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同此凉热–毛泽东和他的思想

环球同此凉热–毛泽东和他的思想
付明泉
2010年3月14日

在当今的中国,可能没有哪个历史人物比毛泽东的身后评价更加两极了,也没有人比毛泽东更能引起当代中国人的注意。温和一点的批评说毛泽东有封建皇帝思想,权谋太深,激烈一点的说,毛泽东这个人一件好事也没有做,说中华民族的所有罪恶都是毛泽东引发的,当然继而说邓小平挽救了中国,挽救了一切,显然,邓小平就是救世主了。而以后对毛泽东的评说更多了,也更"全面",从私生活到稿费,从饮食到特权,全面剖析,总之,这些说法最后的结论统统是,毛泽东这个人罪恶滔天,遗臭万年而且永世不得翻身了。

更有趣的,我看过一篇文章,说蒋介石去世的时候神态安详,毛泽东去世前则面目狰狞,而文章又说,这主要是因为蒋介石太仁慈了,太民主了,太和善了,还信仰了某种宗教了。我想不用说去看看李敖先生写的《拨蒋介石的皮》,《戳蒋介石的底》的反对派文章,仅仅假如把这个文章拿到20世纪40年代的中国人,不论是那些流离失所的妇孺老少,还是草根阶层或者知识分子们看看,不知道他们会有何感想? 我只记得闻一多先生在演讲中对国民党当局说,“特务们,你们想想,你们还有几天,我今天前脚踏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踏入大门”, 随后被枪杀。而当民主人士凌晨醒来看到中国解放军的军队入城后都露宿街头上也不愿意打扰市民时,长叹说,“国民党回不来了”。我也记得鲁迅曾保存了方志敏转交给他的“可爱的中国”的手稿,而鲁迅也曾对长征后中国共产党的军队发电说,“在你们的身上,寄托着中国的未来和希望。”

最近一段时间,又有很多书大揭特揭毛泽东的问题,不是私人医生就是什么其他什么了解毛泽东内幕的人,总之,他们十分了解内情,从他们嘴里说出的话让读者闻之一震,哦,毛泽东是这样的啊,但是我越看越读,越发现了其中确实是矛盾重重,这些就不累述了,聪明读者可以自己去看看那些书籍,自然可以知道。总之,这些书中描述的毛泽东,思想和行动差距无比的大,按他们的说法,毛泽东的语言是用来欺骗别人的,而行动是完全不同的。

一个人的语言和鼓吹的东西,和他某段时期的行动可能不一致,但是一个人一生的语言和行动总体来说是一致的,也是依然是很难分割的。这也恰如美国前总统林肯所说:“你可以在一段时期内欺骗所有的人,你也可以在所有时间内欺骗一部分人,但是你无法在所有时间内欺骗所有的人”。这就恰如邓小平无论如何保证永不翻案,他还是要翻案执行自己的政策的,这是世界观和认识论造成的。一个人认识可以改变,但是也很少有人也很难真能做到一辈子说一套,做一套。

毛泽东的一生,因为完成了很多事情,所以讲过很多话,写过很多文章,指导过很多事业,人们也把他的思想归纳为“毛泽东思想”。毛泽东到底是否形成了独树一帜的思想,是否亲身亲历的执行了他的这些思想,最重要的是,他是否相信他自己的这些思想?这些才是评价毛泽东的根本之源。

而四卷毛泽东选集和八卷的毛泽东文集,是毛泽东留下的文字的东西,毛泽东不是个文人,他做了很多事情,透过这些文字和他的行动,我们能看到一个毛泽东,如我前面所说,这再不会是粉饰的毛泽东,也不是标榜的毛泽东,也不是被攻击的毛泽东,也不是极左或者极右评价的毛泽东,更不是有个人恩怨的人评价的毛泽东,这是一个真实的毛泽东。

从毛泽东选集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对中国社会和中国运动的分析开始到《别了,司徒雷登》《友谊还是侵略?》的谈美国的问题终止的毛泽东四卷,基本是中国社会从20年代到1949年的历史大事件从共产党一面看问题的缩影。也是毛泽东剖析和领导中国共产党和军队的缩影。这个阶段,毛泽东从中国社会各个阶层的分析开始,深刻的剖析了中国社会的现状和社会斗争的方方面面,他的重要思想主要有:坚持调查研究而不是读马列理论的实事求是的态度(《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反对本本主义》),革命需要依靠群众,发动群众,服务群众的群众路线和为人民服务思想(《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为争取千百万群众进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而斗争》,《为人民服务》《开展根据地的减租、生产和拥政爱民运动》)这点很类似美国前总统林肯所讲的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的思想。 积蓄力量,发展壮大自身的坚韧不拔顽强努力的进取思想(《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井冈山的斗争》《愚公移山》等); 坚持游击战,运动战,“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消灭有生力量为主,攻城守地为次”的指挥军事斗争的军事著作《论持久战》《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战争和战略问题》),关于加强领导,建立完善制度,完善机构和改革机构的中国共产党内的的内部建设问题(《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共产党人》发刊词》《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反对党八股 》《反对自由主义》等),关于加强学习,整顿学风,改变旧习惯和文艺运动的著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改造我们的学习》 ),阐述经济建设方面的文章(《必须注意经济工作》《我们的经济政策》《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必须学会做经济工作》)。此外还有他的阐述辩证法,认识论和实践重要性的《矛盾论》和《实践论》他的阐述中国共产党对外关系和统一战线思想的著作,他的重要的关于解放后的全国论工业和建设思想的著作,他的解放期间国民党部队投诚,改造,作战三种方式的军事政治著作等等。

从1925年到1949的毛泽东选集的四卷,涵盖了毛泽东的军事政治斗争思想的内容,也基本较为全面的覆盖了毛泽东的各个方面的指导思想和原则。尽管在1980年,邓小平对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的谈话(《邓小平文选》第一卷,1980年,答意大利记者法拉奇提问)中说,“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很多人都做了贡献”,而当法拉奇继续追问,你是不是也对毛泽东思想做了一些贡献时,邓小平说,“当然,革命者哪能不做事?”,从史料来看,我还是认为,这些思想基本还是来自毛泽东本人更贴切。所以很多元老们也承认,毛泽东总是在同时代比他们看的更远些。周恩来也曾说过,毛泽东同志在党内的历史地位和领导地位,不是自封的,不是别人吹嘘的,是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由于正确的思想和远见而逐渐形成的。

如果我们看毛泽东的全部思想,也看毛泽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我们可以发现,他的一个核心思想是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也正因为如此,周恩来一直戴着的像章中,背面就是为人民服务。也正因为这个精髓思想,这个为人民服务提到了很高的日程和高度。直到今天,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和很多官方机构的里面,依然有“为人民服务”的几个大字。当然,我们今天看到门前跪着很多诉苦的老头老太申冤,看着官僚门卫的狰狞面目,那是后话了。

有人说毛泽东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和自己的政党得天下,就算这样,人也需要一个指导思想,也需要一个世界观,一个龌龊的思想是不可能让人产生不怕牺牲的毕生无悔艰苦奋斗的勇气的。毛泽东是在这样一个“为人民服务"和人民的代表的思想下奋斗的。毛泽东终生反对的,其一是脱离实践的理论,其二是官僚资本和特权的所谓贵族阶层。为此,他奋斗了一生。

毛泽东在建国后阐述了敌我矛盾,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阐述了重工业轻工业关系的问题,阐述了中国对外关系问题。有人说毛泽东不能搞开放,如果毛泽东真的是闭关锁国的化,中国绝对不会有几天,因为正是当时中国和苏联的关系,使得中国得到了50年代苏联上百个重工业无数专家和国防项目的援助,使得中国迅速实现了工业化,完成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百年完成的工作。而当毛泽东的手紧紧握住来访的日本首相,当拖着病体的毛泽东和基辛格和尼克松谈话的时候,他完成了中国国门的正式打开。

退一步是为了跳的更远,有时的封闭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毛泽东在他能努力的瞬间把握住了机会,他的统一战线,援助亚非拉国家的政策使得中国进入联合国,历史记载: “1971年10月18日开始,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斯里兰卡)、古巴、赤道几内亚、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勒窝内(塞拉利昂)、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提出要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的提案。联大进行“关于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的专题辩论,24日辩论结束,约80个会员国的代表发了言。发言的情况表明,支持“两阿提案”和支持美、日等国提案的代表基本上旗鼓相当。10月25日上午,美国召集它的联合提案国举行最后一次战略会议。美国大使表示,为阻止把国民党中国从联合国驱逐出去而作的努力将会成功。10月25日晚,在大会主席马利克主持下进行表决。马利克接受一些会员国的要求,今晚对所有的动议都采取唱名表决的办法。在正式表决前几分钟,美国指使某国代表提议,推迟表决有关中国代表权的一切提案,以便说服一些仍然动摇的国家支持美国提案。然而,大会以56票对53票、19票弃权否决了推迟表决的动议,使美国受到严重挫折。
此后,大会听取了17个国家的代表在正式表决前解释他们将怎样投票的发言。马利克主席宣布每人发言限于10分钟。最后3个发言的人依次是阿尔巴尼亚副外长马利列,“国民党中国外交部长”周书楷,美国大使布什。联合国宽敞的、黄色的大厅里挤满了代表和观众。美国代表和日本代表要求首先表决“规定驱逐国民党中国需要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的‘重要问题’提案”。表决结果是:6l票赞成,53票反对,15票弃权。“重要问题”提案获得先议权。
对于这个胜利,长期执行国际统一战线也没有料想到的毛泽东说,这是亚非拉兄弟们把我们抬进联合国去的。

在毛泽东的带领下,中国完成了中国的革命,完成了中国的工业基础建设,完成了国有资产的全面所有,实行了国防的两弹一星。完成了欧美等发达国家对新兴中国政权的全面承认。毛泽东在完成这些的同时,他最担忧的是中国的变色,他深深知道,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如果出现贫富的巨大差异,出现大官僚资本家,那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人口多,底子薄的基础上的大资本家是社会不稳定的最重要因素,而且在这样一个人口基数上的资本家一定是极端富裕和垄断型的,不是民生的资本主义,而必然是官僚的,买办的,嗜血的,残酷的,甚至丧失人性的大资本家。

毛泽东担心他的昔日的政治委员成了“睡在他身边的赫鲁晓夫”,他担心他的继任者会执行一条急功近利的,培养中国特权阶层的,对中国广大民众欺压的大官僚资本家阶层,正因如此,在他有生之年,他希望通过一场自下而上的运动来达到他的防资反腐的思想。中国在那个时代无法实现议员议会制度,国外西方国家的虎视眈眈,国内是百废待兴,没有一个强有力政党,没有一个有高瞻远瞩的领导是无法完成复杂的建设和国防任务的。即使如此,毛泽东依然在《论人民民主专政》的文章中说,“一九四九年的七月一日这一个日子表示,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二十八年了。像一个人一样,有他的幼年、青年、壮年和老年。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也不是十几岁的年青小伙子,而是一个大人了。人到老年就要死亡,党也是这样。阶级消灭了,作为阶级斗争的工具的一切东西,政党和国家机器,将因其丧失作用,没有需要,逐步地衰亡下去,完结自己的历史使命,而走到更高级的人类社会。”,他还强调说: “青年同志们,也许还不懂得这一条真理。他们必须懂得这一条真理,才有正确的宇宙观。他们必须懂得,消灭阶级,消灭国家权力,消灭党,全人类都要走这一条路的,问题只是时间和条件。”

当上百个国家还在悼念毛泽东,华国锋致的毛的悼词的余音在耳的时候,毛泽东刚去世不久,邓已经将毛泽东三七开了,即三分错误,七分成绩,但是当法拉奇问邓小平对自己如何评价时,邓小平却说: “我犯过很多错误,但是都是好心犯的错误,不犯错误的人是没有的。”。那么毛泽东呢? 他都是坏心犯的错误么?或者就是为了贻害中华民族千秋万代犯的错误么? 毛泽东是懂社会发展规律的,他即使大权在握的时候,他即使雄心勃勃的时候,即使后来那些批判毛泽东的后来子孙都发财致富的元老们当时都极力争相奉承毛泽东的时候,毛泽东已经说出了,“千秋功罪,自有后人评说”。人们常说那首《沁园春雪》更好的解释了毛泽东的雄心和帝王思想,其实,我个人倒是觉得毛泽东“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云龙三百万,搅的周天寒彻,…,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昆仑》之词也许更好的解释了他的政治理想和中华之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