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过后无所谓拥有–毛泽东身后的中国

风雨过后无所谓拥有–毛泽东身后的中国

付明泉
2010年4月12日

1976年的9月9日,一个影响世界,掌控着中国的领导人毛泽东去世了,有弹冠相庆的,有放声大哭的,有泪如雨下的,有心神不宁的,也跟从落泪的,有涕泪滂沱,也有惶恐不安的。

毛泽东去世了,他再也无法继续他的思考和他的理论,他再也无法领导他的革命和建设,他也无法继续他激情的演说。他的继承者各怀心事的隆重地举行了他的葬礼,在宏大忧伤悼念的背后,是各派势力的暗中角逐。他领导的党政军的人物都高喊要继承他的思想,不论是“世世代代高举毛泽东旗帜”(邓小平语)还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华国锋语),“始终坚持毛泽东同志对资产阶级和走资派的革命理论”(张春桥语)。

毛泽东在大半个世纪中,依靠他的清晰的头脑,渊博的历史军事政治才华,过人的胆量和其天才的个人魅力,不可辩驳走上了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地位,党内的万千政治委员,党内的万千将军,党内万千文人无可辩驳的主动和被动的承认了他的过人的能力和领袖地位。

在多年的革命斗争中,毛泽东发展了他的军事理论,他的政治理论,他的外交理论和他的哲学理论。他的世界观是唯物的,斗争的,联合的,他要改变这个世界,改变中国千百年帝王统治,儒家文化等级观点森严的世界,他试图建立一个超越民族民生民权资本主义的状态的社会,试图建立一个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没有特权,没有权贵的理想的社会主义社会。

他的思想最终被整理为四卷,而没有第五卷,他建国后的思想,他认为的最大的防止特权资本主义,走资本主义当权派的革命和建设理论。他的夫人,亲人和他的跟随着也以宫廷政变的方式被逮捕,被形式的宣判为“资本主义分子”而分别判处无期徒刑和有期徒刑。

毛泽东身后的中国,他的思想确实被高举了,高举到了很长一段时间,很多青年人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思想了,很多人除了知道毛泽东时代是穷折腾,没干过什么好事,吃不饱饭以外已经一无所知了。人们知道的就是毛泽东让中国人民变穷,制造了中国的十年内乱,使得中国闭关锁国,总之,中国的一切祸患,都是毛泽东这个人造成的。

然后就是我们知道的,人们在新的所谓的邓小平理论的指导下开始了发财致富,人们的衣服华丽了,人们的食品丰富了,小平你好被高举出来,人们一下觉得世界美好了,人民富强了,国家安宁了,小平伟大了。

当改革过去了32年,当1989年夏天的枪炮声震撼了世界的时候,当老工人发现自己被奋斗多年的工厂扫地出门还不如一个乞丐的时候;当人们发现自己的家被房地产商无端要求拆迁的时候;当人们发现有权力的人都在利用手中的权力进行“干部先富起来”的时候;当农民发现自己的土地被以建开发区兼并的时候;当很多老人看着多年的前保护的森林被毁坏的时候;当人们发现官员都口是心非,逢场作戏,己所不欲偏施于人的时候;当人们发现,人们已经在不公平的起跑线上和不同法律条文之下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当人们听到大资本家高喊“买不起房子就回农村,青年人,要把买房作为人生最高奋斗目标”的时候,当人们看到“旧社会”的“黄赌黑”“官僚剥削特权贪腐”全面回归的时候;人们终于明白了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干部先富起来”,“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特色的真正含义,也终于明白了一切毛泽东反对的东西,一切毛泽东憎恨的东西,一切多年前革命的对象和敌人都回来了。

毕生奋斗要做一个“特殊材料的人”的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被毛泽东教育的老人们失望了,那些新的曾经欢欣鼓舞以为西方依法治国有民主民生民权的社会要来到的民主运动的人士失望了,中国的权力阶层郑重的宣布,我们现在要改革掉毛泽东提倡的东西,我们也“绝对不走西方的道路”,走什么道路呢?那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这个社会唯一的社会主义,就是要坚持党的领导,和“政策的一百年不动摇”。

我看过一个话,不知道是谣言还是真实,说毛泽东身后,老年叶剑英说毛泽东是“军事天才,外交笨蛋,经济白痴和政治流氓”,如果叶剑英没有说过此话,那是造谣者的无聊,如果他真说过,我觉得叶剑英应该是白痴和流氓的混合体。如果跟随毛泽东一生的叶剑英说他和流氓白痴混了一生,那他自己又是什么人呢?实际上,我知道的叶剑英,除了张国焘时期他的密电一事说张要谋害毛泽东立功(后来没有证据表明),和后来宫廷政变帮助邓小平上台,就没有看到其他他的文韬武略了,而叶剑英80岁有20岁女友的风流故事倒是客观事实的。

毛泽东如一个家长,他的管教让所有的老干部和老部下又气又怕,邓小平上台后,紧紧的敏锐的抓到“人的私心”的老干部的脉搏,让所有的老干部和子女在经商权力上获得大的好处,于是,邓得到了从军方到政界曾经被毛泽东批评训斥甚至打倒的老干部的鼎力支持。邓小平终于在“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口号声中,实现了全国的全面唯发财论。

古人讲,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是邓小平把后一句去掉了。他的核心是“君子爱财,不论其他”。他的很多讲话似是而非,但是有一点是不动摇的,而且是一百年不动摇,那就是“发财”。这也成了中国特权贵族阶层32年来的座右铭。

毛泽东试图用教育和批评的方式,用他全部的晚年,全部的健康,全部的力量,进行了对一切旧礼教旧官僚的“横扫”,但是他远远没有邓小平用经济方式横扫道德来的彻底,邓小平等更喜欢“闷声发大财”,不需要考虑更多的宣传,更多的教育,只要“硬道理”就可以把一切文明都推翻了。

发展是硬道理,什么是软道理,没有什么当代社会学家告诉我,我只是学习过名词“道理”,从没来不知道还有这个道理的集合还有子集–硬道理和软道理,我想,特权显贵们的软道理的意思应该是“宣扬,文字,道德”和发财没关系或者影响发财那些东西吧。

一个硬,开始了贪官的横征暴敛,开始了全社会全面执行唯生产力论,开始了引导的全民的不考虑道德的发财梦,开始了国家的千年道德的全面沦丧。一个硬,开始了官倒走私,贪污公行;一个硬,使得本可以谈话和平解决的学生运动演变成暴力的全民族的悲剧;一个硬,使得全社会唯利是图,空前浮躁,一个硬,使得毛泽东苦心经营社会千疮百孔,百毒重来。

毛泽东喜欢用风雨来形容他和他领导的革命和建设,他也试图用这场甚至全民还不太理解的风雨来席卷中国,荡涤掉一切污泥浊水,为此,在他能突破的时代局限和思维局限下,他努力和官僚特权,封建腐朽,愚昧落后,特权贵族的大资产阶级,欺凌弱者的帝国主义和唯生产力论奋斗了一生。当然在风雨之后,今天的中国已经看不到他试图建立的理想社会的影子,甚至影响,按照闷声发大财的权贵的利益论和邓小平黑猫白猫实用论,毛泽东没有留下什么, 毛泽东没有巨额存款,毛泽东也没有让毛家从此富甲天下。但是正如那句话“风雨过后,无所谓拥有”,正如邓小平拒绝承认自己领导的反右和批判刘伯承军事斗争路线的错误,邓小平隐匿掉粟裕在淮海战役中历史功劳一样,不论邓小平如何修改毛泽东思想,使之与最初的毛泽东思想南北迥异,毛泽东、毛泽东思想以及其的影响实际上都已经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不论人们爱之恨之,都将是消不没,抹不走,去不掉,挥不去的而无法忽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