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苍茫看劲松–透过历史的真实看江青的性格

暮色苍茫看劲松–透过历史的真实看江青的性格

付明泉
2010年4月21日

江青,她身上的话题永远不会停止,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曾是中国三十年代的一个女演员,不仅仅是因为她之前的反叛和她个人的私生活,不仅仅是因为她在那样恐怖时代的的左倾革命派思潮,不仅仅是因为她曾和很多文化界名人的复杂关系,也不仅仅是因为她曾让她的追求者几次试图割腕自杀,更重要的是她后来成了中国一个划时代的人物–毛泽东的夫人,还因为她后来紧跟毛泽东的革命理念,一直到被元老嫉恨,并被大翻身的元老扔进牢狱,判处了无期徒刑。

综合看江青的一生,毫无疑问的一个悲剧,尽管有些哲学家认为,人的一生,从根本说是一个过程,都是悲剧,但是江青的人生悲剧显然的。她享受过一定的权力,但是最终失去了一切自由;她后半生一直试图使自己跟上最先进的革命思维,但是最终她跟上了,成了革命的棋手,但是忽然才发现,她这个旗手恰恰是最不被需要的被抛弃的旗手,而她终生希望自己成为革命派,无产阶级的人物之一,最后恰恰因为这个革命而失去了一切。

当有老朋友给江青带礼品时,江青说,这样不好。并一定要给自己的工资给对方。这后来被说成是她的故作姿态和沽名钓誉,与其这样说,还不如说是她的长期形成的世界观使然。她在那个体制内,不可辩驳的不可避免的享受了普通百姓没有的特权,但是她一直是在试图“保持无产阶级的革命本色”。后人批判她的时候,总是要加上她有女皇梦,我一直没有读到任何实际的证据表明江青要自己当女皇,甚至没有看到她以“第一夫人”的显贵而自居。江青爱好摄影,但是她的设备简单,她喜欢穿戴,但是在那个时代,她也无法做的更好。她试图把自己见到和革命的历程,包括和毛泽东转战陕北的故事,包括自己的人生写下来,这也无可厚非,这也是人的本性使然,而且如果真的能记载下来,也是一部有价值的历史文献。然而,这些被说成了有野心,试图推销宣传自己,实现女皇梦。江青的书法学习毛泽东,她的记忆力很好,她谈过去的历史可以清晰的记得转战陕北时候的每个细节和很多敌方中下级将领的名字。

在规定了20年不许参政,在组织纪律下,她也遵守了纪律。而不论在毛泽东去重庆谈判,还是开国大典,她都在后台默默无声,那时如果给她展露头角,她的年轻,美貌和风采也未必不能成为西方第一夫人一样的焦点人物。

后来出现的江青形象都是身穿军装,说话尖刻的斗士形象,这是那个时代使然,那个时代无数元老不是也都手捧语录,努力表忠么?而江青作为毛泽东的妻子,她的行动无可厚非。彭真曾经第一个高呼毛主席万岁,而刘少奇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让毛泽东都吃惊的怒斥当时和毛泽东斗争的依然是边区主席的张国焘无耻,刘少奇在延安七大上100多次的在讲话中提到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而其他元老们肉麻的吹捧(当然,后来他们都成了反文革的斗士),更让毛泽东都感到过分。

江青在文革中斗倒了一批元老,但是都是毛泽东同意的,在那个时代,没有毛泽东的同意,是没人敢于轻举妄动一些元老的,但是毛泽东革命的最核心的对象似乎针对的也绝对不是工人农民,尽管很多中下层知识分子依然被错误的批判和迫害。毛泽东的矛盾对准的,依然是“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和很多他昔日提拔起来的纯粹做政治工作的所谓“政治委员”奇迹一样起家的所谓元老,那些毛泽东认为未来会成为“未来让中国人民再次受到剥削和奴役的试图走特权资本道路的身边赫鲁晓夫一样的人物”。

江青的性格是倔强的,没有这个倔强性格,就不会有江青后来的一切人生道路,她的人生是不矛盾的,是不低头的,是不屈服的,她坚持了她一贯的风格,而不是如一些文人纤纤细腰柔若无骨,或者如一些权谋元老政治家一样的“今天检讨明天翻案,达到利益就是最好的”。

江青对中国的形势远远没有毛泽东了解,从她的行动看,她也没有全面理解毛泽东发动革命的全部含义和深远思想,这个也是正常的,她不是中国千年才出现的一个毛泽东。但是江青努力在理解主席的思想,也努力在追求她认为的革命,她对毛的反对派都是按毛的理解,她依然是在履行中国“夫唱妇随”的几千的古训,而她本人并没有暗地结交更多的毛不信任的不依赖的任何元老们而来考虑毛身后自己的未来的权力计划。

江青高估了毛泽东身后的影响力,她也低估了稳准狠的政治元老的能力。她忘记了“人走茶凉”,“人死如灯灭”的古训,毛泽东再神勇,也无法管理他身后的中国,也无力再去面对形形色色的他的反对派。江青在法庭上的据理力争实际上是如被放在案板的鱼,要被宰杀的羔羊,已经毫无意义了,她的政治对手只是想借她出气,威慑毛派,拿她祭旗。当然,江青一如既往的坚持了她的信仰,她的执拗的甚至是顽强的个性再次得以显现。

审判时永远一言不发的解放军前政治部主任,国务院副总理张春桥后来说,“我看不到你们(走资派)的灭亡,但是我可以看到你们的腐败”。江青也一直不屑她认为的出来作证的曾被打倒的元老和知名人士,她觉得自己是高傲的,正义的,客观的,她说,“这些案子不是我定的,政治局委员都在场,当时揭发检举并同意,而后是总理签字的”,江青一句话,就能看出那些为了保全官位的元老的人性的灰暗和人格的暗淡。

文化革命是毛泽东发动并主导的,到底是错还是对,还有后代千秋评说,谁说都不能算的,谁说都不能定义的,邓小平对毛泽东三七开(三分错误,七分成绩),并对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说对后人对自己能半开(五分成绩,五分错误)就不错了,当然,今天的中国,把邓小平塑造成了完人,这显然不符合跟随三七开的毛泽东大半生的只是个政治委员的邓小平的身份。

江青对邓小平的态度,也是按毛泽东的教育,帮助,改正,留党察看,以观后效的方式的,很多邓小平的检讨信甚至是通过江青转达到了毛泽东的手中。江青对邓小平的批评都是集中邓小平不同意毛泽东的政治观点上,但是邓小平后来对江青的感情是带有个人情绪的,是显然的长期被打击的大爆发,这和邓小平“重亲情,轻友情”的个性也是一致的。

江青对邓小平的鄙视是人格的鄙视,即检讨翻案的非一致性利益至上的人格问题的鄙视,而邓小平则把江青看成没有韬略,毫无主见的妇道人家加以鄙视,从本质上讲,江青和邓小平的思维和做人原则确实是格格不入的,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毛泽东曾给江青的题诗有“暮色苍茫看劲松”的话,当时毛泽东的意思无人能知,但是从江青一生的追求和性格看,这个劲松二字,的确道出了江青的一如既往的顽强甚至执拗的性格特征。江青,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和其他历史人物一样,总有一天会回归其本来具有的优劣面貌,而不是任何当代人,或者她的政治对手一个决议,一个意见,一段尘封,一个讲话所能定义、概括和总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