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惊叹–邓小平和赫鲁晓夫

历史的惊叹–邓小平和赫鲁晓夫

付明泉
2010年4月10日

有着黑白墓碑的独特的赫鲁晓夫墓成了前苏联的历史。而邓小平也已经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然而多年后让我们回头看这两个影响世界的政治人物,我们才发现是如此的惊叹。

斯大林死后,在苏共20大上,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震惊了世界,这个报告,之所以震惊世界,更震撼了当时的社会主义阵营,这是因为被奉为“世界的共产主义的领袖,领导苏联卫国战争的统帅”的斯大林一夜之间成了暴君,独裁者。整个阵营骚动了。不论斯大林到底如何,在中国这样一个讲究君子做事情要“光明正大”的文明古国中,赫鲁晓夫的举动是让人鄙视的。当时的邓小平率领中国团参加中途离开,回来后受到了毛泽东等的肯定,之后就开始了中苏交恶,赫鲁晓夫一夜之间撤走了所有苏联专家,中国也开始了勒紧腰带去归还苏联的债务。

赫鲁晓夫全面批判了斯大林,中国对斯大林进行了三七开,即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斯大林到底如何,留给后人研究。但是赫鲁晓夫的举动让西方喝彩一片,而赫鲁晓夫也自认为自己远远超越了斯大林,实现了社会主义的真正繁荣。赫鲁晓夫访问美国后,在北京和毛泽东见面的时候,带着脏话表达了对美国的发达的无限崇拜,让毛泽东十分鄙视。毛从人格和作风上真正鄙视这个光头,做秘密报告的政客。毛也拒绝再承认赫鲁晓夫是阵营的领袖。当然,真正的中苏交恶是从赫鲁晓夫要租借中国海港,搞联合舰队和长波电台开始的。从此,毛泽东的中共和苏联的中央开始了谁是社会主义谁是修正主义的全面论战。这也成了毛泽东晚年考虑最多的问题,就是谁是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谁会在他身后建立赫鲁晓夫试图建立和所谓改革出的官僚特权贵族阶层,建立出一种貌似自由的特权专政控制民众的崇拜西方的非社会主义非资本主义的不伦不类的社会模式。

赫鲁晓夫对西方本质是恐惧和羡慕的,他的政策外强中干,虎头蛇尾,虚张声势。他搞了古巴导弹危机,在美国当时肯尼迪政府的强硬回击下,悄然灰溜溜的撤退;而柏林墙的建立,更是对西方从道义到形式的全面失败。赫鲁晓夫试图改革,但是最后的结果让苏联经济停顿不前,而他粗鲁的作风,更让世界为之惊讶。而他自己,也一样成了秘密的牺牲品,他在黑海度假,被隐蔽的中央全会悄然以健康为由撤销了一切职务,灰溜溜的交出了全部权力。

邓小平曾被毛泽东批判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的二号人物(一号是刘少奇),毛泽东更担心的是邓小平等人要建立一个之发展经济,不管其他的,倒向西方的,只变卖资源,兼并土地,照顾少数权贵,而不顾及社会分配形式,只考虑短期利益,而不考虑长远战略的的“修正主义走资路线”。毛泽东更担心他们成了"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而邓小平在1980年重新上台后,也对来访的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说出了“我们不会像赫鲁晓夫对待斯大林那样对待毛主席”。说出了他和毛泽东长期的纠结。

但是邓的确和赫鲁晓夫有很多共同之处,他们都走了和前任不同的道路,甚至是截然相反的。他们本质都是对西方充满好感并向往的。但是邓的高明在于他没有做任何秘密报告,而是直接三七开了毛泽东,而且拉着很多老干部一起起草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决议我读过多次,我觉得不够客观,这个决议既掩盖了邓小平参与甚至扩大化执行毛泽东的很多政治运动的问题,也缺失了对中国建国以来经济建设若干成就的肯定,片面的孤立的割裂历史的武断的否定了邓小平和很多老干部自己没有参与的政治运动,并否定了他们在其中互相你争我夺的斗争历史,邓小平等人把毛泽东描绘成了一个后期老迈,昏庸,毫无建树,想入非非的人物,而没有客观的,如邓小平所说的那样实事求是的去评价毛泽东在建国后提出的一系列防止国家官僚阶层腐败,防止出现特权阶层,防止腐败和贪污的正确政策。

邓小平提出建设毛泽东思想,而他说的这个思想除了所谓实事求是,所谓理论联系实际,已经丢掉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统一战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等一系列长期独立自主的政治路线,而成了和“曲线救国”相似的被称为“韬光养晦”实则投向西方,培养大官僚,大特权阶级的路线。毛泽东重视长远的战略,如兴修水利,发展高科技国防,自力更生搞高科技产品,而邓小平更多倾向招商引资,租赁土地,出口创汇,买入利用的方针。对国际朋友,毛泽东更多强调是搞长期的统一战线,分化瓦解对手,到对手的阵地和国家内部去分化瓦解对手,而邓小平的策略则是韬光养晦,不出头,对国际朋友少支持,闷声发大财的自我中心的短时政策,这种政策必然造成长期的后,对手直逼国门,朋友众叛亲离的局面。

很多改革精英评论毛泽东只会搞军事,不会搞其他,其实,毛泽东是个长远的战略家,如同一个总统帅,他善于利用各个专业人才来进行全面的建设,他的思想长远而有效。但是邓小平实际上是个政客,政治委员,他既不是个军事家,也不是个经济领袖,更不是一个战略高手,他除了对毛泽东执行的他没有理解和参与的运动否定外,几乎没有任何自我的建树,他几乎是按照“凡是毛泽东执行的路线相反”的方式执行了自己的路线,结果就是今天,改革32年来,国内腐败全面开花,国有资源损失殆尽,稀土矿产廉价出卖,中国自主科研全靠吃老本的境地。

从1949年到1976年,在不到30年的时间中,中国爆炸了原子弹,氢弹,建设了中国海军和空军;中国实现了消灭鸦片梅毒血吸虫的传染病;中国实现了工业部门比较齐全的建设,中国实现了和世界大部分国家的建交;中国实现了从百年凌辱到外强眼看叹息的转变,中国实现了和美国,苏联的直接较量,被亚非拉国家抬入联合国,中国教育了一大批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干部,涌现了无数在本职工作上拿钱虽少,兢兢业业的劳动者。毛泽东的很多晚年思想,过于超前时代,他的上山下乡论,老中青结合论,继续革命论,反对官僚特权论,人民民主论,人民监督论,批判封建礼教论,还不能完全适应于当时人们的思想和时代,但是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他的思想是进步和独特的,他是真心为了这个国家的进步的。

从1978年到今天,已经过去了32年,让我们看看今天的社会现状,看到煤矿的死人,童工,看看黑心棉和社会泛滥的黄,赌,黑,看看贪腐上千万还不死刑的高官,看看刚刚建好的就倒塌的大桥,大楼,看看大官僚,大资本家剥夺占有农民的土地,看看各级官吏的逢场作戏的泪水涟涟,看看我们依然吃老本,毫无新的自主创业的科学,看看那些看起来像商人的博士导师,看看那些看着那些挂着各种科学技术职称和拥有带水的高学历的就差没有挂着高僧头衔的高官,我们真的无语。

邓小平不是赫鲁晓夫,同样,毛泽东也不是斯大林,老年的毛泽东对45运动的学生也只是让工人纠察队用大棒予以驱散,而斯大林则要狠的多;赫鲁晓夫没有用枪炮镇压过反对派,但是邓小平在面临和毛泽东一样面临的反对派的时候,却用大炮和枪口代替了大棒和徒手,邓在这点上,更接近斯大林的稳准狠。

赫鲁晓夫不是一件好事也没做,但是他没有得到任何荣誉,更没有总设计师的称号,他也没有任何理论问世,唯一一部回忆录,还是他的口述,别人的代写。而邓小平则有和毛泽东平起平坐甚至更被当代改革精英拿好处时候推崇的白猫黑猫的理论“指导”着中国特色的社会的建设。他的一百年不动摇的理论和他当年和华国锋保证的“世世代代永远高举毛泽东旗帜”一样,也和他当年和毛泽东保证的”永不翻文化大革命和党组织对自己定案”一样,都是绝对的,静止的,发誓的,脆弱的,不符合马克思的运动的变化的发展的辩证法的理论。这也注定他的这些说法不仅仅不能世世代代,也不能永不翻案,更不能一百年不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