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会问题(十一)(全文)

中国的社会问题(十一)

旧文化旧礼教的沉渣泛起卷土重来

付明泉

20091218

 

 

不知道什么时候,中国一些貌似“有识之士”,新时代的“理学先生们”开始了一轮“中国大地的文艺复兴运动”,在貌似要重新树立社会道德的口号之下,孔孟之道再次被推上神坛,我一直对孔老夫子比较尊崇,他提出过很好的为人处事修身的思想,但是对他和他弟子发展的的礼教类的对妇女的虚伪约束理念十分痛恨。毛泽东在新中国文化革命时期,曾经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来批判孔孟虚伪的道德和历朝各代尤其宋代的虚伪的理学家们,我觉得批判的很对,批判的很好,批判的很恰当。

 

中国几千年的社会,鲁迅说他看到的,就是吃人。我觉得,不仅仅是吃人,而且是吃灵魂。是做了鬼魂都不放过的统治和压迫的社会。中国对妇女的洗脑,压迫,歧视更是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林语堂先生的吾国吾民中,曾写过一个长篇的对中国妇女历史地位分析的,“妇女生活”,任何一个人只要静心再去读读孔子的礼教,汉朝刘向对妇女写的定则,班昭总结和发展的三从四德思想和理论,你就不得不“佩服”中国有些古人的智慧,他们没去把精力用来去发展科学,倒是都把高度的智慧用于这些上了,如果再读读宋代理学先生们的文章,更能真切感受其让你每个毛孔都打寒战的彻骨寒冷的虚伪。

 

这些虚伪的礼教从开始的对女子的洗脑,鼓吹女子的三从四德到后来的全社会的价值取向的定义,到最后元明王朝后法律的规定和推行,都能看出其落后,愚昧,欺骗的本质和人在其中的私欲。各个王朝之所以如此推行此教,万古不衰,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看重其对社会和谐的重大作用。推行的是什么呢?宣传的是什么呢?不是一个女子被人拉了胳膊,于是断臂保持清白,就是一个女子乳房溃疡,为了不让医生看到绝不袒露而英勇不治疗身亡。

 

人说,现在人讲的不是这些,是道德,是高尚,是古代的好东西,几个所谓教授和当今红人,据说还讲到了国外,我翻过他们讲孔子的几本书,除了定价很高以外,(这点,他们牢牢掌握了商品社会的特点,一点也没回到古代)除了断章取义就是无限的发挥,这种浪费纸张的垃圾类的解释评注讲解我看还是不要的好。

 

中国的旧礼教,从20世纪初期开始,被科学民主和进步的社会浪潮如风卷残云一般席卷走,不仅仅是先进的知识分子和革命者,就连军阀一直到封建皇帝溥仪,不得不部分和公开的接受妇女解放的事实。全社会的旧礼教成了真正的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中华民族先进的知识分子的进步和解放的智慧在这个时候全面取得了全面的胜利。然而到了21世纪初期,100年后,居然还有人试图恢复过去的礼教法统,从已经扫到历史垃圾堆里的东西中又试图捡回两件货色来粉饰涂金装饰,顺便包装自己,然后他们试图在腐败的吏治理社会中投机叫卖他们这些虚伪的货色。

 

宋代理学家把妇女的再嫁定义为犯罪行为,当然,如果他们看中了,喜欢了,想纳妾的,估计就不是犯罪行为了。他们在吃饱喝足,娶妻纳妾后便开始了他们“伟大”的事业—对贞洁的崇拜,讴歌和赞美。

 

中国5000年文明,有案可查的有3000年,很多优秀的东西,也绝对不少垃圾的东西,不相信,看看历史变态的君王及其政策(比如,南北朝王朝为了防止皇太后乱政,儿子一旦树立为太子,母亲就要被处死),变态的文化,病的不清的封建族规(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报告中也曾有描述),对这些虚伪的礼教要如鲁迅先生讲的要对待落水狗一样,要不停的打下去,永远打下去,绝不能让他们有任何沉渣泛起卷土重来之可能。

 

至于几个大讲礼教和旧文化的教授和男女红人,实在可以休矣,听说还要配备专门秘书服务团,到各国巡游演讲,我看,除了浪费纳税人的钱,有损祖国形象,毒害国内外青年们以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其他作用。因为这些东西并非真理和进步的东西。就如林语堂所说:“人类对于真理的领悟,只在稀有的一刹那,这领悟的一刹倒是永存的而不是私见能永存。。。(而)大规模的整列排比,五色缤纷,令人目眩,结果仅能导致腐朽之结论,渊博而无富。”。

 

这些鼓吹旧文化旧理学,而且胡乱解释的专家教授们,又喜欢装作大爱国家。中国总不缺乏这样的爱国者,爱国之深,爱国之态,达到了不许任何批评,千年的文化垃圾也爱,也必须爱也要装作爱的程度。他们对一些批判者刚刚揭露一点祖国的阴暗和瑕疵,就马上会对之加以“不爱国”甚至“卖国”的大帽子。对此,让我依然援引林语堂的话作为对这些貌似爱国者的假道德先生的回应和对那些批判者的支持,林语堂先生曾说,“我堪能坦白地直陈一切,因为我心目中的祖国,内省而不疚,无愧于人。我堪能暴呈她的一切困挠纷扰,因为我未尝放弃我的希望。中国乃伟大于她的微渺的爱国家,无需他们的粉饰。她将调整她自己,一如过去历史上所昭示吾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