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思考(二)

哲学思考(二)
对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感性的直观概念的思考
 
付明泉
2009年12月28日晨
 
德国哲学家康德在其哲学发展的批判时期,即1781年到1790年期间, 发表了《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和其他一些哲学论著,对世界哲学领域产生了巨大影响,也正式进入以后的康德学说时期。
 
在本文中,我仅写一点我对他《纯粹理性批判》论著中的先验感性论中论述的直观概念和感性部分的理解。康德的先验感性论是他《纯粹理性批判》的开篇,也是他《纯粹理性批判》的基础。
 
康德指出: “知识不问其以何种式样何种方法与对象相关,其所由以直接与对象相关,及一切思维所由以得其质料者,为直观。” 这里的直观是康德所强调的,直观的更多理解他在后面给出。他也强调了知识本身是由对象(唯物主义称为客观实体的物,康德认为的并非纯粹的直观,而是经验的直观,后面有论述)而关联。这个关联和获得的方式他在这句话中还未提及。他仅仅是强调了这种关联的必然和确定性质。这点可以说是很多哲学体系对感性和知识起源的共识。但是之后的过程,也就是知性(康德所讲的全部知性的范畴,见其《感性创造力》和《知性的认识能力》两文,或者类似唯物主义讲的理性认识)就各有不同。
 
康德对直观的分析中说:“但直观仅限在对象授与我们的限度之内发生。对象授与我们,又仅在心有所激动之限度内才可能,此点至少就人而言。由我们为对象所激动之形相以接受表象”之能力(感受性),名为感性。对象由感性授与我们,仅有此感性使我们产生直观;直观由悟性而被思维,且自悟性发生概念。但一切思维,不问其直接间接,由其性格最后必与直观相关,故在我们人类,最后必与感性相关,盖因舍此以外别无其他方法能使对象授与我们也。在我们被对象激动之限度内,对象所及于“表象能力”之结果,为感觉。由感觉与对象相关之直观,名为经验的直观。经验的直观之对象(未规定其内容者)泛称为现象。 ”

这里康德的论述除了继续强调了这种对象对人内心激动的表像为感性外,他进一步强调了我们知识与感性的直接联系和相关。即对象到感性,由感性到直观,由直观到悟性,再由悟性到概念的过程,而他论述这一点,依然是强调感性对人类或者其他智能生命的拥有的知识的起源的关键唯一和其决定性。但是,康德强调了经验的直观(相对于他在先验感性论中分析的时间和空间的纯粹的直观),就是这些直观包含有个体的认识经验和感觉经验,即已经包含人类或其不仅限于人类的生物的思考和先验的知识了。

 
对于感觉的进一步分析,康德指出:“在现象中与感觉相应者,我名之为现象之质料(Materie);其所以规定现象中之杂多使之能在某种关系中整理者,我名之为现象之方式(Form)。感觉所唯一能由以设定,唯一能由以在某种关系中整理者,其自身决不能亦为感觉;故一切现象之质料仅后天的授与我们,而现象之方式则必先天的存于心中以备整理感觉,故必容许离一切感觉而考虑之也。 ”

在感觉和现象上,康德用“相应”和“整理”的词来划分“质料”和“方式”,我理解“相应”和“整理”,在这里,是存在(如唯物主义的物的概念)和理顺存在关系的逻辑能力,就如人们理解数学计算机科学中“面向对象思想”或者生物学的“类属目”中或者任何其他科学中的逻辑关系的能力(而不是关系本身,这种本身在康德的本论著中也是不存在的,因为我理解,康德讲的非纯粹直观就不是一种实际的唯物主义定义的客观存在)。

 
之后,康德清晰而直接的给出他的纯粹的直观定义,那就是“凡一切表象其中绝无属于感觉之成分者,我名之为纯粹的(此就先验的意义而言)。普泛所谓感性直观之纯粹方式(直观中之一切杂多皆以某种关系在此方式中被直观者)必须先天的存于心中。此种感性直观之纯粹方式,亦可名之为纯粹直观。今如在物体表象中,取去悟性关于物体所思维者,如实体、力、可分性,等等,又取去其属于感觉者,如不可入性、坚、色,等等,顾自此经验的直观尚有留存之事物,即延扩与形体。此延扩与形体二者属于纯粹直观,纯粹直观者即无感官或感觉之现实对象而先天的存于心中为感性之纯然方式者也。” 这个论述是清晰而直接, 为什么要如此呢? 康德认为:“是以在先验感性论中,第一、须从感性中取去悟性由其概念所思维之一切事物,使感性单独孤立,于是除经验直观以外无一物留存。第二、又须从经验直观中取去属于感觉之一切事物,于是除感性所能先天的唯一提供之纯粹直观及现象之纯然方式以外,无一物存留。在此种研究途程中,将发见有两种感性直观之纯粹方式,用为先天的知识原理,即空间与时间。吾人今将进而考虑空间与时间。 ”
正因如此,对于先验的感性论,康德认为:除空间时间二要素以外,不能再包有其他要素。此就“属于感性之一切其他概念”,甚至如联结空间时间二要素之运动概念,皆以经验的事物为前提者一事观之即明矣。盖运动以“关于某某运动事物之知觉”为前提。第就空间本身而言,则在空间中并无运动者其物;因之,此运动之事物必为仅由经验始在空间中发见之事物,故必为经验的质料。据此同一理由,先验感性论,不能将变化概念列入其先天的质料中。盖时间本身并不变化,所变化者仅为时间中之事物。故变化概念乃以某某事物之存在及其规定之继起等知觉为前提者;盖即谓变化概念以经验为前提者也。 ” 。

我理解为,康德认为,究其本质,一切感性的范畴和概念,人类是模糊了其中知性的涉足,即没有意识到知性对感性的影响,也正因为如此,他试图去除一切影响感性孤立的事物,之后,又从经验直观中去除感觉相关的实物,而将余下的部分,他称呼为感性直观的纯粹方式,(也就是不是受到人影响的,与思维无关的,与感性无关的)(唯物主义认为的客观的事物观察和认识)时间和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