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为元帅的将军 –谈粟裕

应为元帅的将军 –谈粟裕
付明泉
2010年2月2日
 
在如群星闪耀的中国开国将军中,粟裕无疑是很闪亮的一颗。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又是低调的,不动声色和默默无闻的,他的一生受到了极不公正的对待。如果不拉近镜头,人们甚至很难注意到这个中共军队中的“常胜将军”。
 
淮海战役开始时,陈毅曾经十分担心自己会成为第二个皖南事变的牺牲者。邓小平等更是持观望态度,直到战争形式日益明朗,粟裕也提出由陈邓等统一领导,邓小平等才欣然接下领导权。邓小平文革后的所谓拨乱反正,很多都是以自己的历史为主线的,凡是自己参与和领导的政治运动,都基本被肯定,凡是没有自己参与的政治行动,尤其不利于自己的,基本被他否决,这也许也是人性使然。正因为如此,邓小平对粟裕是一直有说不出的复杂感情,整个战役的实质进程却是由粟裕推动的。但是邓小平需要淮海战役这个大功劳,需要这样的历史和革命资本,这也直接导致了邓对粟裕平反问题的拖延,粟裕的平反一直到小平去世后才得以完成。
 
1958年5月到6月,身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粟裕就开始先后多次在大会上做检讨。从5月26日起,基本是军委委员和军队的中央委员的中央军委扩大会议即逐渐开始了对粟裕的批判,与会者就粟裕在所谓“总参谋部和国防部关系”上的“错误”进行了批判。批判中给粟裕的错误有“一贯反领导”、“向国防部要权”、“告洋状”等。28日,粟裕就被迫在有50多人参加的军委扩大会第二次小型会议上作检讨。
 
历史文献记载: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军委扩大会议迅速从300多人猛增到1400多人。毛泽东也几次到会或在中南海召集会议参加者进行座谈,把军内出现的所谓教条主义问题,上升到两条军事路线斗争的高度,同时激烈批判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在这种情况下,粟裕不得不一次次地在大会小会做检讨。但依照粟裕的性格,他每次几乎总是要对一些原则问题、重大事实做必要的说明。结果每次检讨,招来的都是更严厉的批判。会议强加给粟裕的罪名是“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主要根据:一是说粟裕“一贯反领导”,与陈毅、聂荣臻和彭德怀三位领导都搞不好;二是说粟裕“向党要权”、“向国防部要权”,“争夺军队领导权限”;三是说粟裕“告洋状”。对此,粟裕一边检讨,一边也尽可能地做了实事求是的说明。但是,粟裕越解释,会场上的火药味就越浓。当他说明自己从不争权,坚持华野司令员由陈毅兼和主动不就华中军区司令员一职时,彭德怀竟然说:“这正说明你阴险!”一位军委领导甚至由他的几句检讨引申出一顶大得吓人的政治帽子,说:“作为总参谋长来讲,有了严重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就不是做小偷,而是要做大盗,大盗盗国!”
 
但粟裕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一个真正的将军,一个真正的军事指挥家。也有研究者说,“粟裕是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少见的那种标准职业军人。 进城后,跟别人逛街时,人家在看这个店子卖什么,那个橱窗展示什么,他却在看,这个街区该怎么占领,那个要点该用几人固守,直到晚年病重时,每晚睡觉衣服还要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旁边”。  在解放战争中,他先后指挥了苏中战役、豫东战役、济南战役,宿北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南麻、临朐战役、沙土集战役、 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每个战役都成为精彩之作,而孟良崮战役,将号称“王牌中的王牌”的全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七十四师也号称“常胜将军"的张灵甫所部3万2千余人予以全歼,成为粟裕的巅峰之作。
 
有人说粟裕常是内战英雄,其实,而据记载,在抗日战争中,"粟裕先以500之众挺进日寇腹地,揭开江南游击抗战的序幕。后率领5000之众,虎踞苏中,迎四面之敌,牵制日军三个师团的大部,前后抗击日军合计达到6个不同的师团。”,在车桥战役后,毛泽东曾评价说:“这个从士兵成长起来的人,将来可以指挥四五十万军队。”
 
粟裕善于指挥大兵团作战,而且在战争中曾先后多次负伤,颅内、体内留有弹片。粟裕淡泊名利,曾经两让司令一让元帅,在错综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他的一生几乎没有整过他人,在曾经文革中有人整过他,但后来他却也依然照顾了对方的后人。
 
由于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的原因,粟裕生前没有得以及时平反,对注重这些荣誉的革命者来说,这不能不说一个历史的遗憾。但对于历史的大角度看,这也依然无损这位中国真正优秀的军事将领的声誉,粟裕的一生,安静宁和,淡泊名利,也许真的应了那句话,桃李不言,下自成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