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贪腐论

 

中国贪腐论

付明泉
2010年4月10日

中国之腐,非一日矣。 源则政令多出、百弊丛生、行言甚远、帮派林立;流则污浊不堪,愚氓怠慢。近之跑官卖官、贪污结私、贿赂公行、草菅人命、贪腐享乐,皆已昭然于官场;而公行于世间。 而书生则以言语措辞冒犯即被问罪,被加之重刑,而发出之文辞为避嫌而隐晦之字,已费于理解过于千年文字控制之厉,此防民之口已甚于防川。而于会议之上,高官满座,权贵集结,豪言万语,空话连篇。今日掌上雷动,明日权贵贪腐如常。明泉曰:呜呼,我堂堂华夏,文明千年,英雄辈出,才子林立,如任公[1]言:“立乎今日,以指畴昔,唐虞三代,若何之郅治;秦皇汉武,若何之雄杰;汉唐来之文学,若何之隆盛;康乾间之武功。若何之烜赫!”[2] 奈何有今日天下之贪腐,亵渎我民众,侮辱我祖先? 奈何有今日权贵,使得我堂堂古国,民间千年道德尽废,而诱使民众区区只为追逐铜钱者乎,此"与牛与马与奴与隶何别焉"[2]?奈何我堂堂大国,文武兼备,却汗流而俯首仅仰他国之鼻息乎?

明泉曰: “今日中国之腐,危害非仅在民众之生活,而在民众之生存也;今日中国之腐,危害非仅在中华之矿产,而在摧毁中华之文明也;今日中国之腐,危害非仅限于当代,而乃祸及我中华子孙也;今日中国之腐,危害非仅在亲属私情利益之庇,而在于动摇中国之司法公正也,今日中国之腐,危害非仅限于成人之体,而在于未来之中国少年以至千秋万代之安康也。”

今日也,中国之危机,如我国民,视而不见,听而不入,察而不思,处危局而袖手,临苦难而营私,达险境而旁观,何以负得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祖先之训诫也。

而中国之兴,绝非仅官员之兴,中国之富,绝非仅特权之富,中国之能,绝非少数能人之能,中国之福,绝非仅贵族之福,而中国之丽,绝非仅楼宇之丽,中国之儒,也绝非大儒之儒,中国乃大邦,唯有天下苍生之安,方为真安,唯有天下民众之康,方为真康,唯有天下庶民之均,方为真均,唯有天下百姓之宁,方为真宁。唯有真安,唯有真康,唯有真均,唯有真宁,中国始为真正之强,真实之强,真实之能,真实之贵。才有如任公百年前所言之震撼,为“[2]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1】梁启超,字任公。

【2】梁启超,少年中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