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会问题(二)(全文)

中国的社会问题(二)

 

—-谈中国的户籍制度和证件制

付明泉

2009年12月11日

 

南非种族歧视时期,一个人到异地要办理20多种证件,其中就有暂住证,务工证,很多。为了反对不合理的种族歧视和这些相关的制度,黑人领袖纳尔逊.曼德拉为此奋斗了一生。在今天的中国,对自己的国民,我们依然实行着这类似种族歧视的很多制度。我清楚的记得,我在北京工作的时候,一个朋友是外地的,上班途中被查暂住证刚刚过期,于是拳脚交加,扔进看守所。他后来说,想争论几句,说我还有身份证,并不是无证人员,话没说完,警察直接拿过身份证,扔入垃圾桶说,这次你什么都没有了。多年后,我一直在想,这是“人民警察么?还是当年侵华时的日本鬼子?

 

平心而论,中国的严格户籍制度,有着悠久的历史,并非目前社会独有,到了1949年以后,对于一个人口众多,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严格的户籍制度确实对于减少社会问题起到一定作用,但是随着社会的持续发展和全世界的更多交融,中国的僵化的,人为二元化划分的户籍制度确实对中国人产生了巨大的负面作用,尽管目前我还没听到誓死反抗,以死相抗对户籍的案例,但是户籍制度确实给很多人带来无比巨大的不便,给人的工作学习生活发展造成巨大的障碍,给人的心里造成巨大的心里阴影。

 

报道说,一个到北京的工作的刚刚毕业的女学生,因为不是北京户口,面对歹徒的抢劫,她宁可给任何钱,就是死死抱着手里的小包不放,被刺多刀也不放手,最后被歹徒抢劫到后,发现并没有钱,只有一张身份证,歹徒十分奇怪,女学生说,啥都可给,身份证不行,如果回老家办,十分麻烦,这里没身份证,更可怕。”真是让我想起,歹徒和女学生再次实践了孔子和妇女对话的“苛政猛于虎”的故事了。

 

平等的中国人,被人为的分成城里人,乡下人,被人为的分成大城市人,小城市人,被人为分成城市中心户口,城市郊区户口,而且与高考,务工,孩子教育等太多的东西直接挂钩,这可能也算中国世界第一的“中国特色了”,中国特色如果变成了无事不可特,什么特就什么来,那这样的中国特色,还是不要的好。

 

中国的户籍,实行时有其原因,是无奈之举,但是随着社会发展,是必须要变革的,是必须迅速变革的,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在户口问题上,那个挤公车理论十分适用,凡是高谈阔论不能随便变更户口的,都是坐上了公车的人(得到了大城市户口),他们在得到前,也同意取消,得到后,马上装出忧国忧民的样子,想永远保持这不合理的二元户籍体制。

 

自古以来,皇帝是不了解民生疾苦的,大臣和各级官吏是有责任让皇帝知道并督促实行的,古代就有臣子死谏为民生的太多例子。但是如果各级官吏,都麻木不仁,以复杂不可行而敷衍拖拉,那就是十分有害和可怕的。

 

有一个讽刺的故事很有意思,说苏联的领导人都坐在一个车上,忽然报告前面的路轨断了,列宁说,同志们,我们下车,开展义务劳动,把道路修起来。斯大林说,先查查谁干的,直接枪毙。赫鲁晓夫说,这要做秘密报告;波列日涅夫说,“慢慢开,慢慢开,开到我下台也不要开到那个地方。”我们的各级领导还是不能学习波列日涅夫效率低下,逃避责任的,对子孙不负责的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式的“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的”的官僚主义作风。

 

有人说,人一定亲身经历了什么苦痛,才对这个事情痛恨。这话一点也没错,感同身受,是我一直相信的。我的户口在当初迁到了学校所在地,毕业后,去那里去办点事情,很难,于是打算把户口迁移回老家,但是不行,迁移其他城市,不行,一切都不行。北京户口没有,在北京工作,每年要办理各种证件,暂住证,居留证,办这些证件的时候还要要各种证明,总之,证明罗列证明,证明去证明证明,中国官场的数学逻辑很差,确实不够强,他们弄来弄去,就是个死循环,你盖了20个章,证明的结果就是,你是一个户口在外地的人。这不是一个为天下笑的荒谬逻辑么?

 

腐败的官场,臃肿的机构,官僚的托词,加上各种证件,就足以让一个人把很大精力耗费于此,再加上这户籍制度的歧视政策,这大山压在人们头上,似有泰山之重。中国有些官员讲话很可笑,毕业的时候,找我谈话一个校领导说,你必须留在我们这所北方学校来做贡献,不然不放你档案户口,一会我说点其他,顺便关切询问一下他同在北方毕业的儿子毕业去何处,他愤怒的说,当然去南方沿海城市,北方经济不发达,还让人留这里?看看,这领导不仅私心很大,记忆力还是何其差啊!

 

我们并非私人恩怨就对户籍耿耿于怀,实际上,户籍制度已经严重影响人才的身心健康,严重干扰和破坏了人类的正常生活,我认识很多朋友,就因为户籍制度,原地的官僚,赔偿问题,无法结婚,无法换取身份证,这一点,是相当不合理的,在人的一些基本权利必须被保证已经取得世界很多制度公认的今天,我们还以此压榨自己的国民,真是于情于理都不可恕。

 

人的流动是社会的自认调节,不是靠政府的强行调节。任何一个国民,在自己所在祖国,应该享有自由迁徙定居之权,这个古人都享有的权利,我们今天的中国的国民却不享有,不能不说是一个严重的开倒车,中国户籍制度改革之迫切,已经到了非改不可,马上要改的程度。不要等到民怨沸腾,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的时候才去改变。

 

改革了中国的户籍制度,亿万中国人民沉重的户籍二元大山会被拿掉,人的心理阴影会一扫而光,千百万青年人的活力,创造力会很快迸发出来,这是一个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顺应历史大潮流的行为,以各种理由阻挡和延缓这一个过程,都是十分短见和愚蠢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