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真的能压倒一切么?

稳定真的能压倒一切么?

付明泉
2010年4月20日

稳定,是中国改革32年来特权阶层宣扬最多的词汇之一。唯有稳定,才能发展,没有稳定,一定就是战乱就是大家都倒霉,这个说法逐渐被广大民众认可并产生共识。于是还有“稳定压倒一切”的说法。

稳定真的能压倒一切么?中国当红文人余秋雨先生说是。当地震发生后,当孩子家长疑问为什么办公大楼无恙而教学楼很快成了齑粉的时候,余秋雨先生急忙含泪出来劝说家长,中心就是死了几个孩子不算什么,不要闹了,稳定压倒一切,一闹就容易被“国外反华势力利用”云云。

因为所谓稳定压倒一切,一切的不公都不可以诉说;因为所谓稳定压倒一切,奶粉毒死孩子需要忍,因为所谓稳定压倒一切,被调戏亵渎的幼女和家长必须忍;因为所谓稳定压倒一切,一切发生在个体身上的冤假错案被拆迁占地都不可以申诉,如果法院不能公平对待,上访便被称为精神不正常或是“威胁社会稳定”而似乎成了危害稳定,影响人民发家致富的“人民公敌”。甚至要求自由和民主的呼声都被看成是“威胁社会稳定”的因素。

"特权精英显贵”到底怕什么么?是怕不稳定让“人民受二遍苦,遭二次罪”么?那那么多流离失所欲哭无泪的人们早已遭受了巨大的痛苦;“特权显贵”是怕不稳定后人民的民主权利更小了么?显然不是,现在民众又有多大的发言权,集会权,上诉权去反映自己的意见呢?

说到底,特权显贵怕不稳定影响自己的持续发财和权力的丢失,毛泽东阐述国民党时说,蒋介石先生和我们谈判说’务必要保持(国民党)军队之存在”,毛泽东指出,“当然,这个国民党维持反动统治的工具是绝对不能丢的”,现在的特权显贵怕的不稳定不是依然如此么?

改革32年来,我们大呼不走资本主义道路,归根到底说的不是不能走资本主义的经济道路,而是不能走资本主义给与民众一定权利的民主道路,是绝对不能走普通百姓可以批评政府和批评一个政党的道路,是绝对不能走给与民众发言权,集会权,结社权的东西。在这一点,特权显贵告诉民众,我们绝对不能丢掉“专政”这个法宝。但是特权显贵是不是要建立一个毛泽东要建立的“坚决消灭买办官僚资本家,防止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掌权,防止社会贫富分化,节制管理约束和教育民族资本家,坚决打击和镇压黑心资本家的的工农民众拥有财富的社会呢?现实的答案是否定的,改革32年来,中国形成的大特权阶级和大官僚阶级的自私自利草菅人命的凶残的嗜血本性已经暴露无遗,他们对民众的残酷和欺骗和残害已经是比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家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曾经提出的模糊视线的所谓“全民发财梦”和“干部先富起来,先富带动后富”的口号和宣传已经无可辩驳的证明是一个空前的骗局。

尽管社会很难实现绝对的公平和公正,但是稳定的前提是至少大多数民众可以接受的相对的社会的公平和公义,或者基本民众的安居乐业和生命发展权的保证,离开这个谈稳定是毫无意义的。 中国善良的守法的民众没有人不喜欢稳定,如果能最大限度的忍耐,他们是自然就会稳定,如果他们真的能愤怒的发出呼声,那一定不是他们不喜欢稳定,而是他们达到了忍耐的最大的限度。

1953年1月5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党内指示“《反对官僚主义、命令主义和违法乱纪》对于群众来信一事,毛泽东说:“即如处理人民来信一事,据报有的省人民政府就积压了七万多件没有处理,省以下各级党政组织积压了多少人民来信,则我们还不知道,可以想象是不少的。这些人民来信大都是有问题要求我们给他们解决的,其中许多是控告干部无法无天的罪行而应当迅速处理的。"

毛泽东说:”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在我们的党和政府,不但在目前是一个大问题,就是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还将是一个大问题。就其社会根源来说,这是反动统治阶级对待人民的反动作风(反人民的作风,国民党的作风)的残余在我们党和政府内的反映的问题。”

以稳定压倒一切来引导民众,实际上是模糊了稳定的前提含义和其目的,稳定是为了发展,但是发展是为了全体民众,如果稳定中,让人在痛苦中死去,让人在麻木中失去灵魂,让人在冤案中崩溃,那这样的要求民众的稳定本身就是一种犯罪行为。面对要杀人的秦贵族,陈胜吴广和900民工并非不知道不稳定会带来什么结果,他们也更知道自己的稳定会带来何等的祸患;面对来镇压自己的章邯率领的的几十万秦军,项羽和江东子弟兵知道他们的稳定和不稳定代表了什么,而面对日本的血腥进攻,守城的爱国国民党将领和官兵知道他们的稳定和不稳定都代表了什么;而面对全国解放前的中国解放军,也知道他们放下武器的稳定和他们的不稳定的战争给民众带来的是什么。

“稳定压倒一切”,绝不应成为权贵剥削民众和他们嗜血的借口;“稳定压倒一切”,绝对不能成为贵族阶层剥削民众的托词; “稳定压倒一切”的辞令,也永远不成为让民众逆来顺受的安眠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