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 —论中国当代的社会现状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 —论中国当代的社会现状

付明泉
2010年3月31日

一百多年前,号称世界第八,亚洲第一的满清帝国的北洋水师访问日本的时候,清帝国的海军将领看到的是日本儿童在湖畔用石头击打纸船的游戏,而喊叫的就是击沉清海军主力的致远和经远两军舰。中国官员很是吃惊,日本官员急忙说,“中国有句话,叫童言无忌云云”。之后,日本海军和中国海军进行了一场黄海大战,在日本长期蓄谋之下,终于导致中国海军的全军覆灭。

据报道,当问及儿童未来的理想时,中国当代的儿童居然有回答出了“当个贪官”。 而又有儿童的理想是“动手杀几个贪官”。这童言真的无忌么?这童言,带来我们的不仅仅是忧伤和惊讶,不仅仅是汗流浃背,不仅仅是瞠目结舌,而是真实的心灵的震撼。

中国改革32年来,中国社会已经彻底进入了无序无法无道德的境地。中国第一阶层的官僚特权阶层利用手中的权力,塑造了很多能人和强人,这些能人和强人是建立在强大的权力垄断基础上的。而在他们身上,集中了中国各个朝代权贵的特点,换句话说,中国2000多年封建王朝的很多权贵做出的行为他们都已经做到。1. 圈地运动, 无偿或者低价占有耕地进行房地产(类似清朝入关时贵族的跑马圈地)2,官商勾结,大资本家,民营资本家行贿官员达到间接剥削民众和侵占国有资产,(类似明朝江南深入官场的腐败到北洋政府时期的低于垄断经济的军阀政治。 3,司法腐败,法律形同虚设,躲猫猫案(民众死于看守所,被说成躲猫猫),俯卧撑案(女学生被几个官员子弟直接约会出去,跳河,被说成几个女学生自愿跳河,官员子弟在旁边做俯卧撑) 已经做到了孔子提倡的“刑不上大夫”的“社会理想”。 4 官员腐败呈现广泛化,巨额化,直接化,自然化,全局化。贪污数额已经从几万,几十万,到了几百万,几千万甚至上亿,贪污方式从招商引资,合资股份,人情礼份到了直接顾问,直接好处费,直接侵吞国家投资或者直接瓜分国有资产的方式。中国出现了万千清朝贪官和珅并存的局面。 5 基本民众的生活没有任何保障状态,食品,药品全面出现问题。典型案例如安徽大头娃娃奶粉(资本家制造的无任何营养的奶粉),河北三鹿毒奶粉,致死性疫苗(山西杀人疫苗导致无数儿童死亡),之后更触目惊心的问题是,奶粉和其他食品的大量有毒,资本家和政府监管能力的全面丧失和间歇性休克。 6 教育产业化,更重要的人才选拔的全面失控。出现了类似南北朝时期“九品中正制”的士族做官的家族联姻控制权力的局面。中国社会出现了权力的变相世袭和权力垄断,有才学者已经逐步无力进入中国的上层政治中心。权力垄断和权力世袭使得社会分配完全掌握在少数特权权贵手中。 7 似是而非的只问目的,不看过程,只考虑生产力,不考虑分配方式,只考虑少数特权者权力控制和世袭,不考虑社会阶层关系的理论占据统治地位,能人理论,聪明人理论,顺民理论,无原则只看结果思潮纷纷出炉,整个社会出现了百花齐放,但是既得利益者的花全面盛开,他们的话语主控局面。 8 为人民服务和照顾弱者的哲学失去社会各级权利者思维中的主控地位,取而代之是在非起跑线上严重权利不对等下的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强者万岁弱者该死原则。社会再现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最腐败没落的而非清明的封建社会的状态。 9 社会两极分化极端严重,而社会舆论和权贵特权阶层不断抛出的强者优秀论,弱者无能论,天生英才论,精英和愚民论,顺民崇拜论,专家万能论,利用权力的不平等和不对等,从思想愚昧广大民众。 10 抛弃资本主义中优秀的合理的成分:如天赋人权,人人生而平等,民主,民生,民权,民治,民有,民诉等思想。而仅仅取“上智下愚论”(说什么发展资本主义就必然有资本家和普通百姓),国有精英论(资本主义也有大量国有资产和掌门人,这些人是精英),科学专家论(动辄就用专家的说法,即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发表所谓似是而非的抽象理论来说服民众),庶民顺从论(孔子那套“人天生就不同,庶民就该服从主人” 的“从德顺”的理论) 11. 在利益至上,权力至上,享受至上基础上,特权显贵阶层引导民众行为非政治化,淡泊民主参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意识,引导民众行为满足化思维娱乐化头脑麻木化,思维钝化并简单“西化”,中国当代社会出现了道德崩溃的现象,以丑为美,沽名钓誉,出风头,争好处,全社会变现出空前浮躁,道德观黑白颠倒。二奶,小三,妓院,风流浪荡,毒品,官商勾结,巨额贪污等西方和封建社会也人人喊打的东西在中国社会呈现了全面被鼓吹和炫耀并泛滥成灾。

第一个提出中华民族概念的梁启超曾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而我们也不能不怀疑,并提出疑问,不论那个主义是不是人类的真理,但是目前中国的社会方向还是不是还在坚持那个主义建设国家的方向,而特权显贵目前所做的事情还是不是“那个17岁马克思在中学毕业论文就提出‘如果我们选择了一条最能为人类谋福利的职业,我们就不会为她的重负所压倒,因为这是为一切人而牺牲,我们得到的将不是一点点自私的可怜的欢乐,我们的幸福属于亿万人民,我们的事业并不显赫一时,但将永远存在’的为人类牺牲自我的追求人类大同的高尚的事业。中国曾在20世纪前半夜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的说法,为了警示后人,1949年后被选为国歌的歌词,那么,今天,我们不能不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每个人被迫发出最后的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