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战略高度的只重眼前利益的似是而非的“邓小平理论”绝不能指导中国的未来

 

缺乏战略高度的只重眼前利益的似是而非的“邓小平理论”绝不能指导中国的未来

付明泉
2010年4月15日

邓小平的理论集中体现在他的三卷文集中,而第一卷本质上是他做普通政治委员时候的执行政策的一些讲话,谈不上什么自己独创的东西。他的核心一些理念,即被称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东西实际上是在他的第二卷文集中。从他的1975年1月的《军队要整顿》的讲话一直到他的1982年8月的《中国的对外政策》,可以说是他基本想法和治国理念的合集。那么邓小平到底有哪些理念?有哪些想法,是超越的,前瞻的,有价值的,能够指导中国未来的呢?

 
从1975年复出的邓小平有多个战线发言记录在他的文选中,邓本来是一个政治委员,他既不精通于军事,也不精通于政治,从后来的他的文章看,他也不是一个高瞻远瞩的战略家,说他是权谋家和政客更加符合他的身份。他的《各方面都要整顿》(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十月四日)集中体现了他这个时候的思想,那就是他不在台上的从1966年开始的政策都是不对的,但是哪里不对呢?他是否做了调查研究?他是否从军事政治经济各个方面看到了全面的例证和统计数据?他在1966年开始,更多的时间是用来写检讨和保持和毛泽东的联系上。他如何能知道如此多中国的实际情况呢?

邓小平理论的第一个核心内容是所谓的“整顿”,也是对文革的拨乱反正,实际上,文化革命和任何革命和运动一样,有其弊端,有其成效,绝对不是简单的“十年浩劫”所能解释的,如果从历史的科学的态度,文化革命是中国试图进行一次从下而上的政治监督腐败运动,横扫一切旧文化旧礼教的文化运动,只是这个运动不切合于当时中国的政治状态和社会状况。把自己没有参与的历史就写为一片漆黑,就要整顿,是邓小平历史观的一个特点。整顿并不是简单的问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邓小平忽视中国当时的现状和经济的实际发展,而仅仅以整顿为名义,实际上是对中国亿万劳动者,各级领导干部多年工作经验和工作努力的一扫而空。如果都是这样整顿的化,我们可以以任何名义在任何时期以社会黑暗面为借口,进行一切横扫和整顿,这是孤立的,片面的,静止的看问题。

邓小平理论的第二个核心是“发展经济”,但是这个发展经济不是高远的,不是崇高的,不是引导民众,去掉愚昧思想的,而是顺应‘人本私心”的所谓尊重现状的,如果人一切都按本能,那何必要建立一个新的政权,清帝国的封建社会,北洋军阀,国民党统治时期人不是一样有私欲知道发财致富么?何必要绕一个圈,继续这个低俗的简单的人的私心的单打独斗的发财梦呢?这个“发展经济”仅仅以发财为目的,以拿来引进而不是自主创新,自主研发为目的,以至改革开放32年来,我们依然在吃1978年前的科学老本,国防科研吃老本,但是科学上,连一个自主的汽车发动机,自己的电脑芯片都研发不出来,这不是十分可笑么?这不是社会长期重商贾,轻科研农耕研发有关么?古代封建社会提出了“以农为本”,资本主义重视贸易的同时,牢牢把握住自己高科学的阵地,我们除了出口创汇,除了如非洲一样开发自己的祖先的稀土矿产资源,除了用几亿件出口的衬衫换回一个对方的飞机,还做了什么呢?这样的发展经济,推翻了一切道德,破坏了一切资源,丢失了一切自主,失去了一切灵魂,还有什么意义呢?最终的结果必然是黑心资本家和利欲熏心的个体在发财梦的指引下,没有约束的丧心病狂制造假货和毒食品,这一切都是在低俗不堪的发财梦和所谓“发展经济,经济发展了,一切都解决了”的指导下产生的。 古人讲中庸之道,很多事情是平衡发展制约的,就如动物界的食物链,如果总是无限突出经济就能解决一切社会问题,那么要那么多圣贤书和宗教做什么呢?

邓小平理论的第三个特点是韬光养晦,不出头。实际上,这个不出头,本质不是真不出头,是靠向西方社会,而不是靠向和我们更接近的国家,曾把我们抬入联合国的国家,曾和我们一切保持战略的国家。结果就是,我们不去欺凌我们的帝国主义国家折腾,他们就来我们附近折腾,今天台湾问题,明天贸易问题,这所谓的韬光养晦是一个非常短视的,丢弃穷朋友,巴结富人的急功近利的小市民都有的小眼光。有人说,支持穷朋友,多不好,还丢弃钱,有钱我们自己用。但是关键的问题,正是这些穷朋友(虽然少数背信弃义),在长期的战略中,在关键的时候,他们总能坚定的支持发展中的中国,觉得中国是他们最可信任的朋友。改革32年来,邓小平的外交战略使得中国失去了很多铁杆朋友,中间朋友,很多曾经的国际朋友国家对中国半信半疑,西方国家却从没因为我们的所谓不出头,友好而放弃对我们的敌视。不相信,你听听历届美国总统的演说,对社会主义和中国的说法,就不言自明了。

邓小平理论的核心就是“发财”,“发展”,“不动摇”“招商引进”“合作合资”,这些貌似很进取的口号,实际上小作坊主做生意一样的急功近利,不顾朋友,不顾道德的短视。对内,对不择手段资本家和官僚特权十分纵容,经济犯罪至少也不能升一级吧,至少要开除党籍吧(邓小平语)。对外,以不出头韬光养晦之名,缺乏长期战略,对西方一味软弱,美其名曰积攒实力,而历史来看,任何这种以积攒实力,曲线救国的方式,最后既没有力量,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够再次展现实力,因为风骨已经消失。

毛泽东痛斥美国前国务卿艾奇逊时说“西方进取性,西方把对中国人民的文化侵略,经济剥削说成进取,说的多美妙啊,可惜这种进取,不是进取到西方去,而是进取到中国,引起了所谓中国人民的骚动和不安(被压迫和革命)”。

邓小平理论,本质是先以整顿为名义重新评价历史,突出自己的历史地位;包括隐匿自己不光彩的历史的修正历史,接着就以“人的私心和本能”为源,以发展经济为说法,推翻一切道德和约束,又以发财致富,联合取胜的说法鼓励拼命开采中国的地下资源,引入外国资本,实现了对中国全面的剥削和侵占;最后以一百年不动摇的所谓韬光养晦的方式投向西方并一直被西方敌视。

中国不是元老的国家,中国不是特权的国家,中国不是只有发财梦的国家,中国不是可以推翻道德的国家,中国不是不和贫穷搏斗但是不是只为发财的国家,中国不是可以总忍气吞声的国家,中国是一个大国,和西方大国是资源争夺的关系,不是投向西方就可以结交富国就可以和西方友好的国家。似是而非的邓小平理论绝不能指导中国的未来,不能给出10几亿中国人民努力的指导方向,更绝不能指导中国一百年不动摇。

中国是个5000年历史的古国,是一个有3000年文明可证的大国,中国只有挺起脊梁,对内实现平等,对外实现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保护我们的国土资源,保护我们的矿产资源,保护我们的水源资源,保护我们的人力资源,保护我们的后代健康,对大资本实现节制,对官僚资本和特权阶层实行绝对的镇压,对民族资本实行法律框架内的发展和监督,实现对赤贫和贫困阶层的教育鼓励和政策的激励发展和扶助,对广大民众实现广泛的言论自由,行动自由,迁徙自由,思想自由,并有全社会的严格的法律保证和道德舆论约束,中国才会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