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不需要向帝国主义乞讨

中华民族不需要向帝国主义乞讨

付明泉
2010年4月18日

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说,“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向帝国主义乞讨能够活下去,而且会比帝国主义国家活的更好些”。尔后呢,改革的先富起来“精英”告诉我们,毛泽东就是穷苦的时代,我们需要和帝国主义做生意,我们需要招商引资,我们需要融资外资,我们需要更多的外国技术,我们需要和帝国主义友好,我们不要交往穷国。结果呢?一个融资,一个引资,逐渐变成了租赁土地,逐渐变成了严重依靠国外,使得帝国主义开始在中国开设工厂,污染环境,破坏水源,使得我们独立自主研发的东西越来越少,使得我们严重的依靠国外。

曾经依靠民众的独轮车和精神物质的全力支持,中国军队用大炮,小米加步枪和被全部美式装备武装的国民党机械化军队决战,而将之驱逐到台湾,曾经穷苦的中国,依靠一种伟大的不甘受辱的精神,和美国军队在朝鲜相遇,中国军队依然用铁血之躯让美国退到了三八线;曾经不富的中国和苏联在珍宝岛之战,中国依然没有任何退却,曾经依然困难的中国,81岁的毛泽东依然指挥了西沙保卫战。

这就是近代的中华民族,这就是当年毛泽东主席宣布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不论后来者如何宣布“十年浩劫",不论后来者如果宣称国内所谓当时如何混乱,但是中国人民的脊梁是挺直的,中国依然成功实现了原子弹,氢弹的爆炸,我们依然实现了民族不可丝毫侮辱的铁统江山。

直到今天,帝国主义恐惧的中国的力量依然是毛泽东的时代显示出的力量,帝国主义一点点仅存的胆寒依然是毛泽东时代与之几战的余威。改革精英享受着这成果,又大批毛泽东的当时好战和对帝国主义“不友好”的错误。当帝国主义将刀架在我们的脖子上,还有什么友好可言么?

改革32年来,精英特权阶层说要对西方国家“韬光养晦”,多么动听的词汇啊,韬光养晦,对外面,精英告诉我们,我们要韬光养晦,从不要用大炮和武器,我们要忍耐。但是对内,我们却对那本可以和平解决的有语言权的反腐败的学生引导的全民运动,动用了大炮和坦克。而这对帝国主义的韬光养晦之策,我实在看不出和晚清时期的“洋人船坚炮利,再战必亡”有什么不同,我也看不出和那种“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有什么不同,我更看不出和曲线救国有什么不同!32年来,帝国主义从经济到政治,到军事,不断对我们施压,一旦不合他们的意,他们就开始向我们施压,先是资金的鲸吞,然后是“误炸”我们的使馆,接着是撞毁我们的飞机,之后是逼迫人民币升值。他们除了为我们鸣响礼炮欢迎,邀请去牧场吃烤肉,或者大大赞美中国的大国影响力,还做了什么呢?这就是他们给我们的最高礼节么?

离开帝国主义就不好过,那是精英的意思,那是特权显贵的意思,不是中国十几亿人民的意思。让我们重温那句话,那句代表中国人民的思想的宣言,那就是毛泽东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豪迈的宣言:“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向帝国主义国家乞讨能够活下去,而且会活的比帝国主义国家更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