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论中国之“民”

也论中国之“民”
 
付明泉
 
中国的"民"字,在几千年来被演绎出了很多名词。古代被母亲乳汁喂大,父老乡亲养大的人,一旦考取举人,就成“老爷”,从民之子一跃成了民之老子。这时,百姓就被这“老爷”称呼为“草民”,“贱民”和刁民了。这么看,知识确实改变了命运,至少用点墨水把这“草民之一”的穷小子变成了可以称呼别人为草民,自己非草民了,可别小看这一个称呼和这点墨水,这个称呼和这点墨水,就把这人变成了游离于广大“草民”之外享受特权的“高人”我们姑且称呼他为超级人。当然,这超级人不属于民了。当然,这超级人是不是也吃饭放屁七情六欲,似乎还是。
 
之后呢,有了人民这说法,当然,这人民是啥事不顶的,因为早就有一个题目就是“我是人民的一部分,但是我不是人民”的说法,说来说去,就是说,人和人民不是一个概念,这并没错,关键书上还不厌其烦的讲,人民和个体的人没任何联系,其实不用书本这样说,我也知道,看看政府民前跪着的老头老太太们,包括我自己在中国磨破嘴,跑断腿的办事过程,我也就知道“为人民服务”和“为个体人服务”其实是两回事。而对所谓为了人民之类的“民主之词”,袁世凯也早说过“我没看过什么人民,只看过一个一个的人”。
 
当然,民还有顺民,良民,刁民,小民等多种说法。近年,中国更有了访民暴民之类的说法,大概不想做奴才,有点思考精神的,不听话的,都可归纳为这两种“民”中。归入这个民中,比人民更差,很惨,因为北大有教授都说了“访民90%精神不正常”。暴民不是流氓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总之,宣传都告诉我们,这些民都是广大“人民”应该去鄙视的“民”类。
 
也许,不远的未来,中国媒体也会出现“大胆刁民”“大胆草民”“无知民众”“傻瓜人民”的说法吧,而那些精英显贵显然多是自己不认为自己属于民的,所以,真希望他们也不要大称“人民的儿子”了,其实,用不着说自己是人民的儿子,只要还承认自己是民之分子,也算过的去了,而且就算是儿子,如果不是什么好货色,也未必对自己老子孝顺和讲点良心,如果“人民的儿子”认定自己就是超级人,照样可以鄙视老子,称呼老子为草民和刁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