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飞顿作倾盆雨–王洪文和他的人生

泪飞顿作倾盆雨–王洪文和他的人生
付明泉
2010年3月10日

 

在作为形式的审判毛泽东的遗孀江青,前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张春桥,主管宣传工作的姚文元的时候等四人的法庭上,有三个人都是老人了,人们看到只有其中一个非常年轻的面孔,而他依然是英气逼人,步伐矫健,态度也和三人不同,他谦恭老实的听着对自己的指控,他就是当时四人中官职最高,也最年轻的前党内领导人–党中央副主席王洪文。

当78岁的毛泽东在书房紧紧握住39岁王洪文的手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急切和期盼,仿佛握住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在林彪事件后,他是如此的渴望人才,如此渴望在这样一个大革命中锻炼出来的,他称为“工农兵学商”都具备的忠诚他的思想的年轻一代掌舵者,他是如此渴望这样的年轻人继承他的革命理论,防止“党变修,国变色”。他称赞王洪文有工农兵学的经历,是个文武兼备的人才,是大革命中锻炼出的领导人。他对八大军区司令员们说任何人都是从20几岁锻炼成长起来的,他也亲自提名王洪文做党中央的副主席,并要王洪文直接对自己负责。

他希望王洪文能够管政,管军,管党,制衡党内的大佬和左右两翼。但是显然,已经有几十年历史的这个党此刻已经具有非常的惯性,各派利益,个人利益和矛盾已经凸显,大家都在围绕毛的语言和口号中各行其是,各有心事。如毛所说,党内无党,帝王思想,党外无派,千奇百怪。年轻的王洪文是无力做任何事情的。他和毛泽东的信任关系依然没有建立起来,他不如周恩来,康生,邓小平等等了解毛泽东,他甚至也没有他的老上级张春桥了解毛泽东。而青年人最容易犯的一个毛病又是迷信和恐惧元老,就如后来的华国锋迷信元老一样,此刻的王洪文也不例外,他对一切老同志都是恐慌的,对自己是严重不自信的,在毛的绝对权威之下,他既不能建立自己的人脉,也不能做任何实际的工作,去中央工作,自己完全成了空中楼阁。

出生于1935年的王洪文是家中的长子,因为家境贫寒,他从小放过猪,务过农,后来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后在上海工作。王洪文在文化大革命中在1967年2月24日任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4月,兼任上棉十七厂革委会主任。而他被毛泽东注意是在毛泽东处理武汉事件中以为军方要政变后,仓促离开到达上海,得到了王洪文为首十万工人的保护。在1968年国庆,王洪文得到毛泽东的接见。

王洪文和张春桥和江青等人不同,他很晚才进入中央高层,只所以被判以重刑。通过史料,我们发现,有几个因素最值得注意,其一是他曾经和小平进行过角力,其实这本来也很平常,因为王洪文属于左派力量,即坚持毛的革命和反资本反新贵族的阶级理论,而邓则是崇尚西方,向西方学习甚至一边倒的开创者和坚持者。其二是王洪文在被头脑极度不清醒的同样迷信老干部的后来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华国锋和元老叶剑英宣布审查的时候,他十分鲁莽的孤注一掷的扑向叶剑英,这样一个动作,在中国的政治中,让后来的对手判处死刑也是不为过的。正因如此,王洪文的一个罪行就是诬陷邓小平。

王洪文在被逮捕后,开始表现出了想立功减罪之心,这也体现了他极端不成熟的政治思维,表现出了他极端幼稚的政治韬略。这一点,他远远不如他师长级的人物–张春桥清醒,张在审判中一言不发,自始至终。当政治敌手用宫廷政变一样的方式逮捕你的时候,无论你如何立功,都不可能减轻一点被惩罚的命运了。

后来很多无聊者,马屁精文人自然不忘在邓小平执政期间打击王洪文,说王洪文贪婪好色,不学无术。但是我看过很多王洪文的照片,他一直是英气逼人,站立坐姿端正,神态安宁。人的内心总能通过一定的神态表现出来,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无数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研究的结论,如果王洪文真的如此龌龊不堪,他应该和当今很多满脸横肉面目狰狞的大官僚一样的神态才对。而且即使这么多年深挖多挖,也依然没有挖出王洪文的巨额巨贪之财产,或者爱美色之史。

对王洪文的审判也是可笑的,说王是新兴的资产阶级,是极右派的代表,我觉得如果真要审判,也应该是说王洪文是极左派的激进革命派的代表,而不是什么极右派,邓小平晚年都说,我们要防止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右,但是主要防止左。而王的另一个罪行就是打击诬陷邓小平。打击政治对手也能成一条罪行,也算是绝对中国特色了。更有趣的是,王洪文的罪行还有一条是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稍加分析就能看到,邓小平等终止了文化大革命,说是完全错误的,那么破坏大革命不是很好的行为么?那是觉悟早啊。而还有一个罪行是试图篡夺华国锋为首的党中央,我们没看到王洪文篡夺,倒是看到最后华国锋是被邓小平为首的元老给劝告退休了,也因此,邓成了第二代领导核心。

英气逼人,也算少年得志的王洪文倒是很符合平步青云之语,他的起步之快,不符合党内的程序,他的跌落之快,更是完全不符合党内的正常程序。他人生充满了并不让人愉快的戏剧性,他在走上高位的时候,也许也想到了这点,也许没有,我们无从得知,我们只是知道他的后来的忽然的跌落时候安的莫须有的罪名和病死狱中的凄然惨烈。此时的王洪文是黯然神伤,还是悔恨当初,我们不知道,如果他真能如孩子受到委屈放声大哭,那么倒是很符合毛泽东的一首词中的最后的一句,那就是“泪飞顿作倾盆雨”。

不论邓如何否定这段历史和这段人物,王洪文,华国锋等作为中国的党内领导人是不可从历史抹掉的,毛泽东选择了这两个年轻的接班人,而最终一个成为阶下囚,一个悄然离开政治位置,也算是元老的翻身。从此,中国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序幕,也逐渐形成了特权阶层权贵,大资本家和中国新贵全面开花的社会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