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国需要的依然是那一种骨气和那一种精神

当今中国需要的依然是那一种骨气和那一种精神

付明泉

很多宗教讲灵魂,中国古法讲灵和气,说来说去就是有那么一种东西,她在普通能看到的肉体之外游走,而身体对她来说不过是皮囊。

这东西我本人不知道有没有,不能说有,也不敢说没有,至少目前自己尚不能证明也没亲见。但是对一个个体的生命,对一个国家,有一种东西确实是无形而且存在的,那就是对人来说的一种骨气,对国家来说的一种精神力量。

古人讲君子要“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说的也是单纯的富贵绝对不会让一个懦夫变成一个铁打的硬汉。一个伟大的灵魂绝对不仅仅是肌肉的强悍和物质的富足就能组合实现的。

一个国家需要一种精神力量,需要一种气魄,这种气魄也依然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精神。面对对手国家的“忽悠”,例如“中国崛起了,中国伟大了,中国成世界第一经济体了,中国军事高级”了这样话,要保持绝对的清醒和理性。对于那种压制制裁打击,要保持绝对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对对方的不给国家里子,只给领导人面子的所谓礼貌,要刚柔并济,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对对方的虚情假意,要暗中博弈,绝不妥协。也只有这样,一个国家才能真正被对手敬佩,而真正内强于世界弱肉强食之林。

当今中国需要的,依然是这样一种不弱于人,不卑不亢,挺直脊梁的精神和骨气。那种人船舰炮利,再战必亡,大同世界,一团和气都是极端错误的。而韬光养晦也别养成了那种“曲线救国”和“量中华之物力,结于国之欢心”,谁这样韬光养晦,而失去应有的脊梁、骨气和精神,那是一定会被子孙万代唾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