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社会就是吃喝嫖赌抽的物欲社会么?

共产主义社会就是吃喝嫖赌抽的物欲社会么?

付明泉
2010年4月14日

人类发展了几千年,人类到底要建成一个什么样的理想社会,是一个一直争论不休的问题。正义,公平,平等,博爱这些看似简单的词汇,实现起来确是万分艰难的。 在风雨交加的被役使去修长城的900个看起来太微不足道的最底层的民工,却以一个震烁千古也无限发人深思的口号开始了埋葬梦想千秋万世的大秦帝国运动,那就是陈胜吴广开始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当任志强说出了“青年人要以买到好房作为人生的崇高理想”时,我们不能想像,如果按照这个崇高理想,这还是那朝气蓬勃,活力无限的中国青年么?这还是那些具有五四精神的反抗落后压迫的中国青年么?这还是梁启超所颂扬的“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的中国青年么?这还是毛泽东在莫斯科说出的“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就像早晨89点钟的太阳”的中国青年么?

第一个从哈佛经理学院毕业的唐庆华先生曾说过“人类与命运的搏斗中,必然包含着与贫穷的搏斗”。我一直相信这点,但是另一个问题是:“人类与命运搏斗的全部含义是不是就是仅仅和贫穷的搏斗?”人类的全部生命和崇高的追求是不是就是发财梦的实现?人类的全部享乐是不是就是物质的全面“高规格”的享受?

人类文明社会有据可证的有几千年的历史,这几千年中,人类的个体生命的长度很长历史时期以来没有大的增加,但是人类生命的宽度和充实度却有大的增加;人类的物质享受的改变并没有增加人类的寿命,人类纯粹物质的享乐是比古代更好了还是更差了,依然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但是一个显然的问题是,人类的科学更进步了,人类的发明的东西更多了,人类享受的更丰富了,但是人类有这些就够了么?这些就是人类的全部追求么?

显然这是不够的,不然,人类就无法区别于动物界,人类从有文明记载起,就开始了孜孜不倦的精神追求和思想追求,从三大宗教到无数的哲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经济学家,都从人类的更高层次和更大意义上寻求人类生活的更广泛“更有意义”的价值。任何社会,任何阶层,人们曾形成的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人类需要精神世界的充实,人的最高价值依然是精神丰碑而非纯粹的物质享受”。爱因斯坦说:“艺术,科学和宗教是一个树的三个分支”。他又说,“我们人类对自己知之甚少,就如一条鱼,对其终生畅游的水有知道多少呢?”

从亚当斯密到大卫李嘉图,一直到凯恩斯,他们都在探讨经济学意义上的人类的发展和创造规律。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合适的社会形态和社会结构。卡尔马克思认定自己找到了真理,那就是共产主义的社会结构。他认定这是一个最能为人类谋福利的事业,他曾形容这个事业时豪迈的说:"如果我们选择了一条最能为人类谋福利的职业,我们就不会为她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一切人而牺牲,到那时候,我们能得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的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属于亿万人民,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将洒下热泪”。

当然,蒋介石先生不这样认为,他从苏联回来,坚定的认为共产主义的理想是好的,但是实现的状态并不理想。出于各种私利和历史原因,他把共产主义描绘成了“青面獠牙,共产共妻”,这让很多拥有豪宅绸缎金条,拥有三妻四妾的大地主大资本家们很是恐慌,他们似乎已经看到那些“翻身”的穷人正冲进来,夺走他们的妻妾,拿走他们的金银绸缎,占有他们的房屋。当然,如果让他们看看今天的中国,他们不但不害怕,也许还能弄个官员当当。

据说,前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也说出了“如果你个人大权在握,那你就不仅仅是社会主义高级阶段,而是进入共产主义了”。体现了他对共产主义实现的困惑和思考。而他所形容的共产主义,显然依然是物质至上的,特权专制的唯我独尊的所谓个人“共产主义”。

然而,改革32年来,中国社会呈现出了“发财就是真理”,“物质利益至上”和全面的“拜金主义”。能人主义,显贵至尊,有钱就有本事这些人类还未进化好时的远古时代就有的不高的物欲追求成了“盛世价值”。脆弱的道德鼓动和宣传抵挡不住物质享受和疯狂的物质膜拜。人类的精神世界开始转向了“发财就是真理”的“发财就是能人”,“有权就是高人”,“不论过程,成了就是英雄”价值观。整个社会出现的攀比和状态已经使得很多人理解共产主义就是有吃,有喝,有情人,有赌,有抽的社会状态。

如果这就是我们苦心实行的主义,那么在几百几千年前我们就已经实现了,如果共产主义真的就是高级的吃喝嫖赌抽的而不是人类的道德空前高尚奉献的社会,那么这样的社会,还是最好不要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