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社会问题(一)(全文)

中国的社会问题(一)

 

—–官场与官员腐败

付明泉

2009年12月11日

 

看了一篇关于百万青年是留守还是逃离北上广(北京上海广州)的文章,很有感慨。促使我再次想写一点关于中国社会问题的文章,虽然我出国几年,但是我在中国生活学习工作了很多年,对这类文章有很强的感觉,很多的共鸣。

 

有人说,中国的社会问题,就如数学的NP-HARD问题,无解。这话极端了点,但是确实说出了一个方面,那就是中国的社会问题的极端的复杂性。

 

毛泽东主席在建国初期的雄文,《论人民民主专政》中自信的说,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找到了解救中国的道路。是不是这样呢?这是个敏感的话题,但是历史的发展似乎不是那么让人满意,至少让我们再说这话的时候,心中的感觉是复杂的。就一个历经太多苦难的人,是否还能如当年那样,遥望北方气如山?

 

西方国家和一些民主运动人士总是在鼓吹三权分立可以解决问题,他们认准了西方的民主是灵丹妙药(当然里面还包藏了他们自己利益的很多假药),中国虽然没有真正服用过他们这些虚伪医生开出的药品,但是我始终怀疑这货色的可行,如果不相信,我们看看非洲国家就可以了,那里,很多国家都是民选,仿效西方的制度,但是贫穷依旧,战乱依旧,就算稳定,国计民生依然面临着很多问题,并没有发现这西方政治制度就是解救社会百病的灵丹妙药。实际上,西方也好,东方也罢,人性是相同的,国家利益,民族利益很多时候是至上的,人是要吃喝拉撒睡的,这不是一个制度,一个伟大,一个鼓吹,一个口号能改变的。任何的改变都需要时间,急速的改变就是灾难。美国总是推行他的那种似是而非的民主,但是实际上,我坚定的相信,不要说布什等任何美国总统去中国也解决不了中国的问题,就是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也无法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社会问题的复杂性,多样性,综合性,不是任何一个人一个组织可以夸海口可以改变的,甚至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全面了解的。不相信,你可以去中国的农村,到中国二线城市看一看,去看看那里的极度贫困,极度的物质缺乏,极度的教育落后和极度官僚主义与极度的社会不公。

 

为什么那么多青年宁可蜗居在北京上海广州,也不想去二线三线城市?我是很有真实感受的,很有感触的,也是有些发言权的,那二线以及三线的城市地方,社会制度到了极端变态的程度,一个小小的科长就可以置你于死地,任何一个小的该正常处理和解决的事情,能让你跑断腿,累折腰,筋疲力尽。机会之少,官员之冷漠,能让你觉得痛不欲生,生不如死。官僚的说话都是拉着长声的刺耳的噪音,他们的标准形象就是肚子很大,脑子没货,这也是他们典型的写照。

 

“因循苟且,粉饰虚张,蒙昧无知,鲜能远虑”,这句国父孙中山先生用来描述中国晚清官场的话,来描述现在的官场,依然是十分恰当的。形象工程,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对于一些官员,为了升官,为了利益,官商勾结,隐藏死亡人数,甚至参与黑社会,杀人放火,荼毒生灵,什么事情都是可为的,什么都是可以铤而走险的。他们不仅仅如批评说的丧失了什么共产主义信仰,而是本质上是丧失了一切信仰的自私自利的唯利是图,享受第一的彻头彻尾的物质主义者。

 

 

从客观来说,说中国的社会问题都是他们造成的,也是有欠公平的,实际上,他们也是体制中人,他们也无力解决任何问题,他们不过是利用手里的一点权力,为也同样是穷人的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老婆,情人,老丈母娘等谋取点利益,日子也是不好过的,只是比普通百姓好一些。每天的跑官,卖官,贿赂,也让他们筋疲力尽,难以应付。他们视野狭小,视听蔽塞,就算有点为人民服务的志向,也很快被社会大潮淹没了。

 

有人说,中国的一切社会问题是贫穷造成的,毛泽东不这样看,他始终相信中国孔子的社会的动荡不在于贫穷,而在于不公平的观点,因此,当然,他试图是在体制内,消灭一切特权阶级,一切官僚阶级,他最担忧的就是人民受二遍苦,遭二次罪,有人说,毛主要是为了政治斗争,因为他说过,八亿人民,不斗行么?也因为很多知识分子被无端定罪,社会进入大动荡,大破坏的极端状态;尽管这种坐在椅子上想搬自己起来的西楚霸王一样的勇猛的体制内大革命是注定要失败的,但是如果你能客观,冷静,平和的从历史的角度来分析和看毛生命后期著作和讲话,你会发现,这位对中国历史十分了解的思想家,军事家和政治家在用他的惊人的影响力,号召力和至高无上的权力发动这些运动的时候,他的出发点,思想和原动力,确实是因为担忧他和他的战友们浴血奋战建立的新中国进入一个周而复始的革命官僚腐败再革命的历史周期律。

 

当他的继任者,新的领导者用眼前的平反和利益让人欢欣鼓舞的时候,全国人民似乎认同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观点,人们感觉一切都是贫穷造成的,于是,致富成了第一位,但是过去的,历史延续的道德观依然统治着中国社会,大多数人们依然没有忘记要做个好人,做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社会还没有表现出病态和更多问题。但是经过了10年,20年,30年的单纯发展经济,当全社会发展一切都围绕着“摸着石头过河,黑猫白猫论,闷声发大财”的小作坊主的短见和偏激的理论以后,人们蓦然发现,社会的道德体系已经倒塌,很多的美丑被彻底颠倒,过去最丑恶的东西也能摆到台面,很多消灭的丑恶起死回生,蠢蠢欲动。过去的光荣成了彻底的垃圾,人们在喧嚣中开始找不到方向,在稳定压倒一切,经济这边独好的口号下,一些人中饱私囊,大肆挥霍,一些人忍饥挨饿,如上菜一样,毛泽东曾担忧的事情一样不缺甚至更多的摆到中国社会这个大桌面上。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社会再次降临。

 

从去年强暴女学生致死的富家公子的“俯卧撑”案到在看守所打死新婚因为贫穷偷砍几颗树木的青年的“躲猫猫”案,从洗浴城的女工杀死来求欢的乡级官员到贫困女研究生的自杀,从山西8岁煤窑的包身工到三鹿奶粉案,从广州街头公开抢包到公开抢婴儿,中国司法解释到了“为天下人笑”的程度,中国社会问题已经到了无以复加,触目惊心的状况,如果说在毛和邓的时代,在法律这个持续的体制还没建立完备的时候,他们还可以用他们的权威进行专政和三大战役对犯罪集团的打击,那么今天这些也没有和无法实行了,我们感觉到的就是极端的混乱和背后的庞大利益集团关系的盘根错结。

 

中国的教育和知识精英,本来是社会很尊重的行业和群体,知识分子应该是全社会的精神的中流砥柱,可是近年来,民众越来越不看好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为什么呢?我想很多是这些知识分子和教育体系内的人自己造成的,他们中很多人唯利是图,在社会的潮流面前,丧失了基本的信仰和风尚,羡慕大商人,拜物教横行,中国知识分子的风骨荡然无存。完全败坏了知识分子的形象和丧失了知识分子应该具备的基本品格。

 

有一个北大教授说上防人群99%是精神不正常人,我看他该去看看精神病医生,他的头脑不是缺氧就是极端的不正常,他觉得自己是教授了,高高在上了,觉得似乎自己脱离了这个体制了,他觉得自己社会关系网发达,他和家人不会遇到不公平,就算遇到了,他也可以摆平,不需要通过上访,这是十分可笑的,他该去好好读几本书,该好好读读和理解拿破仑元帅和皇帝的名言名篇,和他的那句“从伟大到可笑,相差只有一步”。

 

从裸体做官到和黑社会公然勾结,从暗中对检查官下手到省部级官员大都市公开炸死情妇,中国的官场的官员已经从横征暴敛,犹抱琵琶半遮面到了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公然暴虐横行的阶段。从引资融资,招商引资,出卖土地到直接参与入股,官员已经从羞答答的隐蔽拿钱阶段发展到了公开掠夺共有财产的阶段;从溜须拍马到直接跑官,中国官员已经从间接发迹之计开始学会迅速升迁之法,从为人民服务到为人民币服务,中国官员已经从掩饰时期发展到了公开扯下遮羞布的阶段。有些官员携带着无知,夹杂着私欲,走向了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