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会问题(七)(全文)

中国的社会问题(七)

短暂春秋的华国锋和他对中国的政治影响

付明泉

2009年12月15日

 大部中国人对这句话都不陌生,那就是“东方红,太阳升,东方出了个毛泽东”。但是现在的年轻一代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句话,“水有源,树有根,你办事,我放心”。这是我6岁那年,上小学一年级学的第一课。我记的十分清楚。这个所形容的让毛主席办事放心的人,就是华国锋。

做为在毛泽东之后一代中国的最高执政者,华国锋被媒体和中国政治遗忘的如此之快,也绝对称的上中国特色了。我曾在少年时代读过保存不多的华国锋执政几年的文章,他的讲话和文章多是简洁精炼。有人说,那是秘书或者一个书写团执笔吧,我没做过中国的官员,不是很清楚这点,不能妄自评论,但是我想至少还有很多个人的文风在其中,尽管邓小平在回答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的提问时说,毛泽东思想是集体的结晶,他也做了贡献,但是小平文选和毛的选集毕竟文风不同,差别很大,所以我想,各个领导的人讲话和文章,应该还是会体现出他的文风,会反应他的水平和性格。

有人说,华国锋对中国没有什么影响力,而且他后来的政策都是错误的。我们先放后者不谈,先说影响力,我个人认为,华国锋对中国的影响力是持续而深远的,尤其是对中国的政坛的影响甚至是目前难于预计的。为什么这样说呢?你如果细心收集阅读和思考那段历史,你不难发现,华国锋实际上是改变了影响世界深远的毛的很多政策,当时的政治环境是极端复杂的,老干部都在戴着各种帽子,怨气十足,聚焦权位。亚非拉,甚至发达国家都已经被灌入了毛的革命的思想的影子,全国上下,除了军队,还都处在思想混乱的状态。毛的老中青结合论,上山下乡论,中国反修防修论,反对官僚主义论,反对资本主义复辟论等晚期思想,都是处于萌芽一闪而过的阶段,由于体制和毛自身的精力和历史的局限,毛无力也不可能全面发展他的这些思想并付诸实施了,他周围的人,更是各有心事,懂他的人不多,想这样做的更少。华在这个时候,被毛选中了,接班了,他的难度可想而知。

华国锋在毛去世后,做了几件事情,但是人们最熟知的还是所谓的“粉碎四人帮”。即没有通过法律程序,而是宫廷政变式的方式,以开会的名义,逮捕了时任国家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委员的王洪文;时任国务院副总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张春桥;当时的在中央的主管全国宣传工作的姚文元和中央文革副组长江青,而后者的显赫还在于她是毛主席的遗孀。

毛主席亲自选定了华做接班人,在弥留之际,亲自提名华国锋做了他奋斗、领导并苦心经营一辈子的中国共产党的主席,并提名他为国家军事委员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不论毛的想法如何,在中国这个有着个人情感亲情有时甚至超越国策法律传统的国家里,在中国这个讲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历史文化的古国里,华在毛刚死,就迅速逮捕了毛的遗孀,宣布她参与和执行了毛领导的而华是受益者的文化革命的罪行,这不能不说华国锋的一个惊人之举,也确实看出他不是一个中国常人可比拟之人。对这点,农民走出的副总理陈永贵倒是说出一句也许代表了很人的想法的话,“人家把江山交给你了,你却把人家老婆孩子给处极刑了”。据报道,江青在1991年自杀前留下的唯一的字是“主席,你的学生和战友来看你了”。

有人说,毛晚年曾经想解决四人帮问题,但是时机不到,个人身体不好,所以没去解决。我读历史,一直不相信这点。毛在晚年虽然身体很差,但是根据历史记载,他一直到去世思维并没混乱。在那脆弱的身体下依然是绝对顽强和智慧的灵魂。从1966年开始,在他击败了试图对他取而代之的刘少奇和他的集团后,他一直牢牢掌握着中国的最高权力,在他的垂暮之年,他依然可以轻易击败后来被称为第二代领导人的号称绵里藏针并以刚柔并济著称的邓小平和其他政治对手,难道几个文人秀才和他自己的太太,他就解决不了么?

有人说,毛选择华,就是个政治过渡,我一直不相信这点,这未必有点把伟人神化了,一个人再睿智,他身后的事情也管不了,也掌控不了,这点,毛这样的人,不可能不十分清楚。从毛给华的三大权力,足见他对华的信任,重托都到了一定程度。毛对华的信任之重,情感之深,培养用心之苦,华本人一定是更加深知的,所以他一直到去世每年都要去毛的纪念堂默哀,我想,这也许显示出他对毛的一份愧疚之心吧。

古代皇帝将军死前,托孤身后,多是让其照顾夫人孩子,也是人之常情,就连国父孙中山先生去世前,也是对何香凝等说,“我死之后,请善待夫人(宋庆龄),勿以无产而轻之。何香凝说,我跟随先生多年,必当尽微薄之力宣扬三民主义,并会尽全力保护先生家人和后人”。

华国锋的第二件事情是提出了两个凡是,当然这后来成了华下台的一个罪过。两个凡是的话我读过多次,中心是坚持毛主席的思想,我觉得在那种政治环境下,说那样话,是无比正常的,在毛在全国和世界的影响如此之大,尤其在中国民众心中如此神化的情况下,在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即使他有政策的错误,迅速的反对和激进的变动必定会引起极大的混乱。实际上,邓去世的时候,我清楚的记得我听到他的悼词依然有两个凡是的翻版,只是毛换成了邓,致悼词的人变化而已,但是环境不同,同样的话,就成了伟大,这也算是另一个中国特色了吧。

华的第三件事情是解放思想,逐渐采取措施要恢复高考,发展经济。他平反老干部,不再压制媒体。实际上,华一改过去毛时对文化阵地的敏感,对任何人对他提出报纸已经把他放到二版三版报道,别的领导放到一版报道毫无在意,当然,他的这个不敏感,反而让他在中国特色的政治中,确实越来越被动,最终被迫退休交权了,当然,他的继任者马上提出了干部年轻化,而当时中央最年轻的华却被年轻掉了,这不能不说是另一个中国特色。

在毛去世后,华曾想阅兵,但是被邓制止了,因为不能铺张浪费。华听取了。当然,邓在1984年确实阅兵了,而且声称自己就是第二代领导核心。华不能算一代了,尽管毛泽东建国后的政策,除了反右邓小平是组长,他没有给那些所谓的“大右派”平反。其他的,邓没参与的,邓大都不同意并算做了毛的错误,但对毛,必须算第一代领导了,不然,历史实在说不过去了,民众这里也不好交代,所以邓说自己是第二代。

我猜想,尽管我无法知道,华国锋的没有力排众议,和缓的处理好党内左右两派矛盾,而是迅速用非正常方式解决了和自己更接近的左派,更没有妥善解决好对自己培养并交班给他的新中国的缔造者的遗孀问题,没有在自己掌权后,迅速安排年富力强,无历史瓜葛的人才领衔要职,也没有在接班后迅速肃清对手,没有力排众议进行阅兵,扩大在全国全军的影响,奠定自己的牢固领导地位,而是迅速去做国家建设和国际交往的国事,他的这些中国特色的权谋失策和政治失误,被后来的继承者牢牢汲取教训了。

华国锋的晚年,对政治超然的态度,让他得以幸免,不过,我想更多原因是他的能力已经让对手毫无担心,无所畏惧,想象一下,三权在手他的智慧和能力都不能击败对手,无权时候他又能如何呢?

但是华国锋的作风是优良的,他保持了毛泽东教育的干部的特点,他的踏实实干,艰苦朴素的生活和工作作风,在今天的各级干部和子女中是极难找到了。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人可以不说,但是不代表不明白,好的都想沾光,坏的都唯恐避之不及。比如1989年的64事件,我到今天也没有看到哪个高官自己冲上来说,“这个就是我决策和参与的,请都来找我理论”。倒是很多当时参与决策的高官不停写回忆录推脱责任。 而华国锋的葬礼,倒是高官云集,看来,大家还是看出华的闪光的一面和他未来的评价,都急忙凑过来沾点光。这么看来,人内心还是清楚是非曲直的。

有人说,华是老实人,我不知道,在中国的体制内,在20多年内,从一个湘潭县委书记,能走到最高领导人,我想只有老实是不够的。有人说,华不会权术,太善良,我不知道,我想王洪文等左派也并不是古代养在深闺不懂外面的小姐少女,也不是现在的弱势群体,不是软弱无比,华能迅速用宫廷政变的方式处理他们,谈不上没有权术,在毛死后,抓捕了被毛称为“无数风光在险峰”的,从陕北到北京多年转战中一直陪同在毛泽东身边的毛的夫人江青,也不能说是十分善良,当然,有人说这是大善,为了天下人民,我对此也十分怀疑,主要是我一直弄不清楚什么是人民,64时候的人民算人民么?现在贫寒的百姓,告状的人民算人民么?那些为企业工作几十年、一日下岗、贫寒交迫、说理无门的工人算人民么?辛苦工作一年,春节要不来工钱还被打成重伤的农民工算人民么?我不知道。

华去了,但是华国锋的影响没有结束,不论是他的做官升迁历史,他的宫廷式斗争胜利和失败的历史,都现实的直接的无遮蔽的展示了一个时代、中国社会和这个制度的很多问题。如果能对华研究,那么也许会打开中国特色的无数黑盒子,华对中国的影响,还远远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