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到的圣者—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

忽然想到的圣者—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

付明泉
2010年4月10日

我读高行健的作品不多,但是感觉都很深刻,我还是在初中86年左右,读了他的中篇小说《有只鸽子叫红唇》,对青春少年的我,可以用震撼和冲击来形容,那里面的快快,公鸡,肖玲是刻画的是那么的个性鲜明和有时代感,他们的对话是那么的生动有趣,发人深思。

后来知道他获得了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而这个文学奖,中国国内知道的人很少,我也是那时,第一次看到了那部《一个人的圣经》的作品。高行健,这个已经70岁的老人,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灵魂在高处的”深邃的圣者。

 当今中国的社会,早已不是毛泽东试图建立的社会,也绝对不会是高行健在迷茫和困惑中试图寻找到的理想主义的民主民生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国的社会,在疯狂的颠簸中,在追逐眼前利益的唯生产力论黑猫白猫理论的似是而非的理论的指导下,在权力的控制下,颠簸的划出一个中国特色两极分化特权阶层唯利是图的社会,也在民众中划出一个巨大的时代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