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历史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左右皇权之力

谈中国历史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左右皇权之力
 
明泉
 
如果你读中国皇帝历史,就会发现,其中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就是宫廷中的太监们。
 
皇帝拥有后宫佳丽三千,宫廷劳务仅仅有宫女是不够的,很多需要男人才能来做,于是在极度的皇权和人性的私欲下的皇帝绝对私欲的产物—-“当男人用的劳务又不会乱后宫的太监”就应运而生了。但是太监不是机器,不是动物,他们是一样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的人类,尽管皇帝和大臣贵族并不把他们真正当作人类。我相信,如果编撰一部中国太监史,应该能基本贯穿起中国皇权历史的大部事件,甚至比正史更能还原历史的本来面貌。
 
正史中多鞭挞太监乱政,这主要是因为正史是历代大臣们写成的,而“十年寒窗无人识,一朝成名天下知”的大臣们是十分鄙视太监的。他们觉得自己博览群书,心怀天下。而太监不过是能活动的工具,是伺候皇帝皇妃吃喝拉撒的“奴才”。但是,哪怕是状元,要真的成长为成熟的人才,哪怕只是对朝廷内部事务十分了解处理得当的人才,还是需要时间和经历来历练的。这些人一旦成名,还先是首先陶醉在自己的苦读后的荣耀中,依然不能很快被皇帝所依赖。另外一方面,对于已经锻炼成熟,成长起来的文臣武将,不论他们多么有才学和能力,他们对皇帝来说又永远都是双面刃。首先,他们都有自己的小家庭,这对一个家天下的皇帝来说,就很不放心,人都是有私心的,既然天下是皇帝的,这些大臣在自己小家庭利益和“皇帝的天下”有矛盾的时候,他们是不是能做到他们自己平常高调的“为国捐躯”? 这些一直是皇帝所担忧的,也是他不可解决的心疑。其次,文臣武将尽管山呼万岁,皇帝自称真龙天子,但是显然,皇帝也知道,这些都是愚弄见不到他的老百姓的,而这些臣子离他的距离和位置并不遥远,他们“学富五车”,有一天一旦机会成熟,黄袍加身,那自己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第三,大臣往往以有更多的机会在幕后拉帮结派,共同对付皇帝,所以皇帝也觉得无限孤独,对这些大臣,口称爱卿,心中提防,面对大臣,经常是孤家寡人的感觉。
 
显然,这些大臣们的忧患,太监就没有了。从皇帝的角度,太监在宫廷中没有妻孩,没有小家庭,和皇帝的知识结构有很远的距离,他们在皇帝眼皮底下,很难拉帮结派,即使拉帮结派,从皇帝的角度,也不过是如果讨好自己,博得自己的欢心而已。另外,当皇帝孤独犹豫不决时候,一些有谋略的太监,也的确能给这皇帝出谋划策,至少能让皇帝从情绪上平静下来。这些因素都使得古代很多皇帝对身边每天跟随的太监,总会份宠爱,依靠,或委以重任。
 
人说“亲人眼里无伟人”,很多太监把皇帝从小带成人,眼看皇帝长大,何况小皇帝也不是什么伟人,就是吃喝拉撒睡的孩子,百姓眼中神秘的皇帝,他们是不以为然的。况且他们历经宫廷内斗和政变,所以尽管他们或许不会外拓疆土,内安国家,但是他们偏偏对宫廷的权力斗争,人与人斗的思想和方法了如指掌,成竹在胸,这样一来,再加上皇帝的感情和个人生活上的依赖和信任,太监干政就不可避免。
 
如果你去查阅历史,会发现,几乎历朝历代都有太监掌权的影子,对于唐王朝,太监的权力则达到了空前绝后的程度,唐玄宗之后的唐朝皇帝,几乎都或多或少都受到太监的影响,中晚唐的皇帝的立废甚至完全掌控在太监们的手里。也难怪唐文宗哭泣说自己不如汉献帝,人家受制于诸侯,自己则完全受制于“家奴”。其实,这又能怪谁呢?与其说是怪其祖重用太监,还不如说是那种皇权制度本身造成的祸患。
 
明朝是有一个太监权力膨胀的时期,但是明朝太监的权力往往局限对大臣的监视和跟踪,他们更多的是领队特务机关,只是到了明朝的魏忠贤,才终于再次有与权倾朝野的威胁太子的风险,而这时候的明王朝也只剩下崇祯一帝了。
 
在中国古代的皇权和宫廷政治中,男人皇帝,后宫女人,文臣武将和太监群体交织出了复杂的政治关系,在某些时期,有些微小的爱恨情仇和太监个人的一点恩怨私欲,就决定了庞大的帝国万千苍生的命运,这种四两拨千斤的微妙,真的让人慨叹人类貌似必然性的历史的脆弱和其中偶然性的奇妙。