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会问题(十四)(全文)

中国的社会问题(十四)

 

毛泽东和蒋介石的治国思想和他们对中国社会的影响(1———毛和他的思想体系

付明泉

2009年12月21日

 

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孙子,同样也是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女婿戴维在见到毛泽东后出来,对他的妻子说,“十里之外,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他说,“… 他始终是个“壮心不已”的人。从他谈到的许多志愿中,我们都能感受到他“志在千里”的“壮心”在勃勃跳动。 …”。

 

这就是毛,一个改变了中国亿万苍生命运的人。他手里拿着香烟,目光是遥远不可测的,他的思想又更为遥远。有人说毛是一个中国农民出身的人,他打着农民的烙印。但是,毛确实已经远远超越了他的家庭,甚至他的时代,他是一个集哲学家,历史学家,军事家,思想家和政治家于一体的改变了中国并惊动和影响了世界的人。他一生说自己是无产阶级的劳动者,代表并领导着全体无产者,他反对任何强权,霸权和他称为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东西并进行着他的革命。美国作家斯诺(Snow)在他初次见到毛后,写道,“在中国西北的窑洞中我看到了一个中国的林肯”。但是正如从英国留学归来的罗隆基博士怀疑的问周恩来的问题,“毛是长沙师范毕业的,你是南开的,我是北大的,为什么我就代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而你和毛就代表无产阶级呢?”这也许也表达出了毛的固有矛盾,知识分子和无产阶级领袖如何能有效的统一。

 

和他同时代的蒋介石不同,毛除了文化革命时期,他极少在正式场合穿军装,据说他一生没有开过一枪,哪怕在建国后,全国都在热气腾腾的“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大练兵时期, 在一个大演兵场,毛由很多将帅陪同参观,大将罗瑞卿和他介绍情况时,毛端起枪瞄了一下靶心,当众人都在聚精会神屏住呼吸的时候,毛就又把抢放下了。但是,毛确实是个大军事家,这一点,没有哪位他麾下的将军和元帅包括他的对手和敌人不承认这一点,不论是中国德高望重的朱德元帅,脾气暴躁的彭德怀元帅,号称中国军神的林彪元帅,号称四方面军旗帜的徐向前元帅,号称常胜将军的粟裕大将和勇猛著称的陈赓大将,以及万千校官和百万士兵还是他的终生的对手—军人出身,黄埠军校的校长蒋介石。

 

但和蒋介石不同,毛对知识分子的驾驭和理解远远超越他对这些职业军人的驾驭,他统帅军队,更多是靠政治委员和他的理论思想。而他领导下的政治家,理论家,不论是号称大秀才的陈伯达,还是后来文化革命以文笔理论著称的张春桥,以及很多新旧时代的诗人,理论家,职业作家,都承认毛是一个大知识分子,和蒋相比,毛更加接近文化阵地的核心,这也从他把后来对自己发动的革命叫做文化革命可以看的出来。毛不仅仅是个理论家,更重要的是他有着透彻清晰而严密的历史观,他有着独特的深邃的哲学观,他有着犀利而独特的富有远见的思想。

 

有人说,毛是浪漫主义的代表,不可否定,毛身上有浪漫主义的性格,但是我始终觉得这是对他很不客观很不完全的评价。浪漫主义的代表者可以做音乐家,可以做文学家,可以做乌托邦的作家,可以做一个“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大诗人,但是绝对不会成为一个统帅千军万马,“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军事家,不会成为缔造一个国家的领袖。如果你阅读毛的文集,而不是他的选集,你会发现,无论是书信还是他的电涵,毛的文化修养和策略是如此紧密的和那个时代结合成一体。他的策略,他的思维,他的方法总是实用的,简洁的,符合实际的,从其中,你能看出,他是一个绝对的实用主义者,他一生都在强调实用,实际和实事求是。这从他“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反对本本主义”,“反对党八股”,“改造我们的学习”等很多文章都能看的出来。他写了《矛盾论》和《实践论》的哲学文章,但是你会发现这哲学文章中透露出依然是紧密的联系实际和实际工作的思想,他反对空洞无物的说教,反对脱离了人的社会性的哲学和研究,他的一切思想和理论都紧密的联系他的时代,他的国家,和他所处的社会环境。

 

后人评价毛不会搞经济,如果你看看他在中央苏区和后来很少量的主抓经济工作的文章,你就不能不怀疑这一论断。毛的经济的看法是独特的,是高屋建瓴的,也依然是实用的,实际的和富有远见的。从他的“水利是国民经济的第一命脉”,“以粮为纲”的两个论断,以及“一定要彻底根治水患”的论断,就已经看出他的远见卓识。无论是后来的南水北调,西气东输,还是众志成城战洪水,你都能看出毛的远见和他看到的不重视这些可能发生的祸患”。

 

毛对这个国家爱的深沉,爱的透彻,爱的理性而富有远见。他了解历史现实和为未来的关系。他一生没有到过欧美,没有看过西方对孩子的教育,他没有提出素质教育这个词汇,但是他已经看到当时中国教育的严重问题,他提出孩子们的“作业太重,教育太死板,太教条”的还不能被当时教育者理解的思想,他也看到了学校教育和社会实践的巨大脱节。他试图用上山下乡,来实现青年知识分子的社会实践并与社会的有效结合。毛的思想是一体的,是不可隔断的,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的继承者无法从根本上理解他的理论,很容易的在取舍之间隔断和肢解他的思想,造成了很多祸患甚至灾难。

 

有人说,毛是革命者,他一生都在鼓吹革命。我始终觉得,这个评价也是不够恰当的。毛喜欢革命这个词汇,他的文章也充满了革命的语言和词汇,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是喜欢革命和鼓吹革命。他曾经在解放前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说:“我们不旦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我们还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 他又说,“我们不会的(建设城市,发展工业),我们要老老实实的学…”。毛的思想更多的是团结而不是革命,更喜欢建设而不是破坏; 也正因如此,他的“统一战线”思想是他多次强调的,他喜欢和他的分歧者去论战和斗争,但是只要存在一丝希望,他更希望的是能够团结。他更喜欢的是联合,而不是单纯的斗争。正因为如此,毛在对待美国问题上,也一直把美国的大资本家和金融寡头和美国劳动阶层,美国的普通民众和白宫参议院的当政者区别开来。他说“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向来是友好的,可惜被艾奇逊(时任美国国务卿)等人。。。”。毛团结一切民主党派,从舆论和文化击败了占统治地位的蒋介石的正统地位,毛团结了亚非拉国家,把他的几亿人口的新中国抬进了联合国。

 

邓小平批评毛的家长制,批评毛的听不进不同意见,批评毛的选定接班人,批评毛的对反对他的群众运动(当然也是拥护邓小平的1976年的45运动)的驱散的态度,批评毛的非民主的党内作风,批评毛的老人政治,然而,我们无需评论,只要看看后来邓的所有行为,你就能理解到,邓一样也没有改变他所批评的毛的错误,反而都是有过而无不及。

 

毛没有子女和亲属在中国经商,毛也没有子女在当时比我们发达的邻邦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享受特权和富贵,毛到今天,也没有看到查到他本人,他的孩子和他的家人在任何国家银行的财富,这一点,就是事实胜于雄辩,毛的一生,和现在很多当政者不同,他不羡慕,不崇拜,也未曾想让自己的毛氏家族成为富甲天下的旺族。毛临终把权力交给了华国锋,这个做法虽然不够民选的民主,但是这个开国者的这个举动,确实给后来的继承者一个训诫和规则,那就是,再没有后来的继任者胆敢把权力直接交给他的儿子和直系亲属。这和台湾的蒋介石和其他父业子传的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又有人说,“毛送子上前线是为了镀金,而且是因为长子牺牲了,不然也会让他儿子接班”等等貌似合理的揣摩和评论。我觉得这种揣测和评论是没有道理的,就算有,也毫无意义,不论如何,事实就是,除了毛之外,还没有听到任何执政过的,执政着的高官把自己的孩子送上前线和危险的地方,并能如此无私没有给子女留下任何财产,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他的民族和国家。

 

郁达夫说,“没有伟大人物的民族,是可怜的民族,有了伟大人物不知道爱戴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爱戴和宽容一个伟大的人物,和崇拜和宗教式的狂热不同,我们反对文革时期的狂热,但是我们也绝对不能同意那种过了一个历史时段,就疯狂的貌似客观的评价,实则批判一个为我们民族和国家做出过巨大贡献,鞠躬尽瘁的伟大人物。

 

毛的一生都在思考社会问题,他提出过很多思想,西方一个哲学家曾说,“每个人本质都有自己的哲学体系,都有自己的思想和主义,每个人都是一部哲学”。这个我赞同,但是我们必须承认,大部分人的思想和体系是现有科学和思想的选择题而不是论述题,是继承而不是发展,是对已有知识体系的综合而不是创造的发挥。一些有创造性的科学家,文学家,诗人,艺术家,哲学家,军事家,思想家在发展和创造新的知识和理论体系。那么,毫无疑问,毛就是其中创造的人物之一,毛的早期的调查研究思想,实事求是思想,从实际出发的思想,理论和实践结合的思想,统一战线思想,斗争为了团结的思想,辩证唯物主义感性和理性的螺旋式上升的认识论思想,世界充满矛盾的对立统一的思想,反对教条主义,本本主义,自由主义,武器主义,和他后来提出的建设工业国家的思想,人民内部矛盾思想,教育改革思想,以及他的反对的资本主义法权思想,他终生反对的唯生产力论,以及他提出的消灭贫富差距论,群众监督论,打倒官僚主义论,反对封建主义礼教论,横扫一切封建思潮的妇女解放论,阶级存在论确实形成了宝贵的,独特的,统一的,超越时代的,具有预见性的毛泽东思想。

 

毛一生都在捍卫他的国家领土完整和主权。这点,蒋和他是相同的,这也是为什么蒋一直到死都坚持中国的大一统,反对西藏和任何地区分裂,对毛和蒋来说,这点他们是相同的,那就是中国是祖先留下的中国,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毛在解放初期对强悍著称的丘吉尔提出的派几艘军舰去中国长江,实行武力的报复时,写的评论说: “我们怒斥战争贩子丘吉尔的狂妄声明,长江是中国的内河,你们英国人有什么权利开进来? ”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得蒋邀请毛去重庆谈判,毛坐着飞机去了,这一点,震撼了世界,一个反对派领导人,只身前往,而且他将一旦遭遇不测的后备的中央工作都安排好,就从这一点说,毛就做出了他的哲学和他思想的表率。也能看出他的为国的精神,那篇通讯,描写毛在机场对送别人群的挥手之间,确实很实际的表现出了毛的刚毅,果敢,对国家民族负责的勇敢的镇定的牺牲精神。

 

西方有些中国反对派的报纸,对毛极尽妖魔化,甚至用生活作风等很多东西来描写毛,加上自己的想象和夸张,实在叫人感觉反胃。美国人对华盛顿,林肯,英国人对丘吉尔,从来没有如此无聊的夸张的无病呻吟的攻击和谩骂,哪怕他的反对派。这些对毛的谩骂和攻击,除了显示出书写者素质之低,人格龌龊,胡思乱想,小人之心,还能显示出什么呢?

 

毛是人而不是神,他具有人类拥有的很多弱点和属性,但是他是出生在清朝末年的历史人物,他不可能超越他的时代,让千秋万代都找不到错误,那也不是一个人能具备的。对毛的功过是非,不是一个人,一批人,一代人所能做出的,也不是一个文章,一个决议所能评价的。毛的思想,是一个巨大的对中华民族的思想宝库。毛的历史,就是中国大半个世纪甚至一个世纪的缩影,而对毛的各种无赖式的攻击性评价,让我想起一个民间流传的故事,那就是宋代一个人非要找大文学家当政的欧阳修去比拼才华,并声称自己高过任何才子,并可做卿相,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欧见了他,并已和他对了几句诗,发现了他的才疏学浅。欧阳修最后说“修已知道你,你还不知修(羞)”。在唐初四杰死后,当时也曾有很多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诗人们一起上阵诋毁唐初四杰,说他们“文采并非多好,被夸大了,当代任何诗人都超过了他们”等等,但是历史就是历史,事实胜于雄辩,这正应了后人对这段历史和这些所谓“客观再评价唐初四杰的”诗人们的评价,那就是:“尔曹名与身惧灭,不废江河万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