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中国当代的资产阶级

再论中国当代的资产阶级

付明泉
2010年3月10日

看有些分析文章说,"中国必将走上资本主义道路,中国的未来也一定是精英政治"。这代表了很多民族资本家的观点,他们觉得自己的大好时代已经来临,他们激动,他们兴奋,他们欢心鼓舞,他们觉得,21世纪的中国,未来的中国,就是他们坐在宽阔的议政大厅,或者慷慨激昂,或者言辞平缓的参与施政,然后回到公司赚钱,生意越做越大,接着和各国资本家合作竞争。

然而,这只是民族资本主义者的迷梦,或者是单相思,中国当今的社会,包括未来的中国,不是简单的可以走向那样的民生资本的状态,中国的实际财富和权力,牢牢控制在权力阶层和官僚阶层手中。拥有中国特色的权力,才能根本拥有中国式的财富,这是中国当今社会一个重大的特征。而这个权力,不是君权神授,也不是民赋之权,而是地地道道的已经形成的垄断之权。

文革结束后,中国出现了国家的貌似贫穷,但是邓小平为代表的元老看到了中国潜在的巨大财富,那就是庞大的人口基数和既不内债也无外债的现实状态。这是很容易造成几十,几百,几千,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富翁的社会状况。在毛泽东带领下,中国已经形成了门类齐全的工农业基础,基础建设基本完成,国防,科技,教育的基础已经全面完成,全国重工业部门齐全,在这样一个现实状况下,发展轻工业,用很少的代价和投入就能满足民众基本需求的改变是最能得到民心的。

正因如此,开放初期,全国民众欢心鼓舞,毛泽东时代的贫穷似乎一扫而空,过去政策错误成了家喻户晓的真理,而能带领大家发财致富的人也成了远近的能人。各级官吏招商引资,不亦乐乎,大家看到外面的世界,确定了这么年就是在愚民,害民,而这下改革,人们都富了。

在一阵狂热的时期过去以后,人们逐渐发现,巨大的财富逐渐被权力垄断了,过去属于人民和民众的工厂和企业在厂长负责制,股份制以后逐渐变成了家族的企业,一阵眼花缭乱的重组,合资,股份改造,外资进入,租赁以后,工人们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企业的主人,而等待自己的只有下岗,再就业和黯然离开。

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曾经无比欢欣鼓舞,他们感到自己的光辉时代到来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以后,他们才发现,自己需要一个老大,不然依然是奴才,这个老大,就是官僚和各级权贵,没有他们,自己永远是土人一个,自己永远还是下层的打工仔的头。而考上了任何一级官僚权贵,人生就完全不同,资本的积累变得容易和便捷。一个政策和通知,一个规定和条例,就完全可以让自己财源广进,钞票如水,否则不论如何努力,也是朝不保夕。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招商引资显得拙劣,贷款办企业显得缓慢,直接从国有企业通过重组股份改造而探囊取物才来的快捷。大大小小的民营企业都通过各种办法以上市作为敛财的目标而不是继续发展企业的方式。由于资源的有限,如马克思多年前所说,直接赤裸裸的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成了有产者对无产者的直接掠夺方式。土地和工厂成了官僚特权阶层最能直接获得利益的物质资料。而通过有利于自己集团的政策,又使得广大工人农民的无偿劳动创造的有形和无形价值很快落到自己手中。

中国的当代的资产阶级,以特权阶层为第一个资产阶级,这个阶层十分隐蔽,他们无需企业和厂房,利用政策做杠杆,就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把银子轻易拿到自己的手中。他们高喊为人民服务,而很多人已经完全丧失了任何信仰,唯一信仰的就是“闷声发大财”。当然,他们最不能丢掉的就是权力,这个是他们命根子,丢掉这个,就丢掉了一切。

在特权阶层之下,是权贵阶层,这个阶层没有前者权力大,或者已经不在正规的权位上,但是他们和第一个阶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或者是前高官,或者是相应亲属,在一些委员会,理事会,协会中挂职,但是他们能力通天,和第一个阶层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他们可以影响政策的指定,可以轻易为了自己的一个利益就让无数劳动者蒙受损失。他们的私心是很大的,完全没有任何纪律约束,他们貌似自由主义者,他们装作能人,但是他们是可以为了自己煮熟鸡蛋而烧掉别人的房子的,他们利用政策的杠杆来达到剥削的目的。

在此之下,就是民族大资本家,他们很多人也非实干发迹,但是比前两者要辛苦些,起步也艰难些,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拼杀接触到了前两个阶层的人物,然后就开始利用其中的关系运作,他们是开始被民众定义为企业家和能人的人,或者叫做老板的人,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不是真正的老板,真正的老板,能决定他们生死大权的人是前两个阶层的人。

在民族大资本家下是中小民族资本家,他们和上层权贵资本阶层联系依然,不然不能生存,但是他们很难巴结上真的大权贵阶层,因为他们的资本不够雄厚,手法不够大,还不足以让官僚资本和权贵和他们合作,他们每天渴望的就是如何真正走入上层社会,或者期盼国家有一天忽然下达什么政策,有运气的让他们改变命运。

在这几个阶层的资本家中,中小资本家的迷梦最多,他们有时摇摆的摆向下层民众,当他们对上层权贵和大资本阶层有牢骚的时候。但是更多时候是靠向上面的,他们高谈精英政治,希望中国实现民生资本主义的政策,自己能够参政议政,自己的经商环境更加公平和宽松,进入官僚资本的垄断行业中,但是,显然,他们这些迷梦是很难变成现实的,也因此,他们时而沮丧,时而牢骚,他们一样大骂社会不公,大骂贪污腐败,但是他们是因为参与不上,而非骨子痛恨。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和其他三个大的阶层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在之下的小企业主和朝不保夕的工薪阶层,不论白领还是蓝领,还是小公务员,其本质都是劳动阶层,他们唯一的梦想是中国出现一个肚子大,两头小的中产阶层社会,自己可以衣食无忧,有个小房一住,但是他们的这个迷梦也是无法实现的,他们每天为了工作奔波,为了房子和物价的飞涨痛苦,他们在中国更贫困的工人,农民,地方无业者和工资很少的阶层看来也属于有钱人,但是只有他们本人知道,他们的经济更像建立在沙滩上楼房,时刻都有坍塌的危险。他们只能通过大的群体高呼一下户籍改革,高呼一下房价太高,他们通过高喊爱国和出国来宣泄心中的不满,他们通过呐喊和群体性的呼喊表达一下并没有丝毫作用的疾呼。他们相信民众的力量,但是也现实的感受到了作为个体的无力。

中国官僚阶层和权贵阶层的腐朽,已经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任何一个黑幕被揭开,都让世界为之震撼。 毛泽东选择的庸碌的华国锋,除了逮捕了左派理论的清教徒一样的文人政治家们和毛泽东的遗孀外,毫无任何治国能力,他既没有林彪的言简意赅的治军能力,也没有张春桥等人的理想主义思维,更没有权贵阶层的稳准狠的现实风格,华国锋既缺乏经验,更没有思想,他在摇摆中终于走完了自己的政治生命。之后的中国,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那就是,毛泽东从60年代用全部后半生与之斗争和担忧的特权资本和贵族资本,连同这些官僚和权贵的资本家无耻的掠夺广大民众的卑鄙手段和肮脏的货色,已经一样不少的摆在中国当今社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