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最凶恶的“特权”资本主义

中国当代最凶恶的“特权”资本主义
              —-林肯和毛泽东都痛恨的资本主义

付明泉
2010年4月2日

上个世纪30年代,到达延安的美国记者斯诺形容他见到毛泽东的印象时说,“面容瘦削,看上去很像林肯的人物。”林肯,被美国民众认为是捍卫了美国统一和民主国家的总统。1863年11月19日,美国时任总统 亚伯拉罕·林肯在南北战争的决定性的葛底斯堡战役后发表了他的著名演说,他最后说:“我们要从这些光荣的死者身上吸取更多的献身精神,来完成他们已经完全彻底为之献身的事业;我们要在这里下定最大的决心,不让这些死者白白牺牲;我们要使国家在上帝福佑下自由的新生,要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林肯要维护的是一个资产阶级的政府,但是希望是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1942年12月,毛泽东在《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的讲话中说,“我们要发展公营经济,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人民给我们帮助的重要性。人民给了我们粮食吃:一九四○年的九万担,一九四一年的二十万担,一九四二年的十六万担,保证了军队和工作人员的食粮。” 他又说: “但是我们一方面取之于民,一方面就要使人民经济有所增长,有所补充。这就是对人民的农业、畜牧业、手工业、盐业和商业,采取帮助其发展的适当步骤和办法,使人民有所失同时又有所得,并且使所得大于所失,才能支持长期的抗日战争。"他说:"不顾人民困难,只顾政府和军队的需要,竭泽而渔,诛求无已。这是国民党的思想,我们决不能承袭。我们一时候加重了人民的负担,但是我们立即动手建设了公营经济。" 他在《为人民服务》的讲演中说:“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 在1949年6月的《论人民民主专政》的讲演中,他说:“一九四九年的七月一日这一个日子表示,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二十八年了。像一个人一样,有他的幼年、青年、壮年和老年。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十几岁的年青小伙子,而是一个大人了。人到老年就要死亡,党也是这样。阶级消灭了,作为阶级斗争的工具的一切东西,政党和国家机器,将因其丧失作用,没有需要,逐步地衰亡下去,完结自己的历史使命,而走到更高级的人类社会。我们和资产阶级政党相反。他们怕说阶级的消灭,国家权力的消灭和党的消灭。我们则公开声明,恰是为着促使这些东西的消灭而创设条件,而努力奋斗。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专政的国家权力,就是这样的条件。不承认这一条真理,就不是共产主义者。没有读过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刚才进党的青年同志们,也许还不懂得这一条真理。他们必须懂得这一条真理,才有正确的宇宙观。他们必须懂得,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权力,消灭党,全人类都要走这一条路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条件。 对于工人阶级、劳动人民和共产党,…是努力工作,创设条件,使阶级、国家权力和政党很自然地归于消灭,使人类进到大同境域。”。

林肯和毛泽东要建设的国家是不同的,但是有一点是相同的,也是和目前的中国的特权资本家阶层不同的,那就是,他们都要建立一个为了大多数民众的国家。林肯概括为“民有民治民享”; 而毛泽东提出的是“为人民服务”。 他们一个共同点都是要反对寡头不要民生的大资本家和资本特权的绝对垄断。

中国当代的资本主义,是毛泽东要建设社会主义所反对的走资派建设资本主义,也正是林肯所反对的寡头不顾民生的资本主义。正如我在我的另一篇文章《论毛泽东曾给出的精辟的定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中阐述的“毛泽东在60年代已经预见到这个‘党内走资本主义当权派’要推行的资本主义,将不是一定程度照顾发展国民的资本主义,不能尚给能让民众有一定民生的资本主义,不是还能让民众拥有一定民权的资本主义。这个资本主义,会是寡头的资本主义,垄断的资本主义,权贵的资本主义,特权的资本主义,是官僚的资本主义,是特权下特色的资本主义。这个资本主义,说穿了,是权力控制下的特殊的资本主义,是比封建主义更残酷,对民众剥削更严酷的资本主义。中国民众不但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真正的民主,民权,民选,民治,和那种天赋人权的思维,相反,中国民众得到的,只是可怜巴巴的垄断特权赐予的“目的功利的‘毫无廉耻的’‘没有任何标准和道德的’‘利用权力盘剥和奴役‘民众的‘欺骗的垄断的嗜血的暴力的’所谓“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制度。”

改革32年来,中国当代的权贵阶层以唯经济论为招牌,以发展经济,学习西方,打开国门,发财致富为诱饵,以“反对毛泽东的‘所谓贫穷社会主义理想’为借口,实际上既丢掉了毛泽东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建设大同社会,消灭剥削阶级的社会理想,也丢弃了资本主义国家中所捍卫的“民有民治民享”思想, 他们利用自己独特的权力,使得自己不需要法律约束和脱离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双重道德体系,换句话说,他们利用中国式权力丢掉了毛泽东试图建设的社会主义社会和捍卫社会主义道德,也丢弃了林肯等一直在捍卫的民生资本主义的法治社会和资本主义道德。剩下的,只有特权显贵的特殊权力的占有,以及在此基础上的为自己和自己子孙的疯狂发财的掠夺,他们除了私欲贪婪的变换花样的剥削亵渎民众不顾民众死活,就只有了一点“厚脸皮”和可怜的临场发挥的“政治戏剧化”的“精彩”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