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录(六)

思考录(六)
付明泉
2010年1月10日
一 为与有
 
老子讲“无为”,又讲“为而不有”。
本质不是不为,而是为而不求,无欲而为,是不急功近利的求结果的做事。
 
二 实在和虚幻
 
人这一生很多东西有虚有实。
虚的就是可以失而复得,而且是在众人中轮流转的东西,比如名誉,钱财,声望,权力。
有些东西是实在的,而且是独特的,是失而不可得的,比如青春,健康,生命,有些爱的体验。
 
三 为人和为己
 
有句话说:“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还有句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觉得这两句话不是极端的人说的就是在极端的情况有上下文情况下人说出的。

更符合中庸思想的说法和做法应是:“送人玫瑰,手有余香”。

古希腊有哲学家也说过:“如果我活着不为了自己,谁为了我呢?如果我活着只为了我自己,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四 莲花和行善
 
佛经上说,每诵读一次“阿弥陀佛”,极乐世界就会多出一朵莲花。
我们也可以认为,在生活中多做一件善事,就会在人们的心中和世间多一朵圣洁之花。
 
五 大喜和大悲
康德说: “放纵的快乐,它不主张通过以某种忧虑来昏恶化这种兴奋感。沉浸在悲伤的,即悲痛不已的,又不主张通过某种希望来减轻痛苦”。

他又说: “做为一种激情,因意外地展现出一个无限幸福的前景而产生的希望,从而让心灵完全沉浸在里面,以至于这种激情一直增长到令人窒息的程度,而后者则是让心灵自然而然总得到用希望和不断产生的恐惧的悲痛进行抗争,两者都是很有害的激情”。

这也许也从哲学和心理学的角度解释了佛陀讲的大喜和大悲都是有害的道理。
 
六 言与行
人们常讲言行一致,但是言行一致只是讲一致性,和人的品格无关。
就如君子可以言行一致,小人也可以言行一致。
所以关键还要看他表现的是什么样的言和行。
七 自杀 勇气 怯懦
 
自杀到底是一种勇气还是怯懦,似乎说法不一。
康德认为:“自杀是以勇敢为前提还是以沮丧和怯懦为前提,这只是一个心理学问题而不是道德问题。”

他又说: “如果一个人这样做(自杀)只是为了避免不名誉的活着,那么他就看上去是勇敢的,但是如果是因为在忍受那慢慢费尽所有的忍耐力的悲伤而失去了耐心,那就是一种沮丧了。当一个人不再热爱生命,面对死亡他无所惧怕,当然他会表现一种英雄主义。但假如他就是害怕死亡,总也无法停止去热爱一种条件下的生命,从而必定他这时会因为胆怯而造成一种心灵的纷扰,他为这种心灵的纷扰所迫才跨出自杀这一步,那他就是因为怯懦而死的,因为他再也承受不了生活的折磨。”

这段话让我想起一个元帅–彭德怀,他被定性和批斗后,给毛泽东的信中说,我保证,在任何情况下,我不会反党,不会自杀。

他在被批斗了多次,在被每天被殴打多次,不允许他翻身不允许他上厕所情况下,顽强到熬到了生命自然结束的最后一刻。

八  面相

中国有句古话,叫“人不可面相”。

我对人一直很面相,因为我觉得人的面相中包含不仅仅是天生的成分,还展现出人的性格,阅历,思想和品格。

康德说: “神态总与人的内心活动相伴,经常的重复的不由自主地慢慢形成固定的面容。

他又说:一个人潇洒的人,尽管面容没有变化,但是因为荒淫无耻,随着岁月,完全可以有了另外一副面孔,而这并面孔不能归于他的自然禀赋。”
九  源和流
 
中国古著《大学》中讲:格物致知。

康德说,一个人不仅仅应该成为一个法律意义上的善人,而且还应成为一个道德意义上的善。就是让美德渗入到他的理性的品质中。

佛陀也讲修行之首在修心。

说的都是正本清源的去修善的动力源的问题。

对此,康德也说,在三个层次的恶中,只有心灵的堕落,是最可怕的,因为这种恶是因为(他或她)本身追求的道德观和源就是邪恶的,那么根

源就已经腐烂,这个人的行为只能是恶的。

十 温柔和奉献
温柔之所以如此征服人心,更重要的是因为温柔这个品格和奉献直接相关。
而奉献,是人类并不多的美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