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毛泽东曾给出的精辟的定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论毛泽东曾给出的精辟的定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付明泉
2010年3月28日

毛泽东在20世纪的60年代,在经过几年的思考,提出了一个当时对中国人都很陌生的词语:"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1978年改革后,这个词汇被当作毛泽东三分错误的一个词汇被批判。按照批判的说法,中国不存在这个派别,这个派别是“糊涂的老年毛泽东糊涂给出的定义”,于是全国人民相信了,开始发财致富了,之后32年的改革中,陆续有官僚特权显贵和精英告诉我们: “一切中国的贫穷,落后,封闭都是那个叫毛泽东的人造成的,没有毛泽东,中国早就是发达国家了,至少无比发达了,中国也早就是“抓到耗子的猫”了,中国人民不是各个都腰缠万贯,就算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我们不是无比的好,我们的日子也早进入小康了。

然而让我们看看今天的社会,让我们翻开历史,让我们对一些官僚显贵听其言,观其行,我们不得说,毛泽东当年定义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真是非常的准确。这几个字,一个也不能省略,一个也省略不了。毛泽东用当权派几个词,形象而生动的概括了当权者利用权力发展’独裁权力特色”建设的资本主义。毛泽东形容的这个当权派推行的资本主义,将不是一定程度照顾发展国民的资本主义,不是尚给与民众一定民生的资本,不是尚有一定民主的资本主义,不是还有一定民权的资本主义,这个资本主义,是寡头的资本主义,垄断的资本主义,权贵的资本主义,特权的资本主义,是官僚的资本主义,是权力的资本主义。这个资本主义,说穿了,是权力控制下的特殊的资本主义,是比封建主义更残酷,对民众剥削更严酷的资本主义。

后来的权贵建立这个资本主义,弄的似是而非,而且也承认,是中国特色的,而且让中国民众感觉到似是而非,通过半遮半掩的信息,让中国民众感觉到,资本主义未必是不好的东西,社会主义是贫穷的,社会主义是穷折腾的革命,社会主义就是大批判和毛泽东式的革命和“独裁”,但是资本主义是民主的,富强的,至少能吃饭的,是“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但是实际上,中国民众不但没有看到资本主义真正的民主,民权,民选,民治,和那种天赋人权的思维,相反,中国民众得到的,只是可怜巴巴的垄断特权赐予的“目的功利的““毫无廉耻的”“没有任何标准和道德的”“利用权力盘剥和奴役”民众的“欺骗的垄断的嗜血的暴力的”所谓“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制度。

其实,邓小平提出的中国特色这四个字提的很好,不论后面是社会主义,还是加以资本主义,其实本质上,邓小平已经道出了,其改革实质是:权力领导下的社会革命。而这个社会革命就是革掉了毛泽东时代的“为人民服务”的道德标准,革掉了那些社会道德约束和民众分配均衡的考虑,革掉了考虑任何平衡考虑民生的分配方式和原则,告别了毛泽东时代考虑的“均贫富”制衡大权贵的问题,而是执行发展特权集团,发展权贵资本,不问小民生计的政策。

毛泽东提出依靠苏联,“自力更生,艰苦奋斗”,78年后被批判为“闭关锁国”;毛泽东通过历史和现实分析到中国底子薄人口多,提出了“联合亚非拉国家阵营,搞统一战线”对付西方列强的方针,正是这个方针政策,把中国抬入联合国,而78年后,毛的这个政策被说成了“不知道结交富裕国家,过于帮助穷国”的错误政策;毛泽东提出和教育无数干部的”为人民服务和做高尚的人,为人民服务的人”的方针被说成了”穷折腾的革命,而在78年后被“应该现实的发展经济”的无道德无原则的权力主义,能人主义,拜金主义,封建士大夫主义,腐败士族主义至上所取代。

毛泽东所担忧的问题,正是资本主义和当权者的结合,毛泽东所担忧的问题,也正是中国权贵利用民众赋予的权力去建设官僚的资本主义再去欺骗和残酷的剥削民众。他用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形象而鲜明的说明了这些试图”挂着羊头卖狗肉“权贵的特点。

今天,当我们回头看毛泽东时代和中国32年的改革开放,我们不能不赞叹,毛泽东当时对中国社会分析的透彻,毛对走资派的不妥协斗争哲学,毛泽东的明哲和他的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