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而非的理论–二论邓小平理论 评关于邓小平谈打击经济犯罪讲话

似是而非的理论–二论邓小平理论 评关于邓小平谈打击经济犯罪讲话
付明泉
2010年3月24日

邓小平从开启改革开放开始,也发现了经济犯罪的问题,但是由于邓小平核心思想是抓住经济建设不动摇,先富起来再说,一百年不动摇的指导思想,就使得他无力,不能,也不会真的推进法制内的真正意义上的打击经济犯罪。我们知道,一切事情,都要有标准,规则,才能确定是否越界,既然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既然是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以目的还不是战略的,长期的目的而是急功近利式的短期目的的实现而不是过程来评价很多东西,则结论必然变得似是而非,成为形式主义,我们且看看邓小平在1982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击经济领域中严重犯罪活动的决定》的会议上的讲话。这个讲话的语气十分坚定,但是如果你稍加分析,你会发现,这个讲话是毛泽东历来反对的的“空洞无物”八股文文风的官僚式文章的典范,这个文章没有分析清问题,没有谈如何解决问题,更没有任何标准,全文是似是而非的模糊不清的东西。这种文风和相互矛盾也贯穿了邓小平文选和他的‘理论’的始终。

坚决打击经济犯罪活动
(一九八二年四月十日)
邓小平 
  原文: 这个文件,我看是一个重要的文件。这是讲打击经济犯罪活动,实际上我们要看得更深一点。
  现在是什么形势呢?我们自从实行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两个方面的政策以来,不过一两年时间,就有相当多的干部被腐蚀了。卷进经济犯罪活动的人不是小量的,而是大量的。犯罪的严重情况,不是过去“三反”〔162〕、“五反”〔163〕那个时候能比的。那个时候,贪污一千元以上的是“小老虎”,一万元以上的是“大老虎”,现在一抓就往往是很大的“老虎”。报上登的一个从宽处理的,贪污六千元;一个判十五年徒刑的,贪污五六万元。现在的大案子很多,性质都很恶劣,贪污的或者损害国家利益的,都不止是什么“万字号”。有些是个人犯罪,有些是集体犯罪。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材料说明,也是在这一两年白银黄金大量走私到香港,单单这一笔,就使国家损失大量外汇。好多钱落到了私人或者某些集体的腰包。如果把盗窃公家的财产等等都算在内,那就更要多得多。要足够估计到这样的形势。这股风来得很猛。如果我们党不严重注意,不坚决刹住这股风,那末,我们的党和国家确实要发生会不会“改变面貌”的问题。这不是危言耸听。

评注:这段讲话乍看起来,很有正义感,但是我们稍稍分析,就发现很多问题。邓小平把他当时看到的贪污情况和三反五反建国初期的贪污相比,确实触目惊心,但是如此贪污行为,他形容为一股风,为什么会形成这股风,邓小平没说,他也不会说,当一切都形成一股风的时候,一定是政策出了问题,在这样一个集中时代,那一定是中央的政策出了问题,是邓小平的只看结论,胆子大一点,步子大一点的指导路线的在下面直接实行的结果。贪污可以说是拿去融资,发展经济,可以说是投资合作,有什么问题么?所以这里一个关键的问题还是,从改革开始状态,就没有定义清楚什么是可做的,什么是不可做的,什么是国家允许的,什么是国家不允许的。这就必然出现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知道刮风,是有根源的,不消除根源,即使几天刹住风,明天继续刮,而且从本质上说,这个刹风运动如果影响所谓“步子大一点,胆子大一点”的改革开放,邓小平也是反对的,这是必然的,因为和他的不计过程,只看结果的发展经济的大目标矛盾。
  

原文: 应该提得更高一点,看得更深一点,这样来认识同经济犯罪活动的斗争。现在对这个问题,我们的思想并没有完全统一。有一部分同志遇事手软,下不了手。为什么下不了手?思想上没有认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只当作一般性质的问题来对待。这个问题不是今天才讲,至少讲了两年了,还是有些同志下不了手。现在我们不但要发这个文件,而且要坚决地去做。四月五月每一个省里要抓几个大案。这跟反右倾不同。反右倾容易混淆,容易搞错。哪样叫右倾,哪样叫“左”倾,往往搞不大清楚。盗窃国家财产,贪污受贿,这是现钱买卖,清清楚楚,不容易搞错。所以,现在刹这个风,一定要从快从严从重。现在看起来,太重也不行,但是对有一些情节特别严重的犯罪分子,必须给以最严厉的法律制裁。刹这股风,没有一点气势不行啊!这个问题要认真地搞,而且在近期要抓紧,处理要及时,一般地要严,不能松松垮垮,不能处理太轻了。

邓小平说,右倾问题容易搞错,经济贪污问题不容易搞错,在这个问题上,他再次犯了他的主观主义的错误,在他的对内搞活,对外开放的政策下,经济活动变得无比的复杂,很多东西交织在一起,需要按小平自己说的,“要下大力气去调查研究”,要推动法律的保证和政策上的透明化,清楚化,而不是说什么“盗窃国家财产,贪污受贿,这是现钱买卖,清清楚楚,不容易搞错”。这再次犯了他当时反对右倾自以为是的主观主义的错误。而这个政策透明化,清晰化(什么是经济犯罪,什么属于对内搞活,对外开放,融资招商,投资为民范畴,都属于新事务,如果没有弄清楚,就不能步子过大,就不能允许先去做)才是他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就如一个楼房的设计师,要解决设计图纸和方案的原则问题。后面的所谓一般的要严,不能松松垮垮,不能处理太轻了更是三句一个意思,而且依然没有标准,什么叫一般要严?什么叫不能处理太轻了?

原文: 再讲一点,打击经济犯罪活动,我们说不搞运动,但是我们一定要说,这是一个长期的经常的斗争。我看,至少是伴随到实现四个现代化那一天。如果到本世纪末,还有十八年,每一天都会在斗争。

评注: 这一句话是空洞无物的典型文风。 邓小平讲不搞运动,显然是对照毛泽东“总搞运动”来说的。搞运动如同洗澡,很严格的规则,严格的法律准则的约束如同洗脸,既然不能不停的洗脸和清洁,就必须定期洗澡,这个是毛泽东在法律不健全的情况下无奈的的“搞运动”初衷和想法。而邓小平先说不搞运动,也没说要建立法律体系,健全政策法规,建立起透明的清晰的投资等一系列改革活动的标准只是泛泛的说要伴随,那不还是要不停的搞运动么?既然是不停的搞运动,为什么要说不要搞运动呢?18年,每一天都在斗争,是说每天都在搞运动,不大的搞,小的搞?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原文: 我想,有四个方面的事情,四个方面的工作和斗争,要伴随着我们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进程走。这四个方面的工作,或者叫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四项必要保证,即:第一,体制改革;第二,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第三,打击经济犯罪活动;第四,整顿党的作风和党的组织,包括坚持党的领导,改善党的领导。前面三件事已经放到日程上了,后面一件事还没有放到日程上。

评注:邓小平在这里话题转走了,他不像毛泽东,在一个讲话中会始终围绕一个中心,把问题讲清讲透。邓小平的讲话和文章缺乏文采,缺乏证据,缺乏说服力,他在一个讲话中讲很多内容,而且互相联系松散,这也是邓小平的讲话的几个特点。在这里,在政策还不清楚的情况下,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是一句空话,我们看看今天,就知道,在一切向经济看,“黑猫白猫论”下精神文明已经成了一句空话,精神文明不是说说就算的,实际上,毛泽东等领导的一大批干部,正式在毛泽东不停的宣传的“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下,才能鞠躬尽瘁,这是真正的精神文明的实事求是的落到实处,在一切以目的论的高谈“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的指导原则下是无法建设什么高尚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而第四点,倒是邓小平最关注的,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威权,权高于法,才能时刻贯彻他的“理论”。这也是后来赵紫阳讲的“主要就是要坚持党的领导”一切都是灵活的改革方向。

原文: 但是,前面三件事也联系到党风问题。对有严重问题的党员,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不就是整党吗?贪污分子,贪污数量很大的,就是坦白从宽,再宽大,党籍总要开除吧;如果在军队,军籍总要开除吧。再宽,也不能宽到连党籍、军籍也保留,甚至于还升一级吧。这说不过去嘛!党籍、军籍、公职都应该开除。打击经济犯罪活动的斗争,是我们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和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一个保证。这是一个经常的斗争,经常的工作。否则,社会主义道路怎么坚持呀?如果不搞这个斗争,四个现代化建设,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的政策,就要失败。所以,我们要有两手,一手就是坚持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的政策,一手就是坚决打击经济犯罪活动。没有打击经济犯罪活动这一手,不但对外开放政策肯定要失败,对内搞活经济的政策也肯定要失败。有了打击经济犯罪活动这一手,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就可以沿着正确的方向走。当然,毛病还是会出的,其他方面也可能犯错误的,但是不会很大。打击经济犯罪活动,不仅是今年一年的事情,现在是开个头。开头要有点声势,这样至少可以挽救一些人,包括那些自首投案的人。如果我们没有点声势,拖拖拉拉,下不了手,还会有大批的人变坏,包括一些老干部。

评注: 没有比这段话更没有法制,没有纪律,没有原则了,没有比这段讲话更是自由主义的典范了,没有比这段话更成为纵容和宽松经济犯罪的暗示了。看这段话,我简直不相信是有几十年党龄,受到严格纪律教育的人说的话。什么叫“党籍总要开除吧,军籍总要开除吧”,这只能说明那个时候很多经济犯罪的案子连党籍和军籍都不受到影响,邓小平一语说出了当时的实际情况。而贪污腐败,仅仅开除党籍军籍就可以了么?犯罪,顾名思义,是要进监狱的,是要受到法律严惩的,是人民的敌人。

评注: 从始至终,邓小平和毛泽东出现问题时候的讲话首先反思中央的政策完全不同,邓小平绝口没有提自己提出的政策是不是需要反思,是不是需要建立法律体系,仅仅提出有这样的经济犯罪问题,仅仅强调要打击,但是没有如毛泽东分析党内出现的问题的具体实事求是的脚踏实地的分析任何问题和表象,没有提出任何解决问题的办法,没有提出任何经济犯罪问题会捎带出现经济政策的问题和相关问题执行问题以及经济犯罪和新经济政策的模糊不清以及如何区分问题,他简单教条的外行的主观的看待经济改革出现的问题,而自己仿佛不是经济政策的制定者,不是国家改革政策的制定者,完全超然室外的割裂的看待因为新的政策引发的一些列矛盾,邓小平的这篇讲话,充满了主观主义的东西,是毛泽东在《反对党八股》中所批判那种空话连篇,言之无物,装腔作势,借以吓人。无的放矢,不看对象,语言无味,像个瘪三,甲乙丙丁,开中药铺。不负责任的党八股文章的典型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