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员丑态录—做官如演戏

中国官员丑态录—做官如演戏
付明泉
2010年3月15日

一个戏剧,主人公或涕泪滂沱,或凄苦无比的神态让观众为之动容。但是不论多残酷的或是灾难类型的电影戏剧,人们还是知道这是电影和戏剧,是来让人深思,让人欣赏,让人感悟的,还很少有人真的为此当作生活本身,这主要还是因为“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高于生活”或者说,“艺术不等同于生活”。

然而可悲的是,在当今的中国,很多官员做官当作了演戏,他们的所谓顺应时代就是把做官从当老爷回归到了把自己当作演员,在他们眼中,民众不是奴仆了,但是变成了观众,他们行为更像表演,而非实际的生活行为。 古代美人有,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那么现在很多官员也可以做到一哭倾人城,再哭倾人国了。美人之哭,让人怜爱,官员之哭,让人动容。为什么动容,是因为他心里系着民众,民众被感动了。但是这个哭,一定是和人民群众真正的心连心,是观其境,发于心的感伤,在“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强忍之下依然“忍无可忍”的落泪,只有这样的泪水,才能让民众感动。

有人说,你怎么知道官员之哭不是真的如此? 我不是心理学家,也不是社会学家,当然无权定义,更不能到人内心辨别真伪,但是我认为,行动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一个人真的因为一件大事,达到如此感伤,他在一个很重要的官位,这事对他触动一定是无比的大,这个大,可以让他赴汤蹈火,让他万死不辞,至少让他念念不忘,愈挫愈勇的去推动改变这个事情,如果没有做到如此,我不得不疑问当初他的哭泣到底是拉拢民心,敷衍场面的类似的表演的需要?

在大会小会上,很多领导慷慨陈词的批评腐败,甚至到了声泪俱下,不要说下属的小贪官老贪官心生恐惧,就连无所事事的官僚主义者也闻而生畏,民众更是欢呼雀跃,然而之后,民众才发现,这是一场戏剧,是一个表演,而民众自己都成了观众,领导的怒,领导的批,领导的伤,原来都是为了这场“表演”的需要。而经过了一段时间,就如一场戏剧和电影,人们逐渐遗忘。真如鲁迅所说:“随着时光的流逝来洗涤旧迹”。场面过了,话也说了,效果也达到了,戏也收场了。

毛泽东在1949年被他称为“就要进京赶考”前的西柏坡的中国共产党七次二中全会上,他说,“我们很快就要在全国胜利了。这个胜利将冲破帝国主义的东方战线,具有伟大的国际意义。夺取这个胜利,已经是不要很久的时间和不要花费很大的气力了;巩固这个胜利,则是需要很久的时间和要花费很大的气力的事情。 因为胜利,党内的骄傲情绪,以功臣自居的情绪,停顿起来不求进步的情绪,贪图享乐不愿再过艰苦生活的情绪,可能生长。 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如果这一步也值得骄傲,那是比较渺小的,更值得骄傲的还在后头。在过了几十年之后来看中国人民民主革命的胜利,就会使人们感觉那好像只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剧是必须从序幕开始的,但序幕还不是高潮。中国的革命是伟大的,但革命以后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这一点现在就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我们有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器。我们能够去掉不良作风,保持优良作风。我们能够学会我们原来不懂的东西。我们不但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毛泽东把中国的革命和建设比作一场精彩的剧目,只是为了说明这个事业的困难和艰险,精彩和辉煌。然而可悲的是,当今的各级官员把自己当作了演员,在各个官位的舞台上尽情的表演,而且不仅仅是表演,还是不入戏的表演。

中国的很多大小官员全神贯注盯着上面的领导的颜色,盯着自己的官位和自身和子孙的利益的得失,他们将此美其名曰为“人性”。 不要说高尚的理想和崇高的追求,不要说“以身作则”,以及认识到中国官员在中国民众中的的巨大的榜样力量,他们甚至忘记了一个技工要以做好本职技术为第一要义,一个学生要以学习为第一要义,一个教授要以讲课和研究为第一要义,一个医生要以技术精湛救死扶伤为第一要义,而做官要以为公众服务为第一要义的基本社会责任。德国哲学家康德说,“人的行动源于内心的真正的道德准则”。而中国的很多大小官员,他们的内心准则既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或者履行自己的公众服务责任,而是“能占就占,能贪就贪,能骗就骗,能升必升”的以“做官造福自己和自己后代”的买官,卖官,跑官的哲学。

有了这样一套为官哲学,内心的准则和行动需要不一致的情况下,表演就成了这些官员们的最好的法宝和护身符。正如舞台的演员,他们时而微笑,时而哭泣,时而怒斥,时而温柔,但是都为了一个目的,那就是让民众动容,让民众感伤,让民众鼓掌,让民众继续他们以前的毫无改变的生活。

我有时想不出,如果毛泽东一直泪水涟涟,如果周恩来总是勃然大怒,如果老一代将帅,各级将领各个面对对方的军团都是如同演员一样去表演,这是否能带领中国民众战胜那么险恶的敌人?如果民众发现自己跟随的这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党和一切官员,都是在和自己演戏,他们会是如何的沮丧,压抑,震惊和愤怒。

民众的生活不是演戏,正如《红与黑》的开篇说的“现实,残酷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