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国社会特权显贵令民众昏睡的三种药

当今中国社会特权显贵令民众昏睡的三种药
付明泉
2010年4月14日
 
在当今中国社会,有三种药品引民众昏昏欲睡,令民众睡而不醒。
 
一曰色。 马上有人跳起来说,“食色性也,人类永远都会谈色”。但是关键的问题是,爱情是永恒的主题,不是单纯的色。任何时代,凡是很让人进取的积极的爱情故事,无不和那个时代的政治和社会发展相联系。美好的爱情故事也绝对不是单纯的两个人与世隔绝的缠绵。罗曼罗兰说过:“为了爱情,把一切生活的意义竭力摧毁,是不可取的,因为大树一倒,藤萝般的爱情就失去依傍,两个人就在爱情中毁灭”。 培根说,“一切伟大人物,只要英明永存于世,没有一个是因爱情而发狂的人”。 实际上,在今日,因为政治的敏感性,特权显贵的无进步性和言论的控制,全社会的舆论,特权显贵的引导,或民众自发的必然就是转移到了人类最原始的情爱,而且是很低层次的,和任何东西都脱离联系的,不能联系社会任何进步思想和社会时事形势的情,这就导致了最终只能谈色,只能是单纯的谈情,谈缠绵,最终只能沦落成色和性,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最大的悲哀。翻开小说杂志,八十年代那种反思文学,伤痕文学不见了,那种朝气蓬勃的把小爱寄托到大爱的文学也不见了,除了二奶,小三,一夜情和与世隔绝一样的男女之爱,你已经很难找到《爱之上》,《人生》,《有只鸽子叫红唇》那种和时代紧密联系的小说了,其中的主人公会谈到社会,而社会状况会有极强的时代感。曾有一段时间,满清的皇帝戏,琼瑶戏铺天盖地,人们只能曲折的期盼的希望来一个清明天子或者进入童话一样的爱中逃避着残酷的乌烟瘴气的社会的现实。 一部蜗居,算是石破天惊,天下都在议论纷纷,尽管没有涉及到政治,总算接触了一点社会现实。艺术来源生活而高于生活,不和社会实践结合的作品是缺乏生命力的,显然蜗居虽然没有接触敏感的政治内容,但是至少反映了这个噪杂时代的特征,从这一点,也使得蜗居能成也会成为民众喜欢的作品。据说蜗居演了之后,有高官显贵反对,意思是暴露了太多太偏,后来网友愤怒,找到这个家伙,全民搜索他,后来一查,居然是个大贪官。看来这个贪官反对的确实很对,他是必然反对这样一部可以暴露他本性的作品的。而其他的作品,一涉及64的事件,哪怕一点,一涉及一点谈论敏感内容,马上被封杀,哪怕这个作品只是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特权和显贵希望民众不要谈爱,不要谈情感,只要谈色,只要谈性,当然,这个性也要显贵看着顺眼,不顺眼,也封杀了。而全社会,毛泽东时代曾经消亡的娼妓和青楼以其他名目繁多的名义,以繁荣经济的名义,再次卷土重来,所有封建社会和百年来中国权色交易和性开放的丑恶面,一样不少的摆到中国社会上。
二曰财。全民向财看。政治不能谈,军事不能谈,外交不许谈,国际政治不许谈。从80年代末那次反贪污的席卷全国的人民运动后,出现了全民对政治的失声。爱国就是要发财,不发财就是不爱国,离开发财谈其他都是不爱国,被批判为不是误国就是卖国,要不就是被冠以不务正业。当然,这个发财,是在特权显贵处于绝对垄断的占有优势的状态下开始的。毛泽东时代“全民集体奉献播种”,而今日中国的则是“少数特权显贵的收割”果实。这本身就是十分荒唐的逻辑。对民众来说,除了下岗,就是被征地,除了被歧视,就是被欺压,哪里有什么发财?对民众来说,发财这是梦魇。而对一些试图爬到上层的小白领来说,随着高涨的房价和日渐失业,这也仅是个迷梦。只有对高层显贵,买办官僚,才是真切的梦到现实的实现。在这个过程,特权显贵犹抱琵琶半遮面,对资产阶级欲说还休,让民众感觉资本主义不是个坏东西,只是他们不好意思实行;对社会主义信誓旦旦,但是让民众感觉毛泽东时代就是贫穷;社会主义就是贫穷而望而却步;特权显贵绝对不告诉民众资本主义有什么好东西,也不告诉毛泽东时代的理想社会主义的好东西,在这半遮半掩中,努力去欺骗民众,引导民众继续着发财的迷梦。
 
三曰赌。全社会对赌明禁暗开。实际上,是在鼓励和引导民众在勤劳致富发财梦破灭之后,靠彩票和奖券去获得巨额财富的梦继续维持那个可能会清醒的梦。官场,商场,职场,各行各业,都形成了庞大的贿赂网,“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封建落魄文人写的东西,“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的路易十四的最腐朽王朝的语言统统成了引导民众赌贿发财发迹的座右铭。社会出现了空前的道德空白和道德沦陷,全社会陷入一种“不论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的利益至上状态,甚至出现,“让别人看出是抓耗子,偷别人抓的耗子,弄假耗子当真耗子装好猫拿好处”的更恶劣的损人利己损公肥私的恶劣状态,甚至出现空虚的“害人害己”,“不利己也损人”的恶劣情况。
 
这色财赌的三种药,只是特权权贵引导民众昏睡的主要三种,其他如骗而发迹药,粉饰虚张药,因循苟且药,随遇而安药,国外威胁药,爱国稳定药,哭泣同情药,不一一而论。这色财赌的三种药,也足以让民众混混而睡,绝不看社会,绝不看政治,只是“把买房作为全部人生岁月的最高的奋斗理想和目标”,不论房价是否已经高过天上的北斗星,从而让特权显贵永远享受的荣华富贵,过的红光满面,赚的是肚满肠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