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是最好的

自由是最好的
 
付明泉
2009年12月30日
 
“自由是最好的”这句话人们更多理解为“享受自由是美好的”或者“追求自由是崇高,庄严而且神圣的”,但是人们往往忽略了另外一点,那就是这句话也包含着:自由是最有力量的。
 
如果你观察和思考,你会发现,自由的力量是巨大的,有些政府对外来人口采用宽松的,可来可去的政策方针,你会发现,人们感觉自由的来来去去的同时,他或她反而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或者试图留下,相反,用限制的,强迫的,甚至暴力的手段去控制一个事情,往往事与愿违,结果走向愿望的反面。
 
大到政治,有时我想,如果赫鲁晓夫不下令修筑那道臭名昭著的柏林墙,也许反而不会有那么惨烈不计任何代价的人们要越过那道墙。而这一夜悄然而起的钢筋混凝土的墙,又恰恰让一夜之间父兄分离,母子分开,妻离子散的两国的同一个同民族的德国民众忽然明白了很多。 也正是这不允许自由的墙壁,让当时的美国总统肯尼迪能尽情的在西柏林对德国民众尽情挥洒他自由主义的风采,并给出那从此闻名世界的关于自由的演讲,当上万在场的民众不断爆发惊人的赞许的声浪,与其说是对肯尼迪演讲的赞许,还不如说是对自由的渴望和对暴力限制的愤怒之声。这火爆的场面,连一直演讲就被欢呼的肯尼迪本人都十分吃惊,他在去爱尔兰的飞机上对人说,“我真担心,如果我当时呼喊,‘让我们推倒这阻断自由之墙吧,他们也会动手的’”。
 
小到生活方方面面和感情,自由的力量也是如此。毛泽东在听到林彪叛逃后说了那句中国古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至少道出了他感觉那种对控制,包括对思想已经控制不住时的无奈。丘吉尔也说过:“世界有两样东西最无奈,倒向你的墙(因为无路可逃),和远离你的女人。” 而此时,给对方自由往往有比控制更大的力量。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说一个变心的先生,妻子为了让丈夫回头,维持住婚姻, 采用了私家侦探,恐吓第三者,以及利用各种能想到方式想让婚姻合好,想变心的丈夫回头,但最终还是散了。另一个故事,变心的先生和妻子坦白并直说外面的鲜花如何显眼如何迷人如何香气四溢以及他的心动神摇和迫不及待,他妻子平和的说,那就去吧。最终这个先生反而回心转意,坚定的回归了。
 
自由是有力量的, 她不是让人产生如专制和暴力限制后的逆反心里,因为自由尊重你的选择,让你倾听到你灵魂的声音,并去掉一切外来的喧嚣,这一切,反而容易让人在安静中找到自己的本心而通过内因彰显力量。自由的力量,就如中国的太极,看似绵软和平和,却孕育着巨大的内在的自然的力量。中国的古人也有,“要让他或者她折腾够”或者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之语,让他或者她去撞就是给他或者她自由的过程,这也正如一个歌曲中唱的那样,“也许等到风景都看透,你会陪我看溪水长流”。也许这个时候,看溪水长流才是能抵挡诱惑的,才是能更稳定的。有人说,如果给了自由,控制不住了呢?可以说,如果自由控制不住,那么非自由就更控制不住,就算控制住,也依然是再版的“身在曹营心在汉”和“同床异梦”的故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