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录

  思考录
                                                                                                                  付明泉
                                                                                          2010年4月15日
 一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小时候不明白这话的含义,后来明白了,这话讲得就是“强权就是真理”。

没有一种体制是最合理的,就如世界没有最美的人。
但是有相对合理的体制, 如果因为没有最合理的体制,就批评一切体制,模糊一切界限,是混淆概念的。

从父母官到公务员的称呼改变,人类已经走过太遥远的路程。
那么实质的改变呢,还需要多远的路程?

尼克松说,法的规范不是体现在纸上,不是在手里,而是在我们心中。
所言极是。

完全依靠人类的自觉来试图去保证政府的廉洁,
就如同完全听命于命运而不去努力的人生。

我小时候受到的好人坏人教育太多了,
以至于我去动物园,也经常要区分什么是好动物什么是坏动物。
我去植物园,也经常想哪种植物更好一些。
仅当笑谈。

在民主的环境中批评专制, 无乏可陈。
在专制的环境中批评专制, 让人钦佩。
在民主的环境中赞扬专制, 让人反胃。

如果这个世界只是按照纯粹理性运转,那是非常可怕的。
如果那样,人类社会将就如同机器人的世界。

经验的东西不可靠,理性的东西也未必可靠。
有个曾说,“怀疑一切”。

嘲笑别人的失败是很幼稚和肤浅的。
每个人,不论他或她出于何种地位,都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发生什么。
大而言之,对全人类的未来,我们人类都不清楚。
爱因斯坦说:我们对自己知之甚少,就如一条鱼,对自己终生畅游的水有了解多少呢?
十一
培根说,“在人生中,妻子是青年时代的情人,中年时代的伴侣,暮年时代的守护。”
我很喜欢这话,说的很美。
十二
事业,工作,专业,志趣这几个往往都是不一致的。
可是在生活中,我们经常把这些搞混淆,误以为一个是另一个,或者是出于无奈。
我们最容易弄混淆的是自己的事业和目前的工作。
十三
在一切关于宗教的理论中,最高明的人不过于使徒圣雅各的话:
“愤怒的感情并不能体现上帝的正义!”
所以正如培根说,“在宗教上,若试图以武力统一信仰,那是违背天意的,这是用上帝的一个训喻去否定另一个训喻。”
十四
“幸福中并非没有忧虑和烦恼,逆境中也不乏慰籍和希望.,” “面对幸运所需要的美德是节制,而面对逆境所需要的美德是坚韧。”
所言极是。
十五
有人说,“生活太痛苦,不想努力了,不如游戏人生。”
但问题是, 在进取和堕落之间难道没有平常人的生活么?
你可以选择不那么进取,但你不可以选择堕落。
十六
历史上有些独裁者很疯狂,但历史学家还是分析了他的功劳和罪过。
但有些人很变态,让正常人无法理解。于是他是无法在人类社会历史中分析清楚的。
人可以疯狂,但不可以变态。
十七
古希腊大哲学家说,“如果我不为了自己,谁为了我呢?如果我只为了自己,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在社会上,有人高尚,做利他人的事情,是人类讴歌推崇的。
很多常人,每天忙着做利己的事情,是自强精神,也是人类所崇尚的。
有些人,因为要利己的原因必须去损人,虽然不高尚,但似乎是人类不可爱的品格,还是可以勉强理解的。
但有些人,损人但并不利己的事情也去做,这些人是不是有性格缺陷?或仇视世界以来寻找平衡?
十八
聪明和精明的区别,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
聪明者是认为自己智商高,但别人也不低; 而精明者却只认为自己智商高,从来不考虑别人智商的高下,或把别人都想成低智商或傻子。
十九
有人说,我不喜欢文学,诗歌,辞赋;这无可指责,但因此就意味着讲话就可以很不文明,很庸俗么?
在文采和俗气之间难道没有平常么?
人可以没文采,但不可以很粗俗。
二十
人说,我不幽默,于是每天不苟言笑。
人可以不幽默,但不可以太刻板。
二十一
富有就意味着挥霍?华丽就等同奢靡? 不能创造美就要去制造丑?
有情调就意味着不塌实 ? 很细心就会变狭隘 ?太柔和就是没风骨 ?不发火就是没性格 ?人类是不是混淆了太多的东西的含义呢?这些东西之间到底有多少联系呢?
二十二
据说有人说自己喜欢谈论鲜血,死亡,眼泪,黑色,阴雨,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喜欢。反正我不喜欢。我更喜欢阳光和达观。
我有时想,如果真有鬼神,他们也必定向往光明和达观。
连经文中都说,上帝也不喜欢听悲惨的故事。
二十三
“沉默寡言的女人文静贤淑。”
“不善言辞的男人老实厚道。”
果然如此么?
只要我们稍加思考,我们会发现,事实上,不排除有些沉默寡言、不善言辞
的人文静贤淑或老实厚道, 但也有这样的人并不如此。
而其他类型的人一样可以文静贤淑和老实厚道。
所以是否可以说,语言多少或语言驾御的艺术性高低与人的内在品行没有直接关系。
二十四
“能力平庸普通的人,不那么骄傲,而且尊重别人。”
果真如此么?
骄傲是人的一种不清醒的自我认识,很多时候和客观情况无关。
凤凰和孔雀骄傲,但不要以为乌鸦和麻雀就不骄傲。
所以是否可以说,骄傲与能力没有直接关系。
同样,尊重别人和人的修养见识有关,和能力并没有直接关系。
二十五
“美女风流,帅哥花心。”
果真如此么?
实际上,美女帅哥受到外界诱惑和感情机会可能多一些,但并非就一定风流
与花心。
没有人能保证不帅的人就不花心。
所以是否可以说,人的外表的美丑和风流与花心并没有直接关系。
二十六
“文人墨客很是浮华。”
果真如此么?
不排除文人墨客中有浮华和浮躁者。但文学和诗歌与其他学问一样,都是知
识,任何学科中都有浮华者。
所以是否可以说,从事的专业和浮华与否没有关系。
二十八
“感情细腻者不可靠。”
感情细腻,只是对感情更细心,更投入。感情粗心者一样可以变心。
所以是否可以说,感情细腻与否和人是否可靠没有直接关系。
二十九
“敏感的人脆弱而且心胸狭隘。”
康德说,敏感是对事物的超于普通的把握能力,与软弱无关。实际上,很多
政治家,科学家,正是有超于常人的敏感才成就事业的。
敏感是人的一种特质,和勇敢,灵感,好奇在一个集合中,与脆弱和心胸狭
隘没有直接关系。
三十
“刀子嘴,豆腐心”。
这句话成了有些人遮掩自己的面具。让人们相信自己是刀子嘴,豆腐心。
但我们稍加分析就会发现,刀子嘴,不排除有豆腐心,但刀子嘴,也有刀子
心。
所以也可以说,是否刀子嘴与是否豆腐心没有必然联系。
三十一
“感情丰富的人不现实”。
感情丰富是感情领域的东西。
看问题现实与不现实是人的一种处世态度。
感情领域的东西可以应用于不同的处世态度的人生中,所以两者是组合关系,而不是因果关系。
三十二
“博学的人一定不精通于一门学问”。
博学是指人知识渊博,并非样样都精通。
认为人的精力有限,所以人们往往认为很博学的人都不精通于一门学问,有一定道理,但不全正确。
因为人的能力和勤奋程度不同,有些人就是在很多方面超于常人勤奋,所以他或她既能精通于一门学问,又能掌握更多领域的知识。
三十三
“柔情和微笑的人太感性,不理性。”
感性与理性是每个人都具有的品格,只是比例和程度不同。
柔情与微笑是人性格和对外人表现的态度,与理性和感性似乎并没有直接关系
三十四
昨天和一个国内朋友谈话,他说,国内的官员都长得一副猪头的憨厚样,但是各个心里鬼精的很.
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坐在台下听领导训话的时候,就已经有这样的感觉。
所以,听了他的话,十分折服。
三十五
云南监狱中死了个青年,司法解释说是在看守所玩躲猫猫游戏自己死的。
一个花季少女跳河,司法解释说少女自己跳河玩,当时几个约会她出来的官家公子在旁边做俯卧撑,所以和他们无关。
躲猫猫,俯卧撑,中国司法解释已经到了连“弱智“都觉得很可笑的地步。
三十六
当全民几乎一个声音怒吼,大家都忙着怒吼的时候,连倾听没发声的人都会被批评,更不要说其他声音。
这个时候往往就要犯很大的错误。
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要反思,越要安静,越要倾听一点杂音。
只因为,这国家和民族有过太多次因为全民一个声音怒吼和亢奋而导致的巨大悲剧。
三十七
从“我允许你讲话”到“你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人类进步了一大步。
伏尔泰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讲话的权利。
三十八
一种感情表现出来有万千姿态,这才是大自然和社会的规律。
就如清末的保皇党人和革命党人两个阵营中,都有很多爱国者。
三十九
肯尼迪说, “我们永远不要因为恐惧而谈判,但是我们永远都不要恐惧谈判”。
在对待一切政治问题上,应有这个态度。
四十
解决很多问题需要大智慧,大胸怀,大魄力,大胆识,大毅力,而不是患得患失,简单粗暴。
有两国多位远见政治家的大气魄,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中美才会建交。
四十一
有人要把体育联系到政治,我们要做的也绝对不是把体育上升为政治。
要是如此,我们就和他们做了同一件事。
四十二
古哲学家说,“真正的勇敢,是体现在最危险时候表现出的镇定和勇气。一个懦夫在愤怒时候也会做出一些极端的行为,但那称不上真正的勇敢”。
苏轼说,“天下有大勇者,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
所言极是。
四十三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是祖先留下的话,而且得到共识。
既然有责,那么就一定要讲话。
既然要讲话,就不一定都要一致,否则一个人讲话就够了。
四十四
鲁迅先生说,“我们要把名人的话和名言区分开来,名人的话很多都不是名言,名言也很多不是名人说的”。
在爱国上也一样,我们需要名言,而不是仅仅名人的话。
四十五
李斯曾说:“是以泰山不让士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
又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在对待爱国的问题上,我们要有这样的胸怀。
四十六
对待民族问题,不可以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更要淘汰暴力的文革语言.
越左越正确,左王路线永远正确的时代应该过去了.
小平80年代就说过, 左对我们的国家伤害太大了.
四十七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话是正确的.
对待任何一次事件,一定要有充分的调查和研究.
要让民众有充分的知情权.
四十八
新闻就是新闻,不要加上太多的评论,不论什么国家的什么报纸.
要允许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四十九
不要搞愚民政策,不好.
小国家可以搞铜墙铁壁的愚民政策,大国搞不了,这种东方不亮西方亮,地大人多的国家是无法搞铜墙铁壁的愚民政策的.
五十
个人崇拜好不好?要不要?
世界很多地方有些人还是喜欢,那就没办法,也不能简单粗暴.
但是如果这个人崇拜是靠误导,洗脑,愚民和封闭搞出来的,那很让人痛恨了.
五十一
爱国也要讲究方式,不是好心就能办好事.
好心办坏事的时候也很多.
五十二
不要搞狭隘的爱国主义,不要搞形式的爱国主义,不要搞激进的爱国主义.
爱国往往是在后面的博弈,是悄悄进行的,是斗智斗勇,不是靠造势和蛮力.
当年土著印第安人也是声势浩大,喧嚣震天的.
五十三
公务员这个词好, 公共服务员更好,要知道自己是在服务,切记切记!
每个人都在服务,为别人,每个人也都在享受着别人的服务,切记切记!
想做凯撒,想做项羽,那痛恨自己生错了时代吧,可以回到那个时代去,那个时候统帅还没有为别人服务的意识.
五十四
培根爵士说,愤怒的情感绝对不能体现社会的公义!
如果能,那就好办了,我们可以找点演员,专门表现愤怒的情感,我向他们应该比我们的愤青表现得好得多.
五十五
从义和团到文化大革命,太多暴力和无知.
愤青们必须读读历史了.
无知很可怕,对无知的无知就更加可怕.
五十六
爱什么都不要爱到极端,爱到变态,爱到娇柔.爱到如演戏,这个时候,不是有问题就是有阴谋.
爱就要爱得深沉,如同实业家.
爱国也一样.
五十七
秦桧爱国么?洪成筹爱国么?李鸿章爱国么?蒋介石爱国么?
我少年时代,也认为他们不爱,或者从来没有爱过.
但是人都是要成长的,大脑是要发育的,信息是要获得的,思考是不会停止的.
很多事情,如同大自然的色彩,不是只有黑白两种颜色那么简单.
五十八
每当我看到愤怒的青年,我就叹息.
如果世界到处都是愤怒的青年,我觉得任何人都无法控制.
如果真是那样,我就搬家到火星.
五十九
赌咒发誓喊声最高的人,往往遇到艰难跑得最快.
历史已经证明过多次.
六十
科学和民主是没有关系的.
科学的东西很多不民主.民主的东西也有很多不科学.
六十一
有爱国传统的国家,人人都喜欢把自己伪装成爱国者.
所以在这样的国家中,伪装的最像的人往往不是最爱国的人.
六十二
中国古代讲中庸之道. 世界本来也是复杂的,是需要平衡的.
但是在爱国的问题上,似乎是越左越极端越没有问题.
如果真是那样,世界一切问题都好解决了.
因为向一个极端去就是正确的,那多容易,估计3岁婴儿都永远正确.
六十三
古代人讲,行万里路,破万卷书,目的是让人开阔,开朗,达观.
换句话说,古人就是怕出现太多的不理智的偏激的愤青.
六十四
青年时代爱国的汪精卫刺杀清摄政王未成而被捕,
与之长谈后,才慨叹原来摄政王不是他想象的猥琐保守,而是通读古今,远见过人。
而且在今天看起来,汪精卫的行为似乎可以称为恐怖主义。
六十五
爱,你就微笑,就表现出你的风度,你就贡献给她最美的一面,
爱,你就不要指责,不要诽谤,就要拿出你的胸怀。
爱,你就不要走极端。
爱国亦然。
六十六
经常看有些刚毕业的年轻记者或拍马屁的老油条记者写的文章,比如“乞丐大部分是伪装的,还城市一个蓝天”。
我看这样的记者真该去好好读读书,修养一下人品。
培根说:“愤怒的情感绝对不能体现社会的公义”。但至少要保持住最后讲话的良心。
六十七
任何人都不要拽,无论此刻你身居何位,任何能力,如何风光。
唐朝末年起义的头领朱温投降唐朝, 被招安后,把老妈从农村接来,说,“我爹朱老五享受过这样的富贵么?”,老妈回答,“他没享受过,但比你受人尊重。” 。 朱温良久无言。
拽的人是最肤浅,最无聊,最弱智,最愚蠢的人,是人类的渣滓。
六十八
有些富贵者和官员,因为经济社会地位上升,于是觉得自己和乞丐的距离已经很远了;
不仅不远,有些似乎和死囚距离倒是更近。
中国有句古话“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还有一句民间之语:“太阳不会永远照到一家门上”。
连法国皇帝,军事统帅拿破仑都说,“从伟大到可笑相差只有一步”。
就如我们现在看沙俄时代的还满拽的可怜的小公务员,是多么可笑?
六十九
人不论多富贵,保持清醒的头脑是重要的。
拿破仑战争凯旋后,贵族们热烈迎接欢呼;他低声和一个将军说,“当我们凯旋时,他们热烈欢呼,当我们被推上断头台时,他们也一样的欢呼”。
七十
听1993年2月17日克林顿的国会中的经济政策的讲话,感觉确实有很多是实际的经济政策和关系教育,医疗的实际解决方案。
我才知道,原来官员讲话也是可以有实际内容的,不仅仅是粉饰,夸张和假大空的。
而且我发现这讲话多次被掌声打断,但感觉很自然;于是,我也才知道,原来鼓掌不是故意的,准备好的,分段分块分节奏的。
七十一
杨佳去上海杀了几个警察,实在不值得歌颂。
但是,让我歌颂因为新婚钱砍伐树木,然后被打死在看守所的李荞明么?似乎也不行。
所以,我决定还是去歌颂伟大的领导者。
七十二
我从少年时代,听到领导讲话,就想哭, 是被感动的。
但是后来见到一些领导,看到听到他们做事,我也想哭,是因为感觉当初听他们语言上当了后悔的想哭。
七十三
我从小就讨厌汉奸。后来,才知道不仅仅汉奸可恶。
就如世界上,臭不可闻的东西不是一种。
七十四
有伟人说,地球少了哪个人都照样转。
其实,还可以补充为,不仅仅少了谁地球都照样转,而且地球其实是转得更好,转得更美丽,转得更潇洒。
七十五
有些东西,还是叫做学说更好,本来就是一家之言。
之所以被称为主义,就是因为有人要拿来吓人为自己谋利。
七十六
有个伟人说,无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现在看很多经济学家的高论,就让我想起这句话。
七十七
有些政治报告,我拼命找点不雷同的东西,哪怕一句,我也找不到。
这样的报告,大家也听得那么认真,我很佩服。
七十八
一说什么某某大师,某某专家了,我就很害怕。
不知道是专家大师名不符实,过于严厉,还是大师本身就是个半讽刺的模糊词汇。
七十九
我对辩证法很是怀疑,是从买车票开始得。里面说量得积累达到质得飞跃。
我春节在北京买火车票,夜里
夜里11:59, 排队到第一个,我去买,说明天才卖票,等到凌晨12点,说票卖完了。
仅仅一秒,就发生质变了,比核裂变还快,质得飞跃。
量得积累呢?
八十
“干部先富起来。”
我从小听到得口号,据说是让干部带头富。
目标有了,
接下来就是方法,腐败这个方式致富最快,这也是改革几十年,干部为什么都选择腐败致富得原因。
八十一
批评与自我批评,这个话有时有点不管用。
因为很多官僚都是一边自我批评,一边贪污的。
八十二
我很讨厌张国焘,讨厌得程度超过讨厌堆积如山得垃圾。
如果不知道这个人,就不要知道了,闻闻垃圾得味道就行了。
八十三
马克思有一次脸色苍白得回来,燕妮问他,他愤怒得说,“他们居然不同意我的意见”。
也是,那么智慧开放得思维,别人怎么能不同意他的意见呢?他说的一定是真理。
后来,我又听说,“实践是检验真理得唯一标准”,到底谁错了呢?
八十四
如果说我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中国一些狗屁经济学家。
如果我说他们得话是放狗屁,那是对狗和屁的双重侮辱。
八十五
如果我们把发财致富比喻成飞翔。那么,中国有些富人,
应该是能幻化成苍蝇的幼虫。
但不论如何,他们将来也会飞翔。
八十六
看到铺天盖地的狡辩和愚弄百姓洗脑的种种言论,
我就想起历史评价商纣王的话,
“他的言语足以掩盖他的过失。”
八十七
在所有的统治中,封闭外界信息的统治者,是最恐怖的统治者。
在所有罪恶中,剥夺人思考权利的行为,是最大的罪恶。
说话绝对是一种权利,哪怕没有听众。
感谢网络,让我有点机会说话。
八十八
爱情没了,感情丢了,就仇杀,真是太荒谬了。更荒谬的是,之后还有人为他的行为辩解。
朱海洋手起刀落的瞬间,他丢掉了一个男子汉面对危机该有的一切风度,一瞬间让自己回到了昆虫阶段。
八十九
人类,终归有一天会用道德,而不是成就来决定的衡量一个人的在社会中的成功与否。
九十
每当读曾国藩家书,我才知道什么叫"自己感觉汗颜"。
每当读泰戈尔的诗歌,才知道什么叫"天使的声音"。
一百
和"有理走遍天下"相比,我更喜欢"有礼走遍天下"。
清楚的记得一个老教授的话,"得理也必须让人"。
一百零一
很多"领导",罗嗦的讲了很多话,好像没有什么印象。
有些话,一句就可以打动人心。比如:
慈悲没有敌人,智慧不起烦恼。
就已经让我折服。
一百零二
我不敢看30年代中国西路军历史,看了,就浑身发冷。
政治斗争本身不可怕,因为对于参与斗争者来说,失败的一方,死也知道原因。
最可悲的是那些无辜的陪葬者,他们到死也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一百零三
在中国近代史上,我最痛恨厌恶的人,毫无疑问是张国焘。
这里不谈他的信仰,但是他在a集团做领导的时候,冤杀了无数他说不信仰a,信仰b的人。
之后,他投靠了b集团, 见到蒋介石先生时,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兄弟在外面胡乱混了这么多年。
当年那些被他作为不忠诚者处理的冤魂呢?
张国焘是人类所有恶毒品格的大全载体。
一百零四
对于总叫嚷要平反的人,真的让人啼笑皆非。
第二次写这个问题,问题还是,
慈禧太后会给孙中山平反么?
真给平反,国父能接受么?
一百零五
文人很误国,因为胡乱说话。
但是政客误国的更多了,数不胜数,所以也就没有政客误国的说法了。
一百零六
大地震后,一个记者问压在废墟下的灾民,“你感觉如何 ?” 。能感觉如何呢?
最好是他在废墟中压着,大家去采访,问问他感受如何。
一百零七
有些官僚总觉得自己很重要,我看他们,远远不如儿童重要,因为官僚对于这个世界,是少一个不少.不是举足轻重,而是无足轻重。
官僚们切记, 千万别把自己当水果, “这个世界少了谁,都照样转”,这话是永远的真理。
一百零八
中国有些官僚素质之低,让人瞠目。
几年前,看一局长,说,用电话IP卡,必须比在电话旁边,不然接不通,我无语。
无知不要紧,随便找本书看看,关键他还要好为人师。
一百零九
有些领导喜欢批示,据说退休了,看了居委会通知也要写:“已阅,原则同意此观点,具体转老伴办”。
老伴也曾是处长,批示“阅,细节同意,具体请转二儿媳妇阅并处理”。
一百一十
父母官和公务员是不是一会事,我到现在也没有清楚。
我记得小平说过,我是中国人民的儿子。
那么我们地方官员怎么可以做人民的父母官呢?这辈分怎么排的??
一百一十一
曾有一个总统的女儿说,我父亲在哪里都喜欢做主角,所以他最不喜欢出席葬礼和婚礼,因为葬礼,死人是主角,婚礼中新娘是主角。
所以我们要记得,救灾中灾民是主角, 不论记者还是官僚,都不要喧宾夺主。
一百一十二
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人民币服务。
有些官僚必须要记得这点。不记得,就容易被注射死刑。
一百一十三
刚有文章写了点批评意见,就开始批判这文章了。
我看还是先别批判了,歌功颂德的那么多了,别刚有点批评就受不了。
一百一十四
走狗往往比主人更凶,这点我们人类能发现。
所以我们发现很多城管保安往往都很恐怖。
因为他们的行为往往不符合人类的规范。
一百一十五
动辄都要歌功颂德的新闻,最好还是不要看,
因为你看了,就会第一,浪费时间,第二,没有收获。
用那伟人的诗歌的话给这样的文章加标注最好,那就是:“不须放屁”。
一百一十六
每当走到唐人街,那高高在上的四个大字“天下为公”,总让我肃然起敬。
尽管那道理如此简单,但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到“天下为公”,我们走过了太艰难太漫长的路程。
一百一十七
总想起翻译家胡风,和他那庆祝国家节日的神来之笔–“时间开始了。”
那五个字,真是表达出了一个公民对祖国热爱和未来新生活无限的憧憬的神韵。
然而,他的经历,他的一生,真的是让人慨叹命运弄人。
一百一十八
培根说“如果一个人不能把爱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他就会将爱施给大众,形成对社会的博爱。”
我觉得这话的前提是,这个人是个善良的有爱心的人。
一百一十九
有人说,看问题要多看到光明一面,这个是对的。
但关键的问题是,如果人类只看到光明一面,从不看到另一面,那就会如一个孩童已经站在狮子大口前,还浑然不知。
一百二十
有人说,性格决定命运。
也有人说,经历决定了人的心态。
所以我们要健全法律,不然,不同的经历形成了不同人不同的心态,然后无限制的做事,会导致全人类命运的失控。
一百二十一
我们常言一个人在社会上是否懂得处事,其实,懂事与否,是与私心和修养有关的。
如果一个人私心太大,从不知双赢,他或她就永远不会懂事。
一百二十二
从一出生,人讲的很多话似乎都与“我”字有关,所以有无穷的烦恼。
虽然不能做到如佛教修养的“无我”,至少在尘世的纷杂中能有一点超越,哪怕把小我换成大我,把我换成我们,你也会发现你胸怀会开阔很多,很多东西似乎一下就明白了很多。
一百二十三
爱,的确是最神奇的情感。
在爱的面前,语言是苍白的。
唯一能超越生命的东西,那只有—-“真爱”。
一百二十四
肯尼迪说:“无知识的自由是可怕的,无自由的知识是徒劳的”。
我们人类从远古无知的自由时代走到有知的自由时代,走了太辛苦的路程。
一百二十五
鲁迅先生说,“从中国的历史上,我看到的两个字:‘吃人’”。
那么类比你可以发现,从一些不可理喻的人身上,你会发现他们的实质就是“太强的私心”。
一百二十六
我生在1974年的中国,在我的课本中,和我学到听到的,中国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作家似乎只有鲁迅。
后来很大了,尽管我也喜欢鲁迅先生,但才逐渐知道,原来那个时代还有其他搞文学的先生;
尤其还有个胡适先生,似乎也是有点文学水平的,对中国文学似乎也是有一点贡献的,似乎也很有才学。
人说:“在中国文坛上,20世纪是鲁迅的世纪,21世纪将是胡适的世纪”。让人遗憾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已经被同时代公认的伟大文学家要到一个世纪后才能被发现价值。
一百二十七
文章如果仅仅用来骗人,那我们就不要写了,那一定是垃圾。
如果可以用语言高捧一个人上天,又要把他摔到地上,那这样的语言也不要讲了。
任何什么家,如果仅仅利用人类的善良的本性来去翻来覆去的宣讲什么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他讲的东西就显得不那么辉煌了。
一百二十八
我们不仅仅需要革命,我们还需要建设和改良。
我们不仅仅需要建设和经济发展,我们还需要人类的道德。
一百二十九
冯友兰说:“历史是个小姑娘,任人随便打扮。”
但历史永远是历史,不论当时如何修改,最终是要回归本来面目的。
这也才是真正的历史。
有一句话就是,“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一百三十
我想,大部分人都喜欢两种类型的人,
一种是真诚相见,心如静水,灵魂透明的;
一种是极端高明,智慧绝顶,无比聪明的;
大部分人应该也最厌恶精明玩点小花招的人,那点狡猾和精明,还被人洞察了;
这就如不高明的魔术师,变个魔术还被观众看出是如何弄的,而他还在故弄玄虚,掩耳盗铃,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一百三十一
一个知识分子,是要有风骨的。
没有风骨的知识分子,是不能称为知识分子的;至少不是个完全的知识分子。
一百三十二
当我在异国时间越久,我越觉得民族的意义。
这就如同有一天发现了外星人,无论怎么样,我们还是地球人。
一百三十三
在国与国的战略问题上,不论我们方式多么灵活,但实质上的寸土必争,利益必取还是对的。
这是因为:土地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海洋领土也是先祖留给我们的。
任何后人都无权转手祖宗之地与他人。
一百三十四
一个地方出事情就要撤职查办地区负责的很高层的官员,这并不一定妥当;因为,确实,培养一个官员并不容易,但一定要有要奖惩分明,有奖惩措施和规则,无规则不成方圆。
威震日本侵略者的明代戚家军曾有训诫“进攻时,前面有水有火,也要奋勇前进;要求撤退时,前面有金有银,也要坚决撤回。”
这讲的就是规则。
一百三十五
拿破仑说,“从伟大到可笑相差只有一步”。
列宁说:“真理向前迈进一小步,就变成了谬误”。
说的都是一个道理。
就如同中国古代南辕北辙的故事,如果其中的主人公知道地球是圆的并要亲身探索,那故事就要改名,题目是让人震撼的,或许就叫 “中国的麦哲伦” 。
此仅当笑谈。
一百三十六
“我们全部的尊严就在于我们的思想”。
所以, 剥夺人类自由思考的权利是最大的罪恶。
一百三十七
被称为“欧洲的良心”的伏尔泰曾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自己意见的权利”。
我喜欢这句话。
一百三十八
我们的语言中,有语言霸权的问题,比如:“我允许你发表自己的观点”,这话是不正确的。
正确的说法是,“你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
人很多基本权利是上天赋予的,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一百三十九
“在科学领域中打假” 是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在科学领域,对新思想和新问题就认为是假,是不是太武断了?
在科学领域,任何人对自己认为是假的问题都有提出自己观点的权利,但在学术问题上,用打就显得过分了,而且把自己的认识就当做客观标准就更可笑了。科学的东西很多都没有定论,很多是实验和探索出来的,是需要时间来考验的,这个和假货假药不同。在科学探索中,今天认为正确的东西,明天可能是错误的,很多我们今天认识的正确的东西在100年前都被认为是荒谬的。连飞机刚发明时,大众都是怀疑的,但幸亏当时没人打假,否则我们今天就没飞机坐了。
所以,谁有权利张开大嘴就胡言打假,你怎么确定是假? 你又不是那个领域的专家?隔行如隔山,不是么?这样看来,那些以打假为生的所谓“科学家”还是该自我检讨一下了。
一百四十
我们对历史人物,太缺乏客观的评价。一个人对国家的贡献和能力,不是任何一个组织和团体可以马上给予定性的,那需要历史来说明。如果非要定性,而且还非要诽谤中伤,那就如很多可怜的小文人在唐初四杰死后急忙否定四杰的才华贡献一样,最后自己只能落得的下场是:
“尔曹名与身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一百四十一
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全说真话,因为有些情况你无法说出真话。
但至少要如康德所说,“我无法说出真话,但我至少保证自己不说假话和保持沉默”。
一百四十二
“纸里包不住火 ”,我小时候就听老师这样讲,那时我就觉得这是句人人都懂的废话。
“水要疏导,不可以堵” ,我小时候也听过大禹治水故事的道理,也觉得这个道理不算高深。
但后来大了,才知道,其实人类常常在废话上载跟头。这样看来,我越来越佩服《大话西游》中的唐僧,话虽然罗嗦,但他知道孙悟空就是常常没理解他的废话。
一百四十三
郁达夫说,‘没有伟大人物的民族,是可怜的民族,有了伟大人物不知道崇敬和爱戴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有人说这话灌输了崇拜论并体现了封建思潮,我不这样认为。
我们更大的问题,确实是忽略了中华民族太多的伟大人物,他们或为作家,或为科学家,或为艺术家,或为国学家,我们未能把他们当做伟大人物,伟大可以是一个群体,而不是个人,也无法比较。你能比较一个政治家和一个科学家谁更伟大么?
一百四十四
中国有句古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现在很多近墨者的问题是,自己变成了章鱼,开始产墨了。
一百四十五
其实,对某些人来说,“坚持真理”并不难,难的是坚持真理后带来的个人损失。
对某些官员来说,“为人民服务”其实也不难,难的是服务就少了很多享受,多了很多劳累。
否则,又坚持了真理,又有了名声,还拿到了实惠,自己又没损失什么,何乐而不为呢?
对这些官员来说,人的私心和为民之心是有矛盾的,是斗争的,甚至已经偏向了个人享乐的一面,他从心里并没端正任何认识,是无法做到为公为民的。
一百四十六
贪污,腐化,被抓,认罪,后悔,检讨是贪官的几部曲。
这么看来,贪官似乎世界观成熟的比正常人晚,因为工作了大半辈子,做了那么高的官员,最后还要忽然明白不要贪,要为人民服务的道理。我不相信他如此愚钝,我想如果真有机会放那些大贪官回去工作,而且证明人都不在了,很多会如那苏醒的蛇,是不会悔改咬人贪婪的本性的。
如果这些贪官之前真没想到贪污的后果,那就似乎连一个小孩也不如,因为一个小孩也知道有些事情做之后的严重后果。
一百四十七
恐惧死亡。
从一出生开始,人就开始恐惧死亡。
与其说人们恐惧死亡,不如说是恐惧死后的未知的世界。
忽然领悟,我们本来就是一无所有,是大自然从无到有的给了我们一切,
我们成长,我们获得,我们感受,我们享受,我们体验到阳光,自然,雨露,亲情,友谊和爱情
之后大自然又需要我们离开,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
一百四十八
我们在世界上,根本拥有的,只有自己的身体和精神,其它皆是空;
很多世人拼命掠夺其他,然后把身体弄坏了,也没有积累德行;
这,不是舍本逐末么?
一百四十九
人须清楚,
自己是自然的产物,都是历史的过客,
如同舞台剧,上场,发展,高潮,落幕,
明白了这个道理,就会学会那人类最高的美德:“宽容” 。
一百五十
对历史人物,我们可以评头品足,
那是因为,我们目前活着,
但终有一天,也有人来评论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
就如克林顿先生说的:“我们通过历史来了解过去,我们今天做的事情就是我们孩子们看到的历史”。
这样看来,必须用宽容和站在一个时代的大角度去客观分析历史人物,而不是一味的指责和鞭挞。
一百五十一
健康活着,乐观、努力、进取、贡献、承担义务。
同时也知道休息,旅游,放松,开心,宽容和达观,享受生活。
此可为身心健康。
一百五十二
狂是违背生命规律的,不论他是工作狂,事业狂,游戏狂,爱情狂…
世界一个著名管理学院院长对毕业生们说,“如果过了很多年我发现你们中有人举止奇特,孤傲不已,不论你在做什么,我觉得你没有成功,我情愿看到的是一个健康的公民,带着健康的儿女和家人在漫步,哪怕他或她事业没那么辉煌。”
所以,中庸之道,就是要顺应生命的自然和和谐。
一百五十三
信仰让人宁静,也让你做事有所畏惧,从而让人内敛和谦虚。 这个是真的,不论你是否愿意相信。
如果你能有足够的能力让自己信仰自己就可以平衡,那也可以,只是很难。
圣经说中,“神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走过青草地,来到可安息的水边,我不怕遭难,也不怕报复,因为你的杖,你的杆,都指引我。
一百五十四
丢弃了道德而得到的名声和财富就如同粉饰的太平和盗窃掠夺而来的财产,是会让人觉得心虚并感觉空幻的。
有大学生问爱因斯坦什么是相对论,爱因斯坦说,“你自己坐在火炉旁边,过了一分钟,觉得是一小时,而你坐在漂亮姑娘旁边,过了一小时,感觉是一分钟,这就是相对论。”
那我们是否可以说,如果你精神快乐,你在草屋中,也会觉得快乐。如果你精神不快乐,你所在的豪宅也就是你的监狱。
圣经中说,“宁可自由睡在旷野,也不和争吵的妇人同住”。
一百五十五
笑比哭好,爱比恨好。
圣经中说:“彼此相爱,吃素菜,强过彼此相恨,吃肥牛”。
当然,我们更希望的是“彼此相爱,吃肥牛”。但我们要明白本末关系。
一百五十六
人性是很复杂的。
不论多复杂,也不过是人的私欲在做怪,如果达观,如果有点达观和宽容,能放下一点自我,偶尔看破点红尘,人也就不那么复杂了。
中国古代圣贤说:“若要戒酒法,醒眼看醉人”。
人生有时也需要这个态度。
一百五十七
有些词汇人类努力让之准确,所以不停的研究和定义。
有些词汇很模糊,但是全人类似乎有共识不去给以准确定义。
比如,爱。
一百五十八
天才如果穿越时空相遇,会是心心相惜,还是文人相轻?
有时,我在想,如果普希金和莫扎特能有一次倾心的合作,会是如何?
一百五十九
力量。
力量这个词很怪,因为我们人类,更多的时候欣赏的一种力量是无形的。
比如,天文学家霍金的力量,全世界都在感知。
一百六十
项羽被包围后,对包围他的汉军说,“言得我头颅者,可封万户侯,汝可过来取”。汉将居然无人敢动。
当猛虎被一群土狼包围后,到底是一种悲壮,还是一种凄凉?
一百六十一
人的语言和行动确实有天壤之别。
所以古人说,行胜与言,确实很有道理。
不幸的是,我们经常用语言衡量一个人,而且是在特定的环境下,这肯定会产生极大的误差。
一百六十二
要求别人总是比要求自己容易。
历史是流动的,后代总可以评价前人,因为前人已经不能起身为自己辩护。
所以,评价历史,必须要有着良心和公正。
一百六十三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我喜欢这话。
爱过,就永远不要后悔。
因为,那时,你爱过。
一百六十四
在感情中,超然和受伤中,如果非要选择一种,我宁愿选择后者。
因为受伤,我依然体验,而体验,是生命存在的重要标志之一。
一百六十五
“萍水相逢,你却给我那么多”。
确实,在我们生活中,有太多的萍水相逢的人,给我们太多。
在生活中,你给与太多的人往往不是给你太多的人。
也许,这才显示出了生活的韵味和复杂。
一百六十六
我始终坚信,在世界所有的地方,人的情感永远是不可替代的。
人情,是永远存在的.
忽视情的存在,而大谈客观,
就如一个男性政治家忽视女人在政治中的巨大力量一样幼稚可笑。
一百六十七
小的时候,听小虎队的歌MY LOVE, 里面有句是,有些话一定要说。
在生活中,有些话一定要说,但有些话千万别说,说了,让听的人觉得味道怪怪的。
一百六十八
人的成功,其实更重要的是在拼心理。
如果能做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确实没有什么不可战胜的了。
有句话叫最难的是战胜自己,确实是至理名言。
一百六十九
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其实,生活的众生都知道早晚会走向死亡,但是没有人因此恐惧。
既然我们面对未来的死亡并没有每天恐慌,在生活中花絮一样的小烦恼还有什么特别烦躁的呢?
一百七十
人不可貌相,说的是天生的貌。
但是人活了几十年后的貌,还真是和自己经营有关,看看显一个人露出的形神,有时还真能看出点什么。
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又说,进门莫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
一百七十一
宽容。
是我时刻要提醒自己的。我做的不够。
伏尔泰说,学会宽容吧,那是人类的最高美德。
但愿宽容成为天下的美德。
一百七十二
敏感。
有时敏感是好的,但是有时真的是对人有害的。
有时,我们还真要学习一点猫的自我,少一点狗的敏感。
一百七十三
在喧嚣浮躁的环境中,保持一种平和和耐心是无比重要的。
很多这样的时候,我都能想起小时候读过数学家华罗庚的一段话:
埋头苦干是第一,熟练生出百巧来,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
一百七十四
在网络上,有时换个词,就会产生不同的效果。
比如把“我”换成“俺”, 把“没有”说成“木有”,
简单一换,就显得出奇的超然。
不过,我不喜欢这种超然,所以从没有用过。
一百七十五
我经常听父母教育孩子要成名成家。
其实,真的从事科学的人,并非在追求成名成家。
如果真的眼睛看着这个,是不太可能达到这个结果的。
一百七十六
过去我们讲精神讲多了,后来开放了,就都不讲了。
其实,人做事情,有时还是真需要一种精神的。
一百七十七
古希腊大哲学家说: “真正的勇敢,应该体现在拥有坚定和稳重的品格,并具有临危不乱的胆识,因为一个懦夫在暴怒之下也会做出卤莽的行为,但那不能称为真正的勇敢。”
所言极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