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地频发的灾难–是天灾还是人祸?

中华大地频发的灾难–是天灾还是人祸?

付明泉
2010年3月21日

在沙尘暴和赤地千里同时肆虐中华大地的时候,让我们再次想起中国南方的暴雪,大洪水和太多的天灾。天灾的发生,总是让中国的百姓痛苦,但是也依然最能提升民族的凝聚力。也正因如此,有了“多难兴邦”之说。人们理解天灾不是人为造成的,是没办法的事情,也最能让民众同仇敌忾的和天灾搏斗。

然而,最让人疑问的是,是所有的天灾,不论是干旱还是洪水,不论是沙尘暴还是SARS,真的完全是天灾么?最让人痛苦的是,如果疾病不被隐瞒,我们就不会有如此惨重的代价,最让人压抑的是,如果我们稍微做一点计划,如果官员稍微有一点责任心,很多天灾就可以避免。曾经在很长一段时期,我们坚定的执行了“水利是国民经济和农业的命脉”,曾经有广大的民众在平常被要求和被号召和自发的投入到了治理沟渠堤坝的工作中,也正因为如此,建国后的几十年,尽管自然变化无常,中国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洪水和旱情。建国初期,中国长江一带血吸虫等多种致死的传染病横行,经过几年甚至几十年的长期和短期并行的预防和治疗,中国很多传染病出现迹。 中国还曾经有一篇著名的通讯《为了61个阶级兄弟》是描写61个中毒的工人,在各级政府和各行业的关注下,被紧急救治的故事。然而,改革开放过去32年以来,近日的中国山西发生杀人疫苗事件,居然杀死了太多孩子后依然被地方遮遮掩掩,各级政府则麻木不仁,无动于衷。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用了黑猫白猫,摸着石头过河等太多的似是而非的口号,取代了多年很不容易才形成的一套“为人民服务”等曾深入民心的道德观念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是全社会的道德体系的崩溃。现在,又有特权显贵把孔孟宋代虚伪理学先生那套让民众愚忠听话的奴才哲学搬了出来,那套东西,不仅仅在今天的弱肉强食的国际社会和交往中已经证明是行之无效的,就是在中国古代,无论是战国七雄,还是秦始皇统一六国,证明了从法家到墨家,农家到道家的学说都有其一席之地和效果,也依然不可辩驳的证明唯独这孔子的奴才哲学是毫无现实意义的。孔子学说,是中国历史上最不成功的,那是历代统治阶级在最无聊的,最愚蠢的,最无奈的,最黔驴技穷的时期才抛出的最虚伪的学说和理论。今天也证明,全世界到处办孔子学院,依然无法解决任何长久的现实的问题,中国民众不是不够听话,而是过之了,而这套孔子的学说也无法教育其他民族和国家的民众。

今天人们高谈官员的特权,更宣传说自建国就开始,而且特权比现在显贵更严重,言外之意,现在的官员已经很好了。但是如果你做一点点调查研究,你就会发现“新中国”的建立确实是靠很多两袖清风鞠躬尽瘁的很多焦裕禄式的平民官员以身作则下带领无数奉献的民众完成的,这些干部官员不计较功利,不计较得失,他们死前的一点存款除了交了党费,没有其他留给子女的更多,他们被称为“不一样的奉献的人”。也正因如此,民众给了这些官员回报,民众信任他们,听他们的领导,忘我的投入,正是这无数劳动者的汗水甚至血水,凝成了中国几十年的建设成就。

然而,让我们看看今天官员的行为,我们真的无语。当一切的政策都成了用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政策后,我们发现就如同医生对待一个人,只管下猛药的去治疗他的一个疾病,从不预防,从不考虑药对其他器官的副作用,这如何不会出现今天洪水滔天,明天赤地千里的状态呢?

当我们回顾过去,总有人批判说, “毛泽东的时代是独裁时代,那时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毛泽东时代就是如同有些国家的世袭的封建的独裁的落后不注意发展经济的封闭的王朝”,总之一切坏的比喻都可以用上了。我们绝对坚定的反对独裁,也不喜欢贫穷的状态,但是我们也不赞同这简单的粗暴的武断的无根据的批判1978年前的时代。中国社会的经济从1949年到1978年到底发展了多少,可以通过数据看出,周恩来总理在70年代,曾经详尽的列举了中国几十年的经济发展数据,邓小平在1978年时也曾坦然承认,中国经过多年的努力,已经建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呈现了多年高速度的经济增长状态,完成了国防项目的重大建设,实现了对河流,疾病等很多方面的治理和预防控制。然而,到了1980年,邓小平则说中国处于经济崩溃的边缘。一个经济崩溃的说法,不仅仅否定了中国多年政策,更否定了无数科学家和亿万中国的几代劳动者的几十年的奉献和劳动。

那么今天呢? 我们眼睛盯着经济上的GDP,看着贪官污吏的横行,看着特权显贵的吃喝玩乐,然后是这些显贵在语言上亵渎戏弄广大民众。当然,这统计数据包含了太多的水分,当年的总理朱镕基对统计工作的最大希望的也不过是“不做假账”。就算真的真的高速增长,是不是我们就已经解决了中国社会的很多问题,而这个经济增长的最大受益者是不是民众呢?都是些什么人呢?

经过32年的改革开放,当我们看着特权显贵的奢侈腐败,当全国都采用那种急功近利的不看道德和过程,达到目的就算成就的“黑猫白猫论”,当全国都在执行不去问改革中谁在贫穷,谁已暴富,谁更贫穷的问题,而是不看受益者只看发展, 只是泛泛谈“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和盲目执行的“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所谓理论的时候,当看着一切“天灾”频发的时候,我们不仅仅疑问,这所有一切的看似偶然的天灾,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