中国,官场之中,已经是群魔乱舞,腐败丛生,以丑为美,道德崩塌。为人民服务,变成为人民币服务,当年的集体播种变成了少数权贵的收割,还美其名曰"精英",这种"精英",为了私欲已尽显原始低等爬行动物之性,道德,对他们都形同虚设,法律,被他们视同儿戏。这样的社会,还是100年前无数仁者不惜生命追求的中华民族科学民主文明的社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