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命运和道德法则

国家命运与道德法则
付明泉
2009年11月8日

1965年5月25日毛泽东送湖南省委书记张平化下山的时候,毛泽东忽然大声说:“你是没有忘记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吧,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 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 到时候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 张平化激动地大声地说:‘主席,我懂了’。”

这段话,过了44年了,每当我读到,我就有一种激动,也许很人说那是政治斗争前的托词,也许有人说这段话语体现了毛泽东一种对民众的高高在上的态度,也有人说那是错误的轻商闭国的论点。但是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是,也只有一个心存天下,目光如炬,全身心关心国家命运前途的人,一个足够有远见和睿智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磅礴大气的语言。

当你看看今天的两极分化,社会道德体系的瓦解和全社会的无序,以及人心浮躁和贪腐横行,你就不能不感叹到毛泽东的远见,一个有远见的人,是能看到预见很多事情的,这预见不是算命先生的所谓“料事如神”,是基于客观情况和博学经验做出的对未来社会发展走向的判断。

不问过程,只看结果的发展经济,就必然导致全社会道德体系的崩溃。实际上,除了法,西方的宗教力量一直是制约泛滥的无序的资本社会的强大道德力量。资本家们永远是唯利是图的,一切的目标都是为了发财,为了利润,为了资本,为了这些,资本家们可以铤而走险,可以奋不顾身,可以损人利己,可以杀人嗜血。但是宗教,让全社会形成一种超越世俗利润追求和通常商品经济意义层面的不同的成败评判观,从而形成一种相对制衡商品社会观念的独立的价值观。

当我们用无神论首先消灭了一切其他关于灵魂和神灵的假设,消灭了民众们心中为数不多的信仰,当我们推翻了祖先圣贤给我们留下的一切宝贵的针对全社会的法则和训诫。然后我们又借口经济,推翻了我们新设立起来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新的信仰和训诫,只用小作坊主一样的发财梦来指导全社会的发展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开始陷入毛泽东所描述的“小农经济的汪洋大海。” 无序,腐败,强权,虚假的自由和压抑的宣泄在我们的社会开始并行。体育和巨星,低俗的娱乐新闻和浮躁虚幻的发财梦成了引导民众远离政治,引导民众远离参与国家法律,政治,道德体系建立的迷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的由少数腐朽的特权阶级垄断的社会,是掩耳盗铃一样对待巨大矛盾的社会,是纸包着熊熊烈火的社会,是隐藏着巨大的隐患的社会。

我们看到一个贪官倒下去,千万个贪官站起来,他们前赴后继,视死如归,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因为国家曾经树立起的信念的倒塌,利益至上的诱惑,和全社会拜物法则。从高谈政治的极左时期,忽然一个大转身,变成了高谈经济,绝口不谈政治的极右时期,必然使得很多人忽然之间“貌似觉悟”,因为发展生活似乎是人类本性的必然,不需要教育,多年教育起来的高度的灵魂的觉悟一夜之间坍塌了,剩下除了追求金钱,还是追求金钱。

这么多年,读过听过一些事,当年,一些农民对分产到户欢欣鼓舞,觉得这次可以自己做了,但是一些人一直也有点怀疑说,怎么国家就和我们想的一样啊,为我们着想很好,但是是不是也应该比我们农民想的高远一些吧。这确实很发人深思。

古人说,要做大事者,不仅仅要踏实小事,也要“灵魂在高处”,那么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发展,是千秋万代的大事业,更是需要有“灵魂在高处”的追求和远见,有一个高远的指导思想和发展理念,一个政府需要有这样一种精神,一种远见,而绝对不是如小作坊主一样的除了发财致富,唯利是图之外没有其他的思路。

我们绝对不是大唱高调,但是一个持续发展的民族和国家,绝对不是除了物质只有物质的国家,绝不是一个除了追求物质,一片茫然的国家;一个国家和民族发展经济问题是重要的,但是一个国家和亿万人的生活的目标绝对
不仅仅是物质享受和追求利益,如果那样,我们就会陷入一片钞票的荆棘丛,成为物质的傀儡,全社会将会变成如同缺乏水一样缺乏道德的沙漠,我们将愧对5000年我们祖先留下的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们也将愧对无数为了自由,独立,民主,科学,气节而献身的民族英雄和我们的英雄的祖辈留给我们的宝贵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