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会问题(十)(全文)

中国的社会问题(十)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老子

        —–来自民众的巨大力量

 付明泉

2009年12月18日

刺死来求欢的乡级官员的正当防卫的邓玉娇在巨大的民间和法学家的援助的声浪中被无罪释放了,再次显示出了来自民众的不可忽视的巨大力量。大明王朝面对女子唐赛儿率众的起义,曾无计可施。史载,铁腕的乾隆皇帝,面对西南如火如荼的农民运动,也是一声叹息。

 

曾有人问罗马一位皇帝,什么最有力量,他的回答很出乎他将军的意料,他说,女子和儿童。他所说的更深的意思是民众的力量,生息繁衍的力量,未来的力量,才是胜利与否的最终的决定力量。

 

袁世凯曾经觉得百姓很愚钝,他觉得掌握了庞大的当时的装备精良的军队,有了一堆聪明人的扶持,他可以违背历史和民意,不顾及天下苍生的任何想法去做皇帝。拿破仑也犯了同样的愚不可及的错误。很多中世纪欧洲的大主教和皇帝,都是自持宗教的力量和军队,以为可以掌控一切,可以完成一切,不理会任何民意,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无论是军队还是祭坛,都没有拯救他们的命运。就如肯尼迪所说:“我们需要借助上帝的帮助,但是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事情要靠我们自己来完成”。任何庞大的军团,阴森的监狱,死亡的恐吓,都无法挡住历史的前进的脚步和来自民众的正义的呼声。

 

美国总统威尔逊说,“强权就是真理”,这话并不错,但是真的强大的力量,不是来自统治阶层的暴力和恐吓,不是来自黑洞洞的炮口,而是来自民众的巨大力量。毛说,“决定胜负的人民,而不是一件新式武器。”

 

美国人最惨痛的记忆是在越南,这个还没有一个美国一个大州大的国家,成了美国人长久的痛。你去华盛顿,看那纪念越战的军队雕塑和越战墙,连同那句freedom is not free(自由不是免费的),显示出的是让美国人深深的痛。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装备精良的军队在面对妇女儿童人人参战的越南民众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已经是完全无计可施,最后的计算只能是稍微体面而不是无比狼狈的撤退之法。

 

可笑的是,一直到今天,很多狡诈的,病态的,以及头脑贫乏的,甚至完全无知的官吏依然迷信对民众蛮不讲理的铁拳效应。以为权力是他们包治一切的良方。只要有权,就可以把人送上的了天堂,把人推向地狱,而钱财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后一句话其实一个中国一个古代秀才一篇讽刺文章的,从此也成了有些人万古不变的金科玉律。就如同金钱买不来生命,买不来健康,买不来爱情,买不来亲情一样,权力更是非常虚幻的,那是一种建立在民众基础上的高楼大厦,只要地基轻微一晃动,就是大楼的开裂,坍塌和地动山摇,甚至一切瞬间就会化为乌有。

 

我喜欢这句话,“知识就是力量”,我也赞同这句话“无知者无畏”,你看中国很多官吏,是到了绝对无知无畏的程度。明朝名将戚继光在指挥军团和日本作战时的训令是: 需要前进时,前面有水有火,也要奋勇前进,需要撤退时,前面有金有银,也要不为所动撤回。在今天中国的官场上,你会发现对很官吏是正好相反,就是前面有利益,他们蜂拥而上,奋勇前进,而为人民服务的事情,前面有点困难,他们毫不犹豫的撤回。这是一个真实的写照。

 

少年时代,读历史,很幼稚的以为,后一个王朝一定比前一个王朝更厉害,不然如何能灭亡前一个王朝,后来才逐渐知道,并非后来王朝的强大,而是前一个王朝那时腐败如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无数的问题把前一个王朝掏空了身体,最重要的,这个王朝失去了民心,失去了精神,就如毛在1949年形容蒋和他的国民党,成了一具僵尸。除了貌似庞大的框架,除了外强中干的包装,已经全然没有任何力量了。

 

邓小平对此曾有深刻的讲话,他在苏联解体后说,我们的最后如果出问题,还是出在党内,出在我们内部。算是一语中的。当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丰富的表情,滔滔不绝的讲话和深受官僚之苦,呈现麻木表情的万千广场听众的民众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时候,他的命运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当前苏联的坦克被无数民众堵在街头的时候,苏联入侵捷克政策的失败就已经注定。

 

我一直吃惊和疑问是不是千年前的唐太宗李世民真的形容民众和王朝关系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还是后来史学家的美化,如果他真的说过此话,他的目光真的是超越和突破了一个时代,深邃睿智的发现了真理,是一个发现了民众拥有着巨大力量的事实的智慧的古代皇帝。

 

有高官曾形容百姓是“墙头草,随风倒”,其实这倒与不倒,只依然是那种从众和避害趋利人类本性的一部分,依然是有条件的,有分寸的和有界限的,到了一定程度,人们看到的就完全是不同的效应,看到的,就是来自的民意的人心所向而被压抑后的爆发状态,实际上,历史上,中国和世界各代统治者,凡是亲眼看到民众这种力量的时候,都是无比震撼的。那是如火山爆发,天崩地裂一样的巨大力量。老子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这句震撼千古的名言,永远如达摩克利特剑一样,高悬于不公的世界和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