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走向何方?–毛(泽东)式的革命和邓(小平)式改革

中国将走向何方?–毛(泽东)式的革命和邓(小平)式改革

付明泉
2010年4月

提起毛泽东,黑白两级的评论十分明显。我喜欢历史,我总在想,如果毛泽东早几百年,做一个皇帝,即使不是千古一帝,也一定是一个文韬武略的君主,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毛泽东在《沁园春 . 雪》中也谈到了他对秦皇汉武唐宋宋祖的评价,如果做为皇帝,毛泽东至少是并列其中的,这是毫无疑问的,我想也很少有人能反对。但是作为一个20世纪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对毛泽东的争议就成为了必然。

毛泽东出生于封建社会,就是清帝国的晚期,他后来选择了马克思主义的道路,觉得这个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但是他不可避免的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人是不能脱离时代的。毛泽东是有帝王思想的,这个是不用怀疑的,也是很正常的,从袁世凯称帝到蒋介石做总裁,没什么那个时代的人没有帝王思想,因为自古就是改朝换代,再次分封大臣,没有什么其他形式。而到了20世纪,尽管美国有总统,法国有共和,但是我们还是无章可循的。这必然使得人们依然去选择古代的祖先模式而不是西方模式。

毛泽东和他的战友试图建立一个新的政体的国家,这个是毫无疑问的,这既是历史世界形势使然,也是他们自己相信的主义的必然。但是如果实现这个政体实现理想到现实的实现,如果实现这个政体的理论到实际的可行,确依然是无章可循的,而在这个领导集体中,毛泽东比他的战友洞察的更深,更远,这个也是他的战友们基本都认可的。他的历史地位不是自封的,确实是历史形成的。

毛泽东发动了无产阶级的文化革命,这个革命很难从那个主义,马克思主义理论上找到,甚至被后来者称为是“十年浩劫”。很多人形容这个革命就是为了破坏中国,就是毛泽东为了当皇帝或者维持独裁,维持自己的大权,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很不客观的,一个人要做一个大的事业,靠龌龊肮脏和狭隘的市井思维是不行的,必须是自己首先觉得自己是在从事一个高尚的伟大的事业。从这点意义上说,毛泽东也不可能仅仅为了以上私利和目的。毛泽东发动这样一个革命,也许是他真的洞察到一些中国当时世人还无法洞察的问题,他谈到的很多问题,如中国如果实现私有化或者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会出现的连锁反应和社会问题, 其实很多是具有预见性的,今天是无可辩驳的证明了。

但是文革确实是不成功的,尽管很多极端崇拜毛泽东的人不允许人们说这点,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连毛泽东晚年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我们肯定一个人,不能盲目否定,脱离历史,也绝对不能盲目崇拜,一切都要崇拜的程度,那时疯狂的,歇斯底里的,是不符合历史的客观的辩证法的。毛泽东式的革命也许用邓小平后来形容自己的话更准确些,那就是出发点还是好的,都是好心犯的错误,但是既然是错误,好心坏心造成的伤害是一样的。

但是所有这些,都不能否定毛泽东作为一个伟大的革命者,作为一个思想家,作为一个战略家的雄才大略,也不能否定毛泽东的绝对清晰的思维和过人的才华。毛泽东喜欢读书,他的渊博来源他的思考方法,他的斗争经验和他的博览群书,这点,没有人可以否定。毛泽东的性格是激情的,他喜欢用横扫,荡涤这样的词汇,他的激情让自己沸腾,也让民众沸腾,这个激情可以是排山倒海的,可以是汹涌澎湃的,也是可以造成巨大的破坏的。

和毛泽东不同,邓小平不是一个浪漫的人物,也不是一个激情式的人物,这依然和他的性格和阅历有关系,他更喜欢风平浪静的,不动声色的完成“大事”,这也是他被批判者说成权谋的原因。和毛泽东相比,邓小平更适合做一个西方的政治家,他的含而不露,韬光养晦,隐忍收放,纵横联合策略用的都是十分得当。

邓小平不爱读书,这点从他的很多讲话和他的很多所谓理论中都能看的出来,他在法国的留学没有学习法语被说成被生活所迫,我觉得不尽合理,实际上那时的赵世炎(后来牺牲)等很多人未必比他的情况更好,但是都在刻苦学习法语。邓小平不喜欢这些,他更喜欢实际的,见效快的,更能接近生活的东西,他对文艺和文学没有兴趣,对过于读书也没有兴趣。读书到底有用与否,对中国那个时代的政治人物有时还真的很难说,古代文人也牢骚说出了“刘(邦)项(羽)原本不读书”的话,其实,说到底,智慧是最有用的,读书和不读书,都是为了增长智慧,所以只有各种途径来了智慧,都是好的,那些读了点书的文人也不必要总是牢骚,因为也许他们是读了书,没有长智慧而已,就如吃了很多高营养物质,而没有真的吸收。

邓小平不爱读书,但是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他更多是从实际生活中学习,这就使得他的理论其实谈不上是理论,不是那种有头有尾的文章,而更像是日常的谈话记录和随行发挥,这也必然使得他的理论似是而非,前后矛盾,这是因为你不能用一贯的,连续的理论的观点来看他的文章,而必须用当时的历史环境,他的处境,他的政治气氛,他的心态等多方面来理解他的思维。

邓小平看不到毛泽东革命的“高瞻远瞩”的效果,他看到的反而是毛式革命引起的满目疮痍,他认准了中国不能贫穷,他觉得革命的目的就是为了富裕,他认准了老百姓就是要过日子,不能理解这些革命理论的折腾,而这点确实引起了全国的共鸣,也是无可否定的。当然,问题的关键是由于邓小平本身的局限,邓小平本身也无法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提出更好的建设理论,这就必然使得邓小平的改革除了提出开放,分产到户,厂长承包等提高积极性以为,找不到更好的约束和理论力量,就必然使得邓式改革造成诸多的社会问题。

而在政治观点上,邓小平和毛泽东是一致的,因为他们属于一个政党,这也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邓小平政治上跟随毛泽东大半生,让一个政治上的人超越一个跟随大半生的导师级人物,其实是很难的,这和学术不同,这不仅仅要思维超越,更重要的可能要否定自己大半生的历史,这是很难的,也是基本不可能的。

中国官方说,毛泽东使得中国人民站起来,邓小平让中国人民富起来,其实,更可以理解为毛泽东的革命让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试图建立的政权取得了胜利,而毛泽东希望通过二次革命(文化大革命)保持住“政权的革命本色永不变”。但是显然,这次革命,人们支持的不够,认识的不够,这是因为这次革命多少脱离了人民希望胜利后很快幸福稳定的生活的主观愿望,而过于超前和脱离实际,尽管毛泽东的出发点依然是保持长久的均贫富和大多数民众的幸福安康。而邓小平的改革确实让中国民众一下子找到了亲切感,也切实的改变了一些中国民众的几十年毛泽东时代的贫困,但是由于邓小平式改革开始就是急功近利的,就是没有太多办法和策略的,当分产到户,厂长负责等几个程咬金式的板斧施展过后,已经只有“一百年不动摇”和“必须坚持改革不动摇”的口号式目标而缺乏实际的可操作性的具体的如何建设真正的“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建设理论,结果必然只能以“摸着石头过河”而来进行所谓的理论指导。

现在一些人,提起毛泽东,就破口大骂,甚至以国民党反动派的口吻来骂毛泽东;似乎从明朝末期就已经开始逐渐落后于西方工业化国家的古老的中国的贫穷落后都是毛泽东造成的;而有些人,一提起毛泽东,就是无限的崇拜,似乎毛泽东没有任何事情是错误的,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批评的,那种崇拜,比文化大革命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很多读者看我写毛泽东,就来信问我是不是喜欢文革时代? 我不喜欢文革时代,这点我可以确切的说,这并非出于谣传,我父亲曾是一个普通的教师,他听到一些人在批斗一个文教局长,听说这贾局长很有才华,就问,哪个是“贾局长?”,马上有“小将”大怒,你什么人?他都牛鬼蛇神,你还叫贾局长,我父亲说,哦,哪个是贾牛鬼蛇神,马上又有小将大怒,“他是真的牛鬼蛇神,你怎么说是假的?你反对毛主席么?”这只是冰山一角,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时代!当然,我还是相信毛泽东要建立的时代,绝对不是要建立这样一个社会,但是那毕竟是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我们赞美毛泽东,是要连他的任何错误一样要赞美么?

毛式革命和邓式改革,都已经成为完成式,今天的中国,会走向何方,依然取决于民众和世界形势,而不取决任何空中楼阁式的纸上谈兵的疯狂激进的毛泽东崇拜者们,不取决于看到西方月亮都比中国圆的民运人士,也不会取决于希望保持剥削压迫保持贫富差距特权等级差距宣传上智下愚的“特权精英阶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